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猥琐的男人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044字
  • 2021-09-29 11:59:11

任钟长期包下的是一个套间,里面卧室,外面却是一间小型的会客厅。

前台打开房间门,并没有进去,对苏木笑了笑,便离开了。

苏木走进房间,随手关上房门。

举目打量,会客厅陈设豪华,该有的家具都有。

仔仔细细搜索一遍,并没有什么发现,又将目光移向里间。

会客厅和里间的门在拐落,此时门是半掩的。

苏木走到门前,伸手推开门,发现里间除了衣柜,就只有一张圆形大床,床头摆放各种情|趣用品,就那么散落着,满是一股糜烂气息。

苏木眉头一皱,抬头再看,发现面对床的一个电源插孔螺丝被人下掉了,里面电线都露出来了。

苏木一见,瞳孔微微一缩。

面无表情的又看了看房间,随即不动神色的离开,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多看衣柜一眼。

出了里间,来到会客厅外门前,突然嘴角一动,“啪”的一声,门开的声音响起,接着又是“啪”的一声,门关闭声音响起,随即便是脚步远离的声音。

做完这一切,苏木小心翼翼的躲在沙发后,静静的等候。

房间一下变得静悄悄,里间和会议厅都没有一丝声响。

过了好一会,里间突然传出“叽”的一声,好似衣柜门被打开,接着一阵脚步声传出,一名三十岁左右、穿着酒店服务员服装的男子走了出来。

男子长相猥琐,他看看紧锁的大门,不禁长吁一口气,嘴里喃喃道:“吓死老子了,还以为要被发现了!”

男子转身又进入房间,从兜里掏出一枚针孔摄像头。

他手脚麻利的从电源插孔里掏出一枚旧摄像头,然后又将新摄像头装置在插孔里,最后将电线塞入,就准备重新上螺丝。

就在这时,背后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你竟然在这个房间装摄像头!”

声音不大,但男子听后却如五雷轰顶,扭头一看,赫然发现身后有名年轻人正盯视自己。

“妈呀!”

男子一声凄厉惨叫,腿脚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你不是走了吗?”男子吓得说话都不利索,额头汗水滚滚而下。

“哼”,年轻人正是苏木。

“不对,伱刚才开门关门和脚步消失在门外的声音我都听到了,你怎么会仍留在房间?”

男子如撞了鬼一般,百思不得其解。

苏木懒得跟他多解释

原来刚才苏木一进入里间,就发现不对劲,以大酒店的服务质量,不至于让插孔电线都冒出来。

他特意屏住呼吸一听,果然隐隐约约听到衣柜里有压得极低的呼吸声,虽然不易察觉,但苏木留意之下还是发现了。

没有惊动衣柜里的人,来人既然潜入房间,当然有目的。

苏木准备弄清来人目的,也许对自己破案有帮助。

所以不动神色的离开里间,然后又施展声音模拟术,模拟开门关门的,脚步离开的声音。

果然男子上当了,还真以为苏木离开房间了,连忙出来准备重新将摄像头装上。

“说,你为什么监视任钟?”苏木厉喝问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没有离开房间?”男子哭丧着脸,答非所问。

“这你别管,告诉我为什么监视任钟?”苏木冷冷的盯视男子,一字一句的问道。

男子被盯得头皮发麻,不由得的道:“我……我没有监视任总,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男子见苏木身材高大,比自己不知壮实多少倍,知道今天跑不了,只得硬着头皮叙说了经过。

原来男子叫武平,是酒店一名服务员,他见任钟长期住在酒店,而且经常带不同的美女回来住宿,羡慕之余,就起了心思想偷|窥。

一次机会偷偷配备了任钟房间磁卡,乘着他不在,就在电源插孔里装上一枚针孔摄像头。

昨天因为摄像头出了毛病,武平就卖了一个新摄像头,今天准备换一下。

不曾想竟然遇到苏木,当场将他抓住。

“你监视了多久?”

苏木扫了一眼武平手中的旧摄像头,看情形,他应该监视有段日子了。

“有几个月了。”武平小声回答道。

“视频有保留吗?”苏木又问道。

“有,我都用U盘拷贝下来了。”

苏木一听,不禁精神一振,这武平长期监视任钟乱搞,也许通过视频能发现什么。

“U盘在哪里?”苏木忙问道。

武平看了一眼苏木,没有说话,他感觉有些不对头,刚才前台让苏木进房间,猜测苏木应该是任钟朋友。

可现在发现对方完全没有告诉任钟自己安装摄像头的意思,反而追问U盘下落。

他是任钟对头吗?

武平虽然做事猥琐,但脑子转的也很快,马上摸清了大致情况,心也稍微定下来了。

既然对方要U盘,那就有的谈,至少不能白给。

见武平眼珠子溜溜乱转,苏木当然明白对方意思,随手一抓电视机遥控器,稍微一用力,遥控器连同里面电池顿时都成了废渣。

冷哼道:“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后果严重。”

武平顿时吓了一跳,遥控器能捏碎已经是天大本事了,更何况捏碎里面坚硬的电池,即使用铁锤砸,也不过如此!

对方一捏的力量竟然堪比铁锤砸,这样的人他惹不起。

心惊之下,武平再也不敢起反抗之心,只得老老实实的回答道:“U盘在我出租房内,我带你去取!”

苏木点点头,让武平恢复了电源插座,又将废掉的遥控器处理好,这才带着他出了里间。

“你在会客厅装置了摄像头吗?”

经过会客厅,苏木问道。

“没……”武平想否认,却发现苏木如电目光盯视自己,顿时心中发毛,“好吧,我也装了!”

苏木哼了一声,打开房门,和武平走了出去。

“这位老哥,你刚才明明出去了,究竟是怎么做到不露痕迹的又进来了,我武平没有其它特长,但耳朵十分灵敏,不可能听错的!”

这个武平竟然是一根筋,弄不懂的事情总想搞清楚,他始终不理解苏木明明出去了,怎么又出现在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