第64章 也不剩啥了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105字
  • 2021-10-07 12:46:30

晚上,苏木收到陆尘离微信,只有短短两个字:通过!

随即又发来一个赞叹表情包。

苏木不知道沈老已经考察过他,并顺利通过了考验,见陆尘离如此说,一琢磨,大概自己控制拖拉机时,他们来了吧。

既然通过了考验,苏木完成了陆尘离相求,这事就算过去了。

白天为了控制住拖拉机,能量用掉了八点,现在只剩余112点。

至于技能,已经有了九项技能,分别是与动物沟通释放善意、定位地图、过目不忘、洞察术、神级射击术、神级驾驶术、声音模仿术、情绪刺激术以及今天获取的急救神术。

这些技能无论是工作上或是生活中,都有极大用处,带来的巨大好处是无法估量的。

苏木喜滋滋的准备洗漱睡觉,手机这时却突然响了。

拿起手机一瞧,是个陌生号码。

“喂。”苏木滑动接听键,招呼一声,那边却发出好似“哇哇”的呕出声,一时没人回答。

“喂,谁啊?”苏木再次问道。

“苏木,你下来!”手机那头一个人大着舌头,含糊的嚷道。

苏木不禁眉头一皱,他听出打给自己的人是谁了,竟然是吕昊。

当初在警校,他和陆尘离关系一度很好,可后来吕昊插进来,陆尘离也开始疏远自己。

所以从警校到现在他们都是形同水火,上次破割腿狂魔案,吕昊开始对苏木好一顿讽刺,只是后来苏木破案了,吕昊被打脸灰溜溜的离开专案组。

现在吕昊竟然找上自己,他要干什么?

听声音好似喝了不少酒,说话都不利索。

“我已经睡了,不下去!”苏木说着就要挂掉电话。

“你不下来,我就在你楼下喊,喊到伱下来。”那头吕昊蛮横的道。

“你大爷的!”

苏木怒骂一句,现在家家都在睡觉,任由吕昊乱喊乱叫,自己不好解释。

挂掉手机,穿上外衣,便下楼看吕昊究竟搞什么名堂。

楼下一辆白色宝马停在那里,大灯都没关,发出刺眼的光芒,路过的人无不侧目,大为不满。

“呕”,苏木发现吕昊正扶着宝马前沿盖,大吐特吐,显然喝多了。

吕昊呕出完,回头见苏木下来,就道:“我喝上头了,你来开车,我们再去喝。”

苏木凝视吕昊片刻:“还喝?明天不上班?”

吕昊摇摇头:“我一年之内都不用上班了。”

苏木听吕昊说话奇怪,什么叫一年不用上班?不过他懒得问,吕昊事情和他半毛钱关系没有。

“我将去速个栏,参加为期一年的培训学习,明天就走。”吕昊看着苏木,嘴角一牵,“是不是很羡慕?”

速个栏有座世界驰名的警训基地,凡是到那里深造培训的人,回来无不大受重用。

所以很多人对那里的警训基地是向往有加,苏木在警校和多数人一样,也希望今后能去深造。

只是现在不同了,自己拥有逆天系统,技能更是一项一项的获取,完全没有必要再去那里。

苏木一耸肩膀,淡淡的道:“没啥羡慕的。”

吕昊凝视苏木好一会,对方表情却是始终平淡如常,不似作伪,不禁失望的摇头:“这事竟然也刺激不了你!”

“酒,我不喝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送你回去。”

苏木见吕昊喝的东倒西歪,怕他出事故,倒不是担心他,而是担心其他人别遭了殃。

他不想理会这个吕昊,为人刻薄嚣张,和自己几乎天生犯冲。

吕昊靠在车门上,突然脸色一肃:“关于陆尘离的,你也不想知道?”

苏木眉毛一挑,看着吕昊。

吕昊在苏木犀利目光直视下,心中有些发毛。

“走吧,就当给我送行,毕竟同学一场!”

吕昊表情一缓,话语间竟然有恳求的意味,这让苏木微微诧异。

沉吟一会,点点头:“好。”

坐上驾驶位置,等吕昊晃晃悠悠的上来后,一踩油门,车子驶出小区。

“欧琳酒吧!”吕昊说出要去的地址。

苏木点点头,也不用吕昊指路,启动定位地图,很快找到欧琳酒吧。

吕昊显然对这里十分熟悉,径直走到吧台,歪歪斜斜坐下,对服务员道:“把我往日留下的酒拿出来。”

服务员立即拿出半瓶红酒,为苏木和吕昊各自倒了半杯。

“来,咱俩从警校认识这么多年,还没有在一块喝过酒。”

吕昊拿起两只杯子碰了一下,递给苏木一杯,自己仰头一干而尽。

苏木没有喝,将杯子放在吧台上。

吕昊拿起酒瓶,直接给自己又倒了半杯,再次一饮而尽。

苏木眉头一皱,照这个喝法,吕昊一会就要倒。

当吕昊喝第三杯时,伸手按住:“吕昊,你找我究竟是什么事?”

吕昊抬起头,醉醺醺的上下看着苏木,好一会才道:“我不知道究竟输你在哪里?你不就是比我有工作能力些,相貌俊朗些,性格好些,遭人拥戴些……,其它也没什么啊!”

吕昊大着舌头叨叨咕咕。

旁边有两个穿着时尚的女孩,她们一听吕昊言语,不禁噗嗤一笑。

其中一个女孩笑嘻嘻的道:“除了这些,也不剩啥了!”

“我也不知道陆尘离为什么就看不上我?这次去速个栏本来有两个名额,她一个我一个,可是她竟然拒绝了!”

苏木心中一动,他知道陆尘离对速个栏警训之地十分向往,在警校就表示将来一定要去那里深造培训。

现在有机会她竟然拒绝了。

“在警校,她爸有求我家,我爸妈帮了忙,但条件是她两年内不能和任何人谈恋爱。”吕昊继续道。

苏木心再次一动,原来在警校陆尘离家还发生这么档子事。

“陆尘离因为她妈妈去世,和她爸爸不和,没想到竟然出手帮忙。”苏木意外的道。

谁知吕昊一听,顿时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诧异的道:“她……她竟然将她爸妈事告诉了你?!”

“怎么了?这不是挺平常的事情吗?”苏木一怔,这个吕昊反应未免太大吧。

“果然在她心中,我是万万不如你!”

吕昊一屁股坐回位置,对苏木羡慕之余,满脸的苦笑,开始一杯接一杯的喝酒,不一会就酩酊大醉。

苏木无法搬他离开,扔给服务员两百元:“麻烦你照顾他一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