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现在没啦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021字
  • 2021-09-13 21:03:58

陆尘离凝视苏木片刻,才道:“我还以为你想先听私事了!”

“有区别吗?”苏木眉毛一挑,也看着陆尘离。

“你还在怪我?”陆尘离没有和苏木目光继续对视,收回来,扭头看着窗外道。

“怪你什么?”苏木也收回目光。

“怪我当初为什么突然对你冷淡下来。”陆尘离忽地回头凝视苏木,“你一定仍在怪我,甚至恨我!”

“没有,这几年很多事都忘了。”

苏木坐下,拿过登记簿,将刚才小货车闯禁区的违章登记记录。

陆尘离继续凝视苏木,想从其脸上发现一丝异常,即使是恨的表情。

可惜苏木始终平淡如常,不紧不慢的记录,对陆尘离注视没有任何反应。

“你……”陆尘离没来由的感到憋闷,咬着嘴唇,气哼哼用脚一踢苏木凳子腿,“让我坐。”

苏木扭头指了指旁边凳子,奇怪的道:“这不是有吗?”

“他们凳子脏,我不爱坐!”

“好吧。”苏木无奈的站起来,将自己凳子让给陆尘离。

“我来公事是我师傅云铮和赵强副局长商议了,决定调你进入割腿狂魔专案组,他们已经和你们大队领导通过气了,让我来说一下。”

陆尘离坐下后,语气一缓,说出此行公事。

“调我入专案组?你们专案组高手如云,何必调我去?”苏木意外的道。

“你去了就知道了,具体我也不清楚。”

陆尘离摇摇头。

“好吧,半公半私呢?”苏木想了想,进专案组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如果钟鸣大队长让自己去,自己只能去,警令和军令一样,不容违抗。

“我来之前,我师傅让我问你是否愿意去市局刑侦队,如果去,他愿意动用自己关系,不用你出面。”

陆尘离跟随云铮一段时间了,他如此重视一个人,还从来没有见过,包括对自己,这让她奇怪同时颇为不服气。

苏木点点头,这事确实半公半私。

陆尘离看着苏木俊朗面容问道:“你……去吗?”

“不去。”

这次苏木想都没想,毫不拖泥带水的拒绝了。

他拥有系统,只能干交警才能进一步起作用,系统之神奇,让苏木早已尝到甜头,去市局刑侦支队?这怎么可能!

陆尘离长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好似微微松了口气,又好像若有所憾。

“私事呢?”

苏木见陆尘离半天不说话,抬头问道。

“没了!”

陆尘离头一扭,硬邦邦的道。

“怎么没了,刚才不是说有件私事吗?”

“现——在——没——啦!”

陆尘离瞪视苏木,一字一句的道。

“……”

苏木一摸鼻子,难怪孔老夫子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矣,果然不错,反复无常,脾气犹如六月天气说变就变。

“我走了。”

陆尘离说着站起身,走到岗亭门口,又回头对苏木道:“孟庆让我带句话给你。”

“孟庆?什么话?”

苏木一怔,这孟庆搞什么名堂?有话为什么不打电话,反让陆尘离巴巴带来。

“他说你就是一头犟驴,什么都不懂,还自以为是!”

陆尘离说完,嗤的一笑,便袅袅而去。

“什么跟什么?!”

苏木一楞。

……

陆尘离离开没有多久,大队长钟鸣的电话就来了,在电话里钟鸣告诉苏木,暂且放下手中所有工作,明天就去割腿狂魔专案组报道。

对此苏木没有选择,只得答应了。

只是可惜暂且无法获取技能和能量了。

现在他拥有技能分别是定位地图、和动物沟通释放善意、枪支知识大全、过目不忘以及洞察术。

相信凭借这五项技能,别说是市局专案组,就是总部侦查局,他也能独树一帜,傲视群英。

更何况还有神奇的能量,这些能量足够自己解决很多麻烦。

过了一会,张远和李淮回来了。

李淮一回来就死皮赖脸的依着苏木道:“苏警长,刚才那女孩有姐姐或者妹妹吗?”

“没有。”

苏木虽然不了解陆尘离家里具体情况,但也知道她是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

“可惜。”李淮一咂嘴。

“算了吧,即使有姐姐妹妹,也轮不到你,死心吧,小子!”张远笑着骂道。

“哎,要是我有民警身份就好了。”李淮叹了口气。

张远早已习惯李淮什么事如果不如人,就将原因归咎于自己身份,也懒得说他。

“苏警长,刚才鲁警长路过,他告诉我,明天你去割腿狂魔专案组,让你放心,T字路口他自己来维持秩序。”

张远告诉苏木道。

苏木点点头,上次鲁阳虽然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不过却没有调离岗位,仍旧是新阳中队东南警组警长。

“最近鲁警长脾气大有好转啊,我腿只是受了点伤,他还特地问好了没有,并让我们多支持苏警长工作!”

李淮奇怪的说道。

张远看着苏木,也露出好奇的表情。

以前鲁阳对春风路几个人一向不喜,甚至张远听过鲁阳在江峰面前吹风,让将苏木调离东南警组。

名义上让苏木独自带领一个警组,

暗地里张远却知道苏木在破获动物伤人案中一炮打响,深受分局大队等领导赏识,这让鲁阳管理起来碍手碍脚。

所以他自然想让苏木离开。

但自从那晚统一行动过后,鲁阳对苏木以及自己二人一改往日阴阳怪气模样,反而热忱关心起来。

好事处处想着自己等人,累活脏活都让别的路面执勤人员来干。

一开始,张远还想着鲁阳憋着什么动作吧,可后来见他态度十分诚恳,绝不是憋着坏水。

这让张远松了口气同时,又好奇起来。

李淮对此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张远老于世故,当然明白这一切改变,都只能是苏木原因。

虽然不知道苏木做过什么,但能让一个在交警队伍混迹多年的老干警,甚至可以说老混混一改往日态度,那几乎比登天还难。

而现在苏木竟然做到了,这对张远的震动不亚于苏木击毙那几名劫匪。

他也试探问过苏木其中缘由,可苏木总是一笑带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