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拆迁款

  • 这个交警有异能
  • 左道卜凡
  • 2050字
  • 2021-10-29 20:18:05

“苏警官,我孙子还能回来吗?”村长眼巴巴的看着苏木问道。

他老伴和大儿媳一听村长话语,不禁又哭了起来。

苏木手指弹了弹桌面,沉吟片刻,摇摇头。

这案子自己没有经手,仅凭村长几句话,实在难以判断他孙子是否有事。

谁知村长误会了苏木意思,一见他摇头,不禁颤抖着声音问道:“苏警官,你说我孙子不可能回来了?”

村长老伴和他大儿媳一听,“哇”的一声哭出来。

“没有,只是你给的线索太少了,根本无法判断你孙子是否能回来。”苏木连忙安慰他们道。

“哦”,村长这才稍微松了口气,赶紧道:“证据?我有孙子放学的视频监控录像,我大儿媳录了一份。”

“哦,拿来看看。”苏木一听有视频录像,立即道。

村长大儿媳这才停止了哭泣,转身进入房间拿出一枚U盘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她将电脑放在桌上,然后将U盘递给苏木。

苏木立即启动电脑,将U盘插进去,随着画面出现,便和赵强等人定睛认真看起来。

根据监控录像显示,这是一座小学,此时中午还没有放学,只有两名保安无所事事的来回晃荡。

随着大量家长前来接人,放学时间也到了,一队队学生在门口散开,被家长各自接回去。

学校门口人越来越少,最后只有零散几名家长和学生。

“这就是我孙子。”村长突然指着画面上一名十岁左右的小孩对苏木喊道。

苏木发现村长孙子在学校大门柱底下蹲着,头也不抬的玩着弹珠。

过了片刻他好似听到什么,猛地抬起头,站起身望着前方,脸上还露出一丝意外和笑容。

接着他向前快跑了几步,就此消失在监控录像画面中。

自始至终,画面都没有监控到什么人喊他?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离开,甚至都不等他妈妈来接?

“我孙子很机灵的,虽然只有十岁,可陌生人休想骗到他。”看完视频,村长抹着眼泪说道。

“可有询问现场目睹者?他们有没有发现?”

苏木看着视频,同时施展洞察术开始分析判断。

村长摇摇头:“这些人都不认识我孙子,所以谁也没留意是谁接走他的。”

苏木点点头,这点他已经想到了,只是不放心问一句而已。

“从视频看,应该是熟人接走的,相信派出所已经将伱所有可疑熟人包括你孙子同学都调查了吧?”苏木问道。

苏木施展洞察术马上分析这个熟人为什么接走或者说绑架村长孙子,为仇还是为财?

“嗯嗯,可疑熟人全都调查过,都有不在场证据,至于同学也了解了,当时没人喊他,所以也不是因为玩闹离开的。”

村长这些日子为了孙子失踪是伤透了心,加上最近村里事情又多,这让他心力交瘁。

今天无意发现苏木侦查手段几乎逆天,比派出所人甚至刑警大队人都厉害,所以这才想请苏木出手帮忙。

“你孙子失踪时候,你们全家在商议拆迁款分配问题?”

根据村长描述,他孙子失踪时间,刚好是他全家商议拆迁款怎么分配的问题,这个就十分微妙巧合了。

嫌疑人早不绑架晚不绑架,就在村长一家商议拆迁款时绑架,这完全可能是为了拆迁款而来!

村长马上点头道:“是的。”

“你家拆迁款一开始准备怎么分配的?”苏木施展洞察术推断绑架者可能是为了拆迁款而来,所以马上又问道。

村长犹豫了一下这才道:“不满各位,我们农村向来有重男轻女的习俗,我和老伴也喜欢孙子多一点,所以拆迁款二百万就准备给大儿子五十万,孙子五十万,二儿子五十万,剩余五十万我们养老。”

“我的分配意思,我两个儿子和媳妇都知道的,当天是最后拍板决定。”

村长此话一出口,赵强等人都摇摇头,这重男轻女未免太严重了。

而凭借村长话语,他的二儿子和二媳妇疑点一下子就增大许多。

“村长,你二儿子和二媳妇在孙子失踪时,确定和你们在一起?”

赵强怀疑的问道。

村长重重点头:“其实我也怀疑过老二家,但他们两口子当时确实和我们在一起,这点我老伴和大儿媳妇都可以作证。”

村长老伴和大儿媳都点头,表现他们当时确实在一起。

赵强等人一听,顿时泄了气,最有动机的嫌疑人有不在场的证据,这完全就可以排除他们了。

如此这案子就陷入死胡同了,就算福尔摩斯在世,也绝难破获。

“村长,你孙子想找回来恐怕……!”赵强虽然话没有完全说出,但众人都听出他的意思。

赵强也不想刺激村长,但长痛不如短痛,早点知道,早点走出阴霾,否则长时间难过下去也不是好事。

村长老伴和大儿媳一听,顿时大哭了起来。

“不一定!”苏木却摇摇头,否定了赵强话语。

“哦?你有发现?”赵强好奇的问苏木道。

虽然苏木否定了他的推断,但赵强一点也不觉得受到冒犯,反而奇怪苏木竟然有发现。

因为这个案子已经陷入死胡同,否则当地派出所和刑侦大队也不会侦查两个月都没有结果,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村长等人更是可怜巴巴的看着苏木,盼望他真的有发现。

“村长,你确定当时开会,全家所有人都在场?”

苏木凝视村长问道。

“我敢确定,所有人包括大儿子夫妇和二儿子夫妇以及我与老伴,都在场!”

村长见苏木又询问开会的问题,不禁有些失望,还以为他能有什么发现,却仍纠缠此事。

“你孙女,当时也在场?”苏木看着村长沉声问道。

这才是苏木屡次询问开会一事的关键,如果村长孙女当时在场,他破获此案就要大费周折。

但如果村长孙女不在场,那么此案就迎刃而解了。

“我孙女当时在上幼儿园……咦,不对,我孙女今年才五岁,她怎么可能与她堂哥失踪有关?”

村长等人惊愕的看着苏木,不解他为何怀疑一个五岁小女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