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识破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238字
  • 2021-11-25 09:15:54

苏木二人随着范大师来到客厅。

范大师假客气要倒茶水,苏木摆摆手:“不用了,范大师,我们想问你几句话,希望你能老实回答。”

“尽管问,老朽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范大师老老实实的说道。

虽然其表面老实,但苏木通过洞察术发现其眼神闪烁,显然内心一点也不老实。

“高利贵找你干什么?”

苏木直截了当的问道。

“哦,伱问他啊!”

范大师立即轻松起来,拖张椅子自顾自的坐下:“他是来找我算命的,问最近运程如何?”

“就这些?”赵小雅追问道。

“还有……”范大师说到这顿了顿。

“还有什么?”赵小雅立即问道。

“他说最近诸事不顺,想让我破解一下,助他摆脱霉运,你们也知道,算命就是眼见行事,怎么可能真逆天改命了!”

范大师说到高利贵,是越说越轻松,完全是一副嘲弄语气。

赵小雅看着范大师,始终没有发现疑点,不禁失望万分。

看来这个范大师和高利贵确实没有关系,高利贵上门是碰巧,只是为了算命。

“苏哥,我们走吧!”赵小雅对苏木道。

苏木却牢牢坐在沙发上,一霎不霎盯视范大师。

盯得范大师直发毛。

他咳嗽一声,端起茶杯笑道:“二位走啊,有空来坐,至于我算命是骗人,二位可千万不要在外面说,这是我吃饭家伙,不能砸了!”

赵小雅见一无所获,就站起身准备向外走,扭头见苏木仍旧稳稳坐在沙发上。

“苏哥?”

苏木盯着范大师人畜无害的脸皮,突然道:“你勾结高利贵放高利贷,要是被派出所知道,一场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这么大年龄受得了吗?”

苏木此话一出,范大师手一颤,茶杯“哐当”一声,砸在地上粉碎。

“你说什么?我告诉你话可不能乱说!”

范大师脸皮急速抽搐几下,转瞬又恢复了平静。

苏木冷笑一声,没有言语。

原来他刚才问范大师和高利贵关系,范大师虽然故着轻松,甚至有意嘲弄高利贵。

但苏木通过洞察术却发现其瞳孔收缩,瞳孔收缩是一个人在说谎或紧张时候典型特征,另外其手掌微微出汗,这也侧面证明范大师在说谎。

既然范大师提到高利贵在说谎,那么他们一定有牵连。

和一个放高利贷的有牵连,要么是放贷,要么是借贷。

而范大师又担心别人知道这事,那只有一种可能,他和高利贵合伙放贷。

所以苏木才大胆直接挑破范大师和高利贵关系。

果然范大师失态了。

范大师当然不知道苏木拥有逆天洞察术,还以为对方炸自己。

“你一定是跟我闹笑话吧?!”

范大师怔楞了短短两秒,突然笑道。

他在掩饰,掩饰刚才自己的失态。

苏木通过洞察术马上又得出这个结论。

“哼,要不要我打电话给派出所,让他们过来查查?”苏木冷笑一声。

此话一出,苏木发现范大师露出不易察觉的恐惧,只是掩饰的很好,平常人根本发现不了。

“还是老老实实说出来吧。”苏木开始施展情绪刺激术,他要放大范大师恐惧,从而一击而中。

范大师目光闪烁,看着苏木好一会,没有言语。

此时即使如赵小雅也看出范大师有问题,立即瞪视范大师道:“好你个老家伙,伪装的真巧妙,说,你究竟和高利贵什么关系?”

范大师对赵小雅发问,睬都不睬,只是目光和苏木对视片刻,才终于像斗败的公鸡,低下头颅。

“你们是高利贵的债务人,还是债务人家属?”

范大师声音低沉,显然不准备再撇清和高利贵的关系了。

“什么都不是。”苏木掏出警官证在范大师面前一晃,“我们荆江区分局民警,今天来是调查取证的。”

范大师一听苏木二人竟然是警察,吓得腿脚一软,差点栽倒。

“老实交代你和高利贵的一切违法犯罪?”

苏木呵斥同时,配合情绪刺激术,这顿时让本来就胆小的范大师吓得一个激灵。

“好,我说。”

范大师脸色苍白如纸,他被苏木吓得够呛,开始一五一十的将事情交待的清清楚楚。

原来这个范大师和高利贵确实是合作关系,高利贵放款钱财,其中一部分就是范大师的。

另外范大师披着算命大师名头,如果有人过来算财运,他会选择性的让对方去高利贵处借款,并说肯定能赚回来。

如此一来,高利贵生意兴隆,不断有人在范大师忽悠下络绎不绝前来借高利贷。

二人所得赃款,都二一添作五分了。

几年下来,许多人在范大师诱骗和高利贵逼迫下,从而钱财空空。

只是这些人都有把柄在二人手里,害怕他们疯狂报复,所以此事一直没有大白天下。

今天春风小学那名保安也是从高利贵手里贷款的,机缘巧合被抓,从而让此事浮出水面。

“高利贵所有债务人打的欠条都在我这,还有他做的恶事我也知道,我都说出来,警官,这算不算戴罪立功?”

范大师此时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之心,恐惧之下只想自保。

“这点怎么判,有法院决定,你将所有借条拿出来。”

苏木冷冷的吩咐道。

范大师连忙进房间拿借条。

此时旁边赵小雅已经看呆了,她眼睁睁的看着苏木和范大师斗智,然后就是范大师一五一十的交待,自始至终,她如坠云端,完全看不懂。

“苏……苏哥,你是怎么知道范大师和高利贵有关系的?”

趁着范大师进去拿借条,赵小雅这才从呆愣中清醒过来,结结巴巴的问道。

苏木看着赵小雅摇摇头,刚才要不是自己发现范大师有问题,依赵小雅早已离开了,如此就有可能让高利贵和范大师这两个恶棍逃脱。

赵小雅俏脸一红,也知道自己刚才孟浪了,差点坏了苏木大事。

“苏哥,我能拜你为师吗?你这么本事,教我几招呗!”

苏木摇摇头:“不教!”

“苏哥……!”赵小雅正要死皮赖脸的求,范大师已经从房间出来了。

其手中拿着一枚铁盒,用钥匙打开铁盒,里面赫然是一张张借条。

苏木翻了一下,借的款项几千上万都有,而且利息惊人,都是利滚利!

正翻动间,突然看到一张借条,借条上笔迹十分熟悉,向下一看,落款赫然是——左建国!

苏木发现这个姨夫竟然借了高利贵五万,而根据借款规则,现在最起码要还三十万。

“该死!”

苏木一拍茶几,脸色变得铁青,这个左建国太无耻了,阿姨为了家无怨无悔的付出,他竟然去借高利贷赌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