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刺激术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049字
  • 2021-10-25 10:03:55

早高峰,除了一个问路的让苏木得到两点能量,其余就一无所获。

早高峰结束,苏木正要回岗亭休息一会,这时一名少妇怒气冲冲跑过来。

“你们警察到底管不管这事?”少妇一上来就责问道。

“怎么了?”苏木见四周秩序良好,车和行人都井然有序遵守交通,一切都没有问题啊。

“我每天送儿子上学,然后去菜市场顺便买菜回家做饭,可每天带三百块钱,都会丢掉一百,不是钱的事,关键这事太糟心了,气人!”

少妇滴滴叭叭,将事情经过说了。

苏木一摸鼻子,心道这事奇了,每天丢一百,合着有小偷看上你了?

心中想着,嘴里劝慰道:“大姐,你在哪里发现丢钱的?”

“就在送孩子去学校后,到菜市场发现钱丢了一百。”

苏木一想,学校门口和菜市场都有监控,左右无事,帮助少妇解决问题,说不定能获取技能。

“这样,我先带伱去学校,学校门口有监控,调出视频也许就真相大白了。”

苏木带着少妇重新回到春风小学,站护学岗的张远今天请假,没在学校门口。

直接来到值班室,说明情况。

值班保安非常客气,连忙调出监控。

苏木飞速浏览,很快就看到少妇骑着电瓶车,带着她孩子来到学校门口。

苏木立即恢复视频正常播放速度,小孩下了电瓶车,少妇支起电瓶车,准备送孩子进大门。

就在这时,她孩子乘少妇不注意,手突然伸进少妇衣兜,掏出三张百元大钞,然后又迅速放回二百,顺手将一百塞进自己兜里。

“这个小王八蛋,我供他吃供他念书,竟然偷钱。”少妇一见,羞愧之余,是破口大骂。

苏木又将往日视频拿出几盒,发现少妇小孩用同样手法偷取了他妈妈一百块钱。

苏木眉头皱了皱,这事情有些不对,小孩偷钱怎么会放回二百,且经常如此。

展开洞察术,同样感觉不对劲,却没有多余发现。

“大姐,你回去最好问清楚,说不定你孩子有不得已苦衷。”苏木好心的提醒道。

这一提醒,少妇马上醒悟过来:“对对对,我小孩平时很乖的,吃喝家里都有,根本用不着偷钱。”

苏木点点头,临走叮嘱少妇,有事可以去T字路口找他。

少妇千恩万谢,送苏木离开。

苏木一离开学校,脸色就露出一丝怪异。

“情绪刺激术?这技能可是新鲜玩意!”

原来就在刚才解决了少妇的问题后,脑海中马上响起提示音,获取新技能——情绪刺激术。

脑海中同时多出关于这门技能知识和施展方法。

情绪刺激术就是对一个人情绪进行刺激,从而让其情绪加重,至于刺激方法,就是通过语言进行挑动。

如某人生气了,施展情绪刺激术,就能让对方更加生气,甚至到达一定地步,能让对方气的抓狂。

同理,某人情绪在高兴、郁闷、愤怒或者恐惧时,通过情绪刺激术,都能让对方情绪无数倍放大。

一个人情绪十分复杂,也许同时有好几种主要情绪,而情绪刺激术只能针对其中一种情绪进行刺激。

且施展情绪刺激术要耗费精气神,这点和洞察术不同。

苏木喜滋滋回到岗亭,发现表妹左美秋在岗亭等他,而李淮正找她聊天。

左美秋是苏木阿姨也就是苏木妈妈的亲妹妹的女儿,苏木分配到江南市,开始就借住在她家,不过不久就搬出去了。

“小丫头,你怎么来了?”苏木意外的问道。

“还不是你阿姨让我来的。”

左美秋口中阿姨正是她妈。

苏木一笑:“阿姨找我有事?”

“今天是我爸四十岁生日,我妈唠叨你有日子没来我家了,又担心你一人在外吃不好,这不让我来请你中午家里吃饭。”

左美秋今年十七岁,正在上高中,她还有一个弟弟,一家四口居住在几十平方的小房子里,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苏木之所以没有继续借住在她家,不方便也是其中原因之一。

“行,你回去告诉阿姨,就说我中午准到。”苏木笑道。

左美秋看看苏木,又看看一直在旁边李淮,欲言又止。

苏木明白这是表妹有话要对自己讲,不过不好直接出去或者让李淮出去。

而李淮看左美秋长得水灵,一直在旁边插话赖着不离开。

“张远说什么时候上班吗?”苏木问道。

“不知道,听说过两天,你说也奇怪,那老家伙在时嫌他叨唠,不在时还挺想念。”李淮摇摇头。

“想念?”

苏木心中一动,这也是一种情绪。

“是啊,张哥平时对我们挺好,照顾有加,是该想念他。”

苏木立即施展情绪刺激术,用言语挑动李淮的想念之情。

“你这么一说我确实有些想他,不行,我请半天假去看看他!”

李淮说着,马上请了半天假,急匆匆离开岗亭。

苏木怔住了,这情绪刺激术也太神奇了吧,这么一句简单刺激,就让李淮急不可耐的去看张远。

“这人怎么神神叨叨的?”左美秋见李淮说走便走,诧异的笑道。

“别管他,他就这样。”苏木心中乐开了花,这情绪刺激术如果将来用于审讯,将无往而不利。

只是施展情绪刺激术后,苏木稍微感觉一丝疲劳,这大概是耗费精气神引起的。

左美秋在李淮走后,才道:“我妈让我告诉表哥,今天我爸生日,即使对他有不满,看在我妈份上,不要生气。”

“虽然我也不待见那个老爸,不过一年只有这么一次,表哥就勉为其难吧!”左美秋说到这,可爱的做了个鬼脸。

苏木姨夫本来是一名工人,后来因为某些事,被工厂开除了,从此无所事事,家里一切负担只靠阿姨一人承担,这让苏木看姨夫很不舒服。

“嗯,我知道了。”

苏木随口答应。

“表哥,听说你最近大出风头,是警队明星警察是吗?我在电视上还看到过你了,真帅!我同学知道你是我表哥,都羡慕不已!”

左美秋忽闪忽闪大眼睛,很为有这个表哥而自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