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一杯酒一句话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250字
  • 2021-09-20 17:43:58

苏木等人一听阎王语气不善,谭飞立即道道:“需要多少钱?阎王尽管开口!”

阎王摇摇头:“不好意思,我不需要钱。”

苏木等人都知道谭飞能给予阎王的也只有钱,现在阎王将这条路堵死了,众人一下子就难办了。

“不知阎王需要什么?”苏木一皱眉头问道。

阎王看看苏木,冷然问道:“你车技和酒量如何?”

苏木一怔,阎王这么问有何目的?

“我阎王平生最爱两样东西,飙车和喝酒,每天求我办事的多如过江之鲫,他们要么在车技上震动我,要么喝酒打动我。”

“今天你求我办事,同样不能坏了规矩,是飙车还是喝酒?”

谭飞一听飙车,顿时松了口气,苏木车技他是最清楚不可,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自己尚且不如。

“飙车?怎么个飙法?”苏木问道。

“很简单,现在出发绕一环一圈,五分钟后回来,就算你赢!”

阎王说出条件。

“五分钟绕一环一圈?”苏木一震。

不是苏木办不到,而是现在一环车流量极大,任伱技术再好,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一旦出车祸,绝对是车毁人亡。

“我选择喝酒。”苏木毫不犹豫的放弃了飙车。

“苏……苏哥,你车技入神,何必选择喝酒了?!”

谭飞不知道苏木酒量,但比起飙车,他更希望苏木选择拿手的,一环五分钟一圈,对于苏木来说不过小菜一碟。

阎王听谭飞赞苏木车技入神,不由得一震。

他是了解谭飞的,在车技方面,是自信而骄傲,江南市那些同行,还没有人能入他眼。

没想到现在竟然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看重,不但称他车技入神,而且明明岁数比他大,口中却喊苏哥。

这年轻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震惊之余阎王问苏木:“你酒量很好?”

苏木摇摇头:“半斤酒量。”

这点苏木没有撒谎,他确实只有半斤酒量。

“嘿嘿,半斤酒量想过关,不容易呀!”

阎王嘿嘿一笑,对旁边手下点头示意,那名手下立即拿起桌上一瓶酒,倒在一只足能装下半斤酒的酒杯里。

倒满酒杯后,阎王冲苏木一摆手:“一杯酒,一句话,我问你答,如果在喝趴前未能将事情原委说清楚,对不起,你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

“一杯酒,一句话?”

谭飞等人脸色巨变,这个酒杯足有半斤,而苏木酒量不过堪堪半斤,问一句话就倒了!

另外如果阎王故意刁难,就是喝死也说不清啊。

“苏哥,还是选择飙车吧!”谭飞劝道。

苏木摇摇头。

这时一名谭飞手下走出来道:“我帮苏哥喝。”

他见谭飞尊重苏木,就有心帮助苏木。

旁边一名大汉却一按他肩膀,冷笑道:“你不够格!”

“你……?”那名手下脸色顿时涨红了。

“你下去。”苏木一拉谭飞那名手下,让他退下。

“阎王,你这分明是难为人嘛,苏哥不擅长喝酒,不如……!”谭飞试图求情。

谁知阎王冷脸道:“这里就是这个规矩,不能破!”

“怎么样,喝不喝?”倒酒的大汉戏谑的看着苏木。

苏木点点头;“既然阎王有这个规矩,我也不能破,我喝!”

“苏哥!”谭飞想阻止,苏木冲他摆摆手。

阎王见苏木同意喝酒,就问道:“听谭飞言语,你车技很好,为什么不选择飙车?”

“我不拿别人性命开玩笑!”苏木声音不大,但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众人一听,不禁齐齐喝彩一声。

虽然他们平时赛车早已习惯了危及他人性命,但苏木这份魄力,仍让他们佩服不已!

“好,有种!”阎王一声赞叹。

“第一个问题,你找何人?”

苏木拿起那满满一杯酒,一扬脖子,“咕咚”一声一口而干,“我找一个叫阿三的地下赛车手!”

一杯酒下肚,苏木感觉嗓子火辣辣的疼痛。

“你找他何事?”

苏木这次没有让阎王手下倒酒,而是自己抄起酒瓶,倒满一杯,又是“咕咚”一声一口而干:“他撞死了我女友的弟弟逃跑了。”

苏木当然不会说交警队在找他,而是撒了个谎,把陈瑶说成自己女友,把受了伤的陈东说死了。

“找到他怎么处置?”

苏木又倒满一杯酒,同样一口而干。

“血债血偿!”苏木眉毛一挑,阿三肇事逃逸造成了好几条人命,抓住他确实是血债血偿!

三杯酒下肚后,苏木脸色几乎如鲜血一般,红的像要要滴出鲜血来,在场的人一见,都知道他撑不了,随时可能倒下。

可苏木却始终没有倒下。

此时苏木情况确实十分糟糕,肚子如翻江倒海一般难受,头更是晕的厉害,但他却咬牙挺住,腰杆仍旧笔直,眼睛炯炯盯视阎王。

阎王瞳孔一阵收缩,满是赞许。

“你肯定我知道阿三的下落?”阎王又抛出一个问题。

苏木伸手就要拿酒杯,阎王身子一倾,用手按住酒杯:“这个问题你不用回答,阿三下落,我马上帮你打听出来!”

说着,他冲手下沉声道:“让兄弟们全都出动,给我找出阿三!”

“是!”手下齐声答应一声,出门找人。

一时吩咐完毕,阎王站起身,拍拍苏木肩膀:“你很不错,现在像你这样有血性的年轻人不多了。”

苏木冲阎王点点头:“谢谢。”

转身带着谭飞等人离开。

看着苏木离去的背影,阎王点点头,喃喃道:“这是个狠人!”。

苏木一行人来到酒馆前面厅堂,刚才通信的那名妇人站在柜台后,她见苏木出来,表情仍旧冷淡。

苏木冲她一点头,带着众人向外面走。

“等一下。”那名妇人突然喊住苏木,然后从柜台后拿出一瓶醋,递给他:“这个能解酒。”

苏木一愣,他没想到这个冷面的妇人,竟然有股热心肠。

“谢谢。”苏木接过那瓶醋,道谢后,便走出酒馆。

一出酒馆,苏木抄起那瓶醋,便“咕咚咕咚”猛喝下去。

“苏哥,要不要去医院?”众人都担心的问道。

“不用,我们就在这外面等。”喝下醋后,苏木肚子感觉好受一些,拒绝了众人的好意,现在不是去医院的时候。

“那你去车上躺一会。”谭飞打开车子,让苏木上去休息。

夜色越来越浓,酒馆外面行人渐渐稀少,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午夜十二点,可酒馆里面始终没有动静。

又等了片刻,就在众人焦急时候,酒馆那名妇人走了出来,递给苏木一张纸条,便回去了,态度仍旧冷淡。

苏木精神一振,连忙打开纸条,众人也纷纷凑过来看。

就见纸条上简单的写着几个字:“沙河村108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