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再现神奇推断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128字
  • 2021-11-03 20:54:18

“只有一百万?”李姓老者腾地站起身,脸色都变了。

温均只携带一百万,那剩余九百万哪去了?

众人一时都茫然不解,难道其中还有其他变故?否则公司被侵占了一千万,温均怎么只有一百万?

“难道温均将其它九百万通过划账,给了他人?”余建疑惑的问道。

张仲却摇摇头:“我们已经将温均所有账户冻结了,最近并没有大笔划账行为。”

“苏木,你看法是什么?”李姓老者问苏木道。

刚才苏木施展逆天本事,从而及时抓获了温均,也震动了李姓老者,他此时已经把苏木当成救命稻草了。

余建和张仲对视一眼,都摇摇头,虽然苏木破刑事案件厉害,手段确实通天,但这经济案件他能懂?

苏木没有马上言语,脑海中却施展洞察术开始分析推断,然后才缓缓道:“我们先假设孙艳是清白的……”

现场除了李姓老者,陆尘离和余建张仲都听别人说过苏木推断神奇之极,刚才他也是推断出温均逃亡路线,从而一举将其抓获。

现在一见他再次推断,不禁都精神一振,凝耳细听。

“假设孙艳是清白的,她为什么被温均打成重伤?显然她是发现了温均侵占公司钱款证据。”

“孙艳发现温均侵占了公司钱款,却被温均发觉了,试想如此大笔钱,温均当然不可能束手待毙,所以他重伤了孙艳,然后逃跑!”

“至于剩余九百万,很可能是有其它变故,这九百万我怀疑和孙艳以及温均都没有关系,否则以温均贪婪,不可能舍弃的。”

“现在温均账户和身旁都没有九百万,明显九百万被第三人盗走了。”

苏木此话一出,众人大吃一惊,还有第三人?那又会是谁了?

“为什么不是孙艳侵吞的?”张仲好似责疑,又像是发问。

苏木摇摇头:“孙艳在这起案件中,大概率是无辜的,她如果侵占了九百万,作为主办会计的温均一定知道。”

“而一旦他知道孙艳侵占了九百万,完全没有必要冒险将其重伤,甚至反过来,以此来要挟孙艳不是更好。”

“所以九百万不是孙艳侵占的。”

“除了两名会计,最有可能侵占九百万的就是公司有这个权力动用九百万,且能自由使用孙艳私人账户的人,他通过孙艳账户将钱挪走。”

“这第三人怎么能使用孙艳账户?”余建不解的问道。

张仲和李姓老者却摇头,显然他们明白怎么回事。

李姓老者淡淡的道:“实不相瞒各位,公司因为不得已原因,平时要用到私人账户,这样办事方便。”

余建十分愕然。

“所以,李董事长你回忆一下,公司符合我推断条件的人,就可能是那个神秘第三人!”苏木总结道。

众人一听,全都露出惊喜意外之色,苏木不过几句话就极大限度的锁定了嫌疑人。

公司符合这所有条件的,绝对不会多!

果然李姓老者马上道:“以苏木分析推断,孙艳嫌疑基本排除,除了孙艳和温均,我公司能划走钱款的不出三人。”

李姓老者说到这,脸色逐渐变冷。

“我自然没有,剩余的两个人就难以分辨了。”

“剩余两人是谁?”张仲立即问道。

“一个是副董事长,另一个就是财物主管杨成乐,副董事长现在不在公司,我们先查杨成乐。”

众人都点点头,李姓老者立即抄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喂,郑柏,你立即带人去杨成乐办公室,把他请过来!”

李姓老者特地在“请”字上加重了语气。

那头立即答应。

众人又等了片刻,一名五大三粗的保安匆匆走了进来。

“李董事长,杨成乐不见了!”

“逃跑了?”李姓老者等人全都一惊。

苏木却摇头道:“不会,如果第三人真是他,他还不知道温均已经被抓,而孙艳也没有醒过来,有此两人挡枪,他会抱着侥幸心理不会逃。”

李姓老者想了想,拿起手机给杨成乐打了个电话。

“杨经理,伱现在在哪里?我找你有事。”

电话那头杨成乐说了几句,李姓老者嗯了一声,便挂掉电话。

“确实没有逃,他儿子刚才酒后开车被抓了!”李姓老者轻吁一口气道。

“酒后开车被抓?”

苏木和陆尘离对视一眼,不禁十分意外,同是姓杨,难道真这么巧?

苏木问道:“李董事长,杨成乐儿子是不是叫杨俊?”

李姓老者点点头,奇怪的道:“你认识他儿子?”

苏木沉声道:“如果刚才杨成乐有五成嫌疑,我现在有九成把握就是他了!”

众人一听,又是一震。

“怎么说?”李姓老者立即问道。

“今天早上我和尘离来时碰到他儿子,就在昨天他儿子买了一辆敞篷宝马跑车,据我估计,那辆宝马至少二百万左右!”

一个区区财务主管,不可能买得起二百万左右的豪车的,除非一夜暴富。

众人想到这,张仲猛地站起身道:“我马上通知专案组成员,让他们传唤杨成乐问话,同时查他以及家人账户,相信只要是他干的,绝对能查个水落石出!”

苏木点点头,这点他相信张仲他们的能力,只要有蛛丝马迹,杨成乐在劫难逃!

从苏木进办公室,期间不过短短几十分钟,甚至他都没有离开办公室,就将案子破获的差不多了,这让众人都叹为观止。

要知道为了这案子,余建和张仲煞费苦心,不但成立了专案组,更是发动许多人力物力,但愣是一无所获。

现在苏木不过动动嘴巴,就将案子几乎大白于天下。

这份能力太过超强了!

一时二人对苏木佩服的无以复加,说话间,语气十分谦虚和尊敬。

余建和张仲不再停留,离开准备下一阶段工作。

李姓老者看着苏木怔楞了片刻,突然对陆尘离道:“今晚去你家打牌,苏木务必去。”

苏木和陆尘离都是机灵人,一听就明白李姓老者什么意思,这是要准备输钱感谢苏木。

陆尘离抿嘴一笑。

苏木连忙摆手道:“不用了,我帮您老破案一来是尘离关系,二来孙艳是我朋友老婆。”

李姓老者见苏木真不是假意推辞,只得作罢。

“我和你去看看孙艳,她是清白的,我作为上司理当去看看。”李姓老者又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