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牛丢了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142字
  • 2021-11-26 13:58:13

傍晚下班后,苏木回到家,就接到陆尘离视频通话。

视频里陆尘离趴在自己卧室床上,单手支着小巧下巴。

“我外公上午去你那儿呢?”陆尘离问道。

“嗯”,苏木不禁笑道:“跟我唠了足足两个小时,要不是我肚子饿的咕咕叫,他老人家体贴我,指不定要聊到啥时候。”

陆尘离不禁“噗嗤”一笑,笑的眼睛微眯,像是月牙儿。

她性格沉静,平时给人冷艳如霜感觉,像现在这般笑,苏木却从来没有见过。

看着佳人如花笑靥,不禁心中微微一动。

陆尘离抿了抿嘴唇,仍保持笑容道:“都跟你聊了什么?”

“上到我祖宗八代,下到未来子女如何教育,都问了。”苏木无奈的道。

“听你外公说,他让伱跳啦啦队,你没有答应?”苏木反过来问道。

陆尘离嘴角一牵:“我怎会跳那玩意,又是舞手花,又是短裙白袜,想想都头大。”

苏木一想也是,陆尘离气质怎么都和啦啦队不搭调。

心中想着,就笑道:“我倒想看你跳啦啦队是什么模样?会不会仍旧很美?”

这句话如果是恋人之间,又或者是朋友之间说都没问题,但关键就是苏木和陆尘离现在关系十分微妙,不像恋人,又比朋友关系亲密。

所以此话就有些暧昧了。

果然,陆尘离耳垂立即变得红彤彤,白了一眼苏木,没有言语。

苏木此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但见陆尘离好似没有生气,嘿嘿一笑,算是消除了彼此尴尬。

“我答应你外公明天和你们去一趟。”苏木道。

“嗯呢,那我明天来接你。”陆尘离想了想,又道,“那天你说我点的外卖好吃,我给你又点了一份,应该要到了。”

苏木答应一声,二人便结束了视频通话。

结束通话,躺在沙发上翻着手机,过了片刻,门铃响了,打开门发现是送外卖小哥。

苏木道谢后,关上门打开一看,好嘛,非常丰盛,花样足有四五样,荤素搭配合理,还有一份精致的排骨汤。

“真好吃!”苏木狼吞虎咽,不一刻便将外卖一扫而光。

狠狠打了个饱嗝,苏木心满意足靠在沙发上,一时懒得动弹。

……

第二天苏木吃过早饭没有多久,陆尘离电话便来了。

匆匆下楼后,发现一辆现代SUV停在楼道口前,陆尘离站在旁边玩手机。

见苏木下来,陆尘离招招手,打开车后门,示意苏木上车,然后自己坐到副驾驶位置。

苏木上车后,才发现后座还坐着两名陌生中年男子,而驾驶车子的却是陆尘离外公沈老。

“这是你建国叔和富贵叔,这位就是我外孙女男友苏木,也就是来为你们破案的神探!”沈老为双方介绍道。

“神探?”

二人一见苏木年纪太轻,不禁对视一眼,都露出失望表情。

这么年轻,即使在娘胎里学破案,也不可能是神探啊,一定是沈老爱之深,所以言语夸张了。

苏木自然将二人表情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却没有言语。

“富贵叔,你牛怎么丢失的,能说一下具体经过吗?”陆尘离也看出二人对苏木不信任,为消除尴尬就问道。

“经过是这样的……”富贵开始介绍起来。

原来沈老三人居住的村子多数姓沈,所以叫沈村。

沈村也属于江南市,只是距离市区十分偏远。

而富贵和建国同样姓沈,分别叫沈富贵和沈建国。

沈富贵家耕田为主,养了两条水牛,就在前天晚上,两头水牛却消失无踪,任凭众人努力寻找,甚至报警到派出所也没有找到。

因为沈村耕田以牛为主,现在牛不见了,沈富贵一家当然着急,沈富贵老婆更是茶不思饭不想,都饿出病了。

“前天几点发现牛不见了?”苏木问道。

“我晚上十点钟喂牛饲料还在,早上五点钟再去就发现没了。”

沈富贵岁数不算大,但脸色皱纹沟壑交错,性格更是老实巴交,赖以生存的牛丢了,对他打击不小,但派出所都说没有办法,他只能一筹莫展。

要不是沈老提到苏木,带他来找,沈富贵已经认命了。

不过本来报以希望的“神探”居然这么年轻,这让他一下子又失望沮丧起来。

苏木没有理睬他表情,继续详细询问经过,同时脑海中展开定位地图。

据定位地图显示,沈村是一座山村,背靠大山。

因为山清水秀,景色不错,引的不少城里人来观光。

那里地理条件十分适合桂花树生长,无论是村里还是后山,都有大批桂花树。

这也是为什么村长见机行事,举办桂花节的原因。

沈富贵对苏木提出的每个问题,都详细的叙说后,便木然坐着,显然对苏木也不抱希望,只是碍于礼貌,才回答的。

“最近不断有外地游客到来,我怀疑是哪个家伙顺手牵羊给偷走了!”沈建国恨恨的道。

苏木摇摇头。

沈建国一见,不禁问道:“难道不是游客?”

苏木回答道:“晚上十点到早上五点,这段时间天色漆黑,以农村沟壑交错极难行走的小路,即使本地人都够呛,何况外地人,还带着两头牛!”

“本村人偷的?可也不对,昨天从早晨一直到夜里,我们都在村周围到处寻找,却没有发现牛的蛛丝马迹?他怎么运出去的?”

沈建国又发出疑问。

苏木一字一句的道:“因为牛根本没有出村,而是一直在村里。”

此话一出,沈富贵仨人大惊,唯独陆尘离若有所思点点头:“牛是本村人偷的,他一直将其藏在秘密地方,众人着急之下,当然不会怀疑牛居然还在村里。”

苏木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他之所以有以上结论,完全是问沈富贵详细经过同时,施展洞察术分析判断得出的。

沈建国和沈富国一听,都精神一振,苏木分析虽然匪夷所思,却极有道理。

派出所和自己等人都没有想到这点!

现在细细一想,八成如苏木所料,两头牛仍旧在村里。

一时二人对苏木佩服的五体投地,沈富贵更是表情呐呐,想对苏木说抱歉,却不知怎么表达。

“呵呵,我说苏木有本事,是神探,你们先前还怀疑。”沈老一见苏木不过三言两语就基本解决了水牛被盗一案,不禁得意的笑道。

他为自己外孙女有如此厉害男友而得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