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非分之想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204字
  • 2021-09-23 10:54:45

下午,顶着大太阳,身材干瘪的教导主任毕世将全校师生都赶到操场训话。

他自己站在讲台树荫里,小眼睛瞪的溜圆,义正言辞的开始废话连篇的训导。

所讲无非是学校纪律严明,不准犯错等等。

下面师生顶着火辣辣阳光,心中早已将毕世祖宗八代骂了个遍。

可毕世仍旧继续训话。

“这个毕世发什么神经?这么大热天训话,是脑子出问题了吗?”

“谁知道,最近好似发神经一般,天天都在校园晃悠,专找别人茬子,很多老师学生都被他整的骂爹骂娘。”

“这你们还不知道,新局长上任,他又想竞争校长,当然要表现一下喽。”

“妈的,他想表现却害苦了我们。”

“是啊,如果让他当上校长,我们有苦吃咯!”

众人面上不敢反抗,私下痛骂不已。

一时训话结束,就在众人准备一哄而散之时,洪天赐的妈妈气势汹汹的来到台下面。

“毕世。”

洪天赐的妈妈一声大喊引的全校师生又停下了,他们好奇的看着来人,在这个学校还没有人敢直呼毕世名字,连校长都称他“毕主任”。

“玲姐,你怎么来了?”毕世一见洪天赐的妈,眼睛顿时一亮,连忙下了台,点头哈腰的打招呼。

干瘪的脸笑的像盛开的花朵一般,再不复刚才凶神恶煞的面孔。

“我儿子在你们学校被人打了,伱说怎么处理?”玲姐气急败坏的道。

“谁打的?我们学校一直是文明学校,打人是绝对不容许的,玲姐,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说法。”

毕世一听洪天赐被打了,立即就拍马屁,准备为他出头了。

“张老师!”

毕世转身喊了一声,刚才和苏木说话的那名中年妇女张老师走了过来,她是洪天赐和左思成的班主任。

毕世知道洪天赐就在她的班。

“怎么回事?洪天赐是你们班的,他让谁给打了?”

张老师见毕世凶神恶煞的,不敢隐瞒,就将洪天赐被左思成咬了一事说了出来,

毕世一张脸顿时阴沉下来:“马上叫左思成和他家长过来,这还了得,现在咬人,长大了还不拿刀砍人啊!今天我一定要严厉处置这事。”

毕世为人不堪,但却善于钻研经营,这个学校有头有脸家长的孩子,他都认识,但却不知道左思成,猜测对方应该没有来头。

所以一上来,毕世就准备为玲姐出头。

转身对玲姐陪着笑脸道:“放心玲姐,我马上就开除这个左思成,在我们学校打人是绝对不允许的。”

他之所以如此讨好巴结玲姐,是因为对方老公是区教育局一名副局长,而这名副局长刚好分管他们学校,自己最近才搭上这条线,想在仕途上更进一步。

现在他的儿子居然在自己学校被打了,如果不给他们一个交代,自己别说更进一步,就是这个教导主任都难保。

更何况这是一个杀鸡给猴看的良机,让学校反对自己的人知道,得罪我毕世没有好处。

所以一听玲姐儿子被人咬了,毕世立即做出严惩姿态。

至于开除左思成对孩子有什么影响,他完全不顾及。

玲姐冷冷的哼了一声。

众人也听清了缘由,都不禁为那名打人同学家长捏了一把汗。

此时苏木和杨娟正送左思成回班级,在半途却被张老师拦住了,说毕世找他们。

杨娟一听毕世找他们,顿时紧张起来,望着苏木:“小木?”

苏木摆摆手,冷笑道:“小小学校难道是龙潭虎穴不成,我们去!”

张老师见苏木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暗暗点头,和毕世那种人不能退,你退一步他就进一步。

一行人来到操场台下,见众师生都围在那里没有离开。

张老师对毕世手一指苏木和杨娟道:“他们就是左思成家长。”

毕世欺负苏木年轻,杨娟老实,马上蛮横的道:“你们就是左思成家人?左思成在学校打人,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我们校方领导开会后决定开除他。”

苏木见毕世一上来都不问青红皂白,就站在对方一边,要开除左思成。

扭头见洪天赐妈妈正得意的冷笑,他不禁眉头一皱。

杨娟一听毕世要开除儿子,顿时急的要哭,如果左思成被学校开除,想再找个学校就难了。

“毕主任,你行行好,再给我家思成一个机会。”杨娟脸色苍白的求情。

毕世却不容置疑的大力一摆手:“这事就这么定了,小小年纪就打人,长大也是人渣,你把你们人渣带回去,免得在这里脏了我们名声。”

旁观的众人一听,都摇头,这哪是教导主任应该说的话。

杨娟一听,眼泪就下来了。

苏木却冷哼一声:“你这个人渣说谁了?”

“人渣说你……”毕世差点被苏木套进去,气的脸色一变,“快带走,我们已经决定开除左思成。”

苏木斜眼看着毕世,你既然犯浑,那我也犯浑,反正今天事情不能善了。

他准备将事情闹大,至于后果,如果真不得已,就通过赵朝南找市领导。

相信这么一件小事,赵朝南还是能搞得定的!

“你算老几?上面有教育局和校长,你一个屁教导主任凭什么开除我家思成。”苏木直接开骂。

旁边众人见苏木直接开骂,心中顿时都大感畅快。

他们平时受毕世压制,不敢反抗,现在有人当面骂他,当然感觉痛快。

特别是洪天赐他们授课老师,平时管不住洪天赐,心中早已不满。

他们也知道左思成受欺负,不过左家一向忍气吞声,他们也不能出头。

现在这个年轻人不知和左家什么关系,上来就骂毕世,看来是不准备忍了!

“不走?”毕世见苏木骂自己,气的脸通红,冷笑道:“不走正好,扰乱办公秩序,看守所号子还未蹲满人,立刻送你进去。”

说着,毕世就作势掏手机给派出所打电话。

苏木冷笑一声,看都不看他。

毕世一阵尴尬,洪天赐平常欺凌弱小,他是知道的,且多有背后仗他势子。

现在见苏木满不在乎,倒一时摸不清对方来头。

他扭头看向那个玲姐,希望得到下一步指示。

谁知玲姐冷着脸看天,丰满胸口起伏,没搭理他。

毕世目光落在其硕大胸口,不自觉咽了口口水,不过这动作极细微,别人都没有发现。

但苏木却发现了。

“贪婪!”马上施展洞察术,他竟然发现毕世对玲姐有非分想法。

身材干瘪的毕世口味竟然如此独特,贪图玲姐的“美色”,这让苏木惊诧许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