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一对五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066字
  • 2021-09-27 23:28:29

苏木离开陆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本来他准备将赢来的十二万还回去,无奈陆奶奶坚决不收,而李姓老者在陆尘离一句“李爷爷不差钱”的话语中,脸色讪讪,也不好意思收。

无奈之下,苏木只得作罢。

拒绝了陆尘离相送,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回出租房。

在村口,苏木下了车,他租房距离村口有段距离。

刚经过一个偏僻胡同时,“轰!吱……。”一声急刹车,一辆蓝色宝马急速停在不远处的地方。

苏木下意识的一看,就见宝马车车窗严严实实,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感觉车子一停下,就不断晃荡。

“这是……现场开车?”

沙坝村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对此苏木也见怪不怪。

耸耸肩,正要离开,却听到“吱”一声,那辆宝马车门被打开了。

接着便听见一声微弱的喊叫:“救命!”

苏木一听女子喊救命,立即意识到不对头。

他大步冲上前去,一把拉开半打开的车门。

就发现车内一名男子正在女子脸上啃着,左手在女子娇嫩的皮肤上游走,右手却在伸手解自己皮带。

而那名女子双眼迷离,不知是酒喝多了还是什么情况,双手无力的推着男子,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救命声。

门被拉开,那个男的顿时气得七窍冒烟,猛地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苏木。

“滚你妈的,不然老子宰了你!”

男子说着,就伸手想关车门。

“救命。”女孩又发出微弱的呼救。

此时苏木当然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家伙竟然施暴。

一把抓住男子衣服后领,猛地一拖,就把男子身子拖拽到车外,并狠命的往地上一摔。

“啊!”

男子一声惨叫,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他凶狠的瞪着苏木,手往兜里一掏,就多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小刀。

“我让你管闲事。”那男子举起小刀就冲向苏木。

苏木轻蔑的看着冲上来到男子,等双方距离拉近后,一脚狠狠的蹬出。

轰!

男子被苏木一脚踹出足有半丈多远,手中小刀也掉落地上。

苏木自从用能量提升体质和力量后,一脚踢出最起码几十公斤,这一脚还是收了力气,否则男人已经废了!

苏木厌恶的看着挣扎爬起来的男子,嘴里喝道:“警察,现在怀疑伱强|奸,跟我去派出所。”

“警察?”男子一愣,随即不相信的骂道:“去你妈的警察。”

他突然高喊道:“彪哥!”

喊声刚落,立即从胡同口气势汹汹跑来四个大汉。

苏木一见,不禁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要动手,否则不能抓该男子去派出所。

“彪哥,这小杂碎碍我好事,你给我狠狠的打,最好把他打残。”那名男子冷声道。

“彪哥。”苏木看着那名被称之为彪哥的胖子,板寸头,墨镜夹在额头上,脖颈上挂着一黄灿灿的粗大项链。

“上!”彪哥非常干脆,手一摆,和身后三人拔出匕首,就冲了上来。

苏木冷哼一声,抽出皮带,并立即注入了三点能量。

皮带瞬间变得坚硬无比。

随着皮带挥动,彪哥四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对方皮带犹如钢管,敲飞匕首。

那个彪哥和手下看着自己震的作痛的双手,是目瞪口呆了,一根皮带竟然有如此威力,这……!

彪哥吞咽一口吐沫,双腿打颤,一时都不敢逃跑。

那个男人一见,脸色阴晴不定,在苏木虎视眈眈之下,也不敢跑。

苏木也难得跟他们多讲,收起皮带,掏出手机给妖妖灵打了个电话。

沙坝村也属于荆江区,距离所属中街派出所不远。

男人听苏木报警,并没有表现过分慌乱之色。

报完警,苏木走到车边,发现那名女子已经完全陷入昏迷当中了。

“醒醒,喂,醒醒。”苏木在女子脸上拍打几下,发现女子一时不能醒过来了。

苏木只得在女子包里搜索,看是否有身份证地址之类的东西,翻了半天,除了一些化妆品外,是一无所有。

“麻烦。”苏木摇摇头,便不再管女子,静等着派出所到来。

很快一辆警车呼啸着来到现场。

下来五名警察,带队的苏木认识,叫周旭,是沙坝村所在中街派出所所长。

周旭也认识苏木,一见他在场,不禁一怔。

两人招呼后,苏木就将情况简单叙说了一遍。

周旭一见苏木竟然打的五人不敢逃跑,不禁诧异万分。

一对五,竟然赢了,还将对方吓破胆,连跑都不敢跑,这苏木是有本事,难怪赵局那么器重他。

周旭心中暗暗佩服。

“又是这个王八蛋!”一名警察看了一眼那个施暴的男子,低声咒骂了一句。

“你们认识他?”苏木低声问道。

“这家伙叫任钟,被人报警涉嫌强|奸好几回了,不过每次报警的女孩都在事后改口供,说是自愿的。”周旭啐了一口,满脸厌恶。

“都给我去派出所做笔录,苏警官你也去一趟。”周旭怒喝一声,转身又对苏木道。

“嗯”,苏木点点头。

周旭又叫来一辆警车,然后带着众人去派出所,至于那名女子却被送到了医院。

在派出所,苏木没有参与审讯,只是录完自己证词,便离开了。

临走前,周旭告诉苏木,任钟没有认罪,一如既往说是双方自愿的。

苏木因为这事不属于自己管,不好插一手主动要求审讯。

再次回到沙坝村,天色已经蒙蒙亮,出早摊的都已经出来了。

“这一晚上,麻烦事还不少!”

苏木在早摊点让炸了十根油条,又买了一杯豆浆,一边啃着,一边向回走。

刚进租房,房东赵大爷就敲门进来。

“赵大爷,房租稍后给你,我吃过先睡一觉,整晚没睡发困!”苏木啃着油条道。

“我不是来讨房租的。”赵大爷笑眯眯的看着苏木,“早上就吃油条啊,这怎么行?走,去中和楼,我请你吃早餐!”

苏木刚喝了一口豆浆,一听赵大爷言语,差点喷出来。

这个赵大爷一向一分钱恨不得扳一般使,今天怎么了?竟然请吃中和楼,要知道中和楼一顿早餐没有几百下不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