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与僵同眠
  • 大胤压棺人
  • 萧然纯粹
  • 2493字
  • 2021-11-14 10:49:02

夜色悄悄走近,三伏天,是一年中气温最高且又潮湿、闷热的日子。

而这一天,周大善人家的宗族祠堂内,却突然掀起了一阵凉意。

诡谲的是,在祠堂中央位置,一座以红木漆染的长棺厚重的摆在那里。

棺材并非安放在地面之上,而是由四根粗壮的麻绳捆绑起来,各执一端死死吊在四根梁柱之间。

古语有云,尸棺不入七,遇气则妖!

何为不入七,也就是通俗来说的头七。

通俗而言,便是人死盖棺,若是不过头七,不可与地气相应,否则死者魂不归位。

地湿之气将会覆染尸身,夜间本就阳气最弱的时候,阴怨不散,妖灵便会借助人尸孕育而生,最终成为茹毛饮血的行尸,也就是世俗人所言的行僵。

此物一旦形成,涂炭千里,无人能够独善其身!

“啊…额…床板怎么变硬了?还是说,是我看灵异小说看落枕了!”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道哈欠声,这祠堂一直维持下来的寂静终于被打破了。

定睛一看,这道声音的主人正醉眼惺忪的躺在悬挂的棺材之上,他似乎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处境,双手不断往周处摸索,时不时的传出抱怨之声。

而他不知道的是,随着他的摇晃,他身下的棺材开始嘎吱嘎吱的摇晃起来,那栓在梁柱上的绳结更是在不断的打滑……

突然间,茅坚石感觉自己的脑袋被捶了下,上半身下意识弹了起来。

等到他看清眼前的东西,瞳孔骤然紧缩:“怎,怎么回事!”

视线之内,幽暗的祠堂仅仅靠两根红烛支持着光源,让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在红烛的照应下,所出现的皆是一排排刻着死人名的牌位。

随即,茅坚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僵硬的往胯下看去。

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似被猛地抓了一下,他看到的居然是一口红木棺材。

“呼,呼……是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眼前的场景汇聚到茅坚石脑中,让得他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急促了起来,甚至大脑都开始微微有些缺氧。

他无法相信,前一刻还窝在床上看小说的自己,后一秒直接来到了这片阴森恐怖的环境。

他虽然酷爱看仙侠灵异,但那是第三视角的身份,他自己可不想体验这种异端的生存环境。

他试图努力的说服自己,催眠自己,希望自己所看到的都是假象,都是幻觉。

可是呢,膀胱不断传来的充盈感,却好似深怕茅坚石不够清醒,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他,接受现实。

甭管这是床上窝久了憋的,还是因为受到惊吓。

在这会,对茅坚石来说,可不是什么善意!

惊吓归惊吓,不断接受着仙侠灵异小说洗礼的茅坚石,心理沉受能力勉强过关。

换做他人,可能在刚才苏醒的那一秒,便吓得尖叫起来。

而他,至少还能尝试着对自己进行催眠……

对于不熟悉的环境,不要妄动是最基本的觉悟,茅坚石不断回忆着那些小说中的警示话语,强行控制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

想要活下来,首先得沉住气,哪怕他依然带着棺材板在不停颤抖,但他可以感觉到随着自己的理智逐渐恢复,幅度也越来越小了。

“线索,对,想想线索,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我现在的身份到底是谁!”

茅坚石轻声低喃,大拇指死死掐着发白的指关节,将一切有效情报慢慢回想起来。

“有,有了!”

所幸,冷静多少还是有些作用的,而随着他对眼前画面的回溯,一片片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开始拼凑了起来。

记忆拼凑的过程中,茅坚石并没有出现类似像小说中大脑撕裂般的疼痛,有的仅是越来越多的不安,以及恐慌。

他的确穿越了,现在他所在的环境,并非是前世的蓝星,他离开了温暖的被窝,来到了一个人命如草芥的世界。

这里山精鬼怪乃是人间常态,当然相应的也有仙人道法。

只不过,这些对于目前的茅坚石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让他恼火的是,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居然给他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压棺!与死人打交道的阴阳活!

身体的原主人是个百无一用的书虫,考了三次,连个秀才都没有登第。

这要是换作普通的世界,懂得识字认数也还能混口饭吃。

可这个世界压根就不兴这一套,随着他的父亲以及兄长相继去世,家里只给他留下了一件破瓦屋。

对了,貌似还有一对孤寡母女。

准确的来说,和茅坚石这具身体都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不过三个人硬是彼此牵连到了一起。

一个是继母,一个是有名无实的嫂嫂!

这不是双倍快乐么……咦?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是后遗症,没错,肯定是这具身体的后遗症。

真是丑陋的后遗症……

多一个人,也就代表家里就多了一张嘴,多了一口饭,茅坚石本就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家里两根顶梁柱一走,他怎能驮得动如此重担……

即便是养活自己也够呛!

读书人本就好面子,身体的原主人内心是不想顶的,奈何开不了口。

在他人的怂恿下,最终走上目前这条不归路,同样也是彻底将茅坚石坑了进去。

压棺!

是这个世界盛行的职业,并且收入不低,门槛还一点儿都不高。

第一夜五铜,第二夜十铜,每压一夜棺,工钱就会翻倍上涨。

普通老百姓,一天也就挣1-2个铜板,相比之下的确收入颇丰。

入行,唯一两个要求,男的,处的!

简单明了,但这份工作完全是在钢丝线上跳舞。

压棺压的是死尸,就靠你一口元阳气,给吊着主人家一家子的平安。

不管压棺成功与否,于压棺者都后患无穷。

过了头七,看似命保住了,但任何抵抗都是相互的,死尸渡了你这口阳气,而你自然也得分担死尸的阴气。

命衰的,可能刚过了头七,回去当天的晚上就凉了。

而且普通药石根本无力回天!

此刻,在昏暗的烛光下,茅坚石分明能看到,自己的手臂上已经出现了斑点。

这斑点可不是纹身,并不酷,是要命的尸斑!

正常人的身上是不可能有尸斑的,但如今的茅坚石已经对食将近一夜的阴气了,身体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

这穷酸秀才真的是读书读傻了,这不是在绝自己的后路么!

一想到自己的处境,茅坚石恨不得钻个洞洞温暖一下拔凉的心。

“离开?”这个念头刚从茅坚石的脑中冒出,立马便打消了。

头七未到,也不是白日可以‘换班’,这时离开了,不说会不会尸变,周大善人会不会派人将他乱棍打死都难说。

“该怎么办?”茅坚石的脸色越变越难看,他发现除了识几个破字,这具身体压根没给他留下什么应对之法。

可是,虽说有时不赌就不会输,选择不妄动只能代表你不去主动碰触禁忌,但这并不代表,禁忌不会找上你。

“咚!”突然,一道敲击声再度打破了刚平静不久的祠堂。

这声音,就和茅坚石开始脑部被敲击的那一下同样熟悉。

茅坚石下意识将目光盯向了木棺,他刚想确认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棺材很给面子的再度敲击了起来。

“咚!”而这一下,让得茅石坚全身的寒毛都不自禁的冒了起来。

头七未过,这就要尸变了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