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都不许再提王爷

在第三进左二跨院那朱莞瑶的厢房里作客的冯家长房千金妆冯墨慧恍然大悟,和冯墨笔不太相像的眼睛里透出几分钦佩:“王爷原来是在和朱大人讨论新城的设计?没想到王爷年龄小,知道得倒是很多。”

胡玉菲一边吃着孙嬷嬷派丹阳送过来的王府点心,一边认可地点头:“是啊,我也觉得,王爷像个老大人一样!”

她很直爽地在朱莞瑶面前控诉着陈元鹰两天前去胡府鉴赏画作时对她的批评:“人和人怎么就这么不一样?我二哥比王爷还大一岁,天天就想着怎么给他那个未婚妻送礼!王爷好像并不亲近女孩子。”

和以前那些喜欢讨好她的庆州本城公子哥们完全不一样。

年龄最大的林家二房嫡出四小姐林轩紫浅浅一笑,没有说话。

朱莞瑶忽闪忽闪地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单纯地道:“刚才的丹阳姐姐很漂亮,还有一个绿苹姐姐,比我们就大三岁,也很漂亮。可能王爷身边不缺漂亮的女孩子,所以他也不想吧。再说,听说龙州很苦,王爷肯定只想好好把龙州建设起来,对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兴趣。”

冯墨慧目光微转,试探地问:“所以,你们平时都不去前面的院子?”

“我弟弟去了一次,被守卫的侍卫挡回来了。”朱莞瑶老实地交代:“不过,我们本来就是客居于此,待过得两三年,就会搬离王府,也不宜到处乱逛的。”

“说得也是。”胡玉菲朝她灿然一笑,笑容中有几分欣赏:“别人家的地盘,乱逛不太好。没关系,今天我们认识了,以后,我下贴子请你们到我家去玩。只要我们不去衙门里,其他院子都可以去的。”

“好啊!”朱莞瑶欣然点头:“不过我娘亲不允我单独出去,可能要劳烦胡姐姐跟令堂说一声,下贴子请我娘去玩,我才能去哦!”

胡玉菲马上扬起秀气的眉头:“这个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一旁的冯墨慧忙道:“那,我能不能去?”

胡玉菲眼珠子一转,似笑非笑:“我也可以请我娘亲下贴子给你娘亲啊!”

冯墨慧眨眨眼:“玉菲姐姐,你答应过的,可不能反悔。”

“以前我娘也给你娘下过贴子,是你娘自己有事不来!”胡玉菲撇撇嘴:“我们胡家可从来没有嫌弃过你们冯家。”

见冯墨慧赔笑,林轩紫便温和地打起了圆场:“好了,总之玉菲你负责提醒你娘下贴子,我们就负责缠着我们各自的娘一起出来。”

“对!”胡玉菲这回就松缓了脸色,笑着打趣着她:“可惜轩紫你订的是府里的向公子,离这里太远,否则,我都可以下贴子请向姑娘过来玩,你就可以顺便见到向公子了!”

林轩紫粉脸一红,嗔道:“哪个要见他!”

冯墨慧见她幸福的样子,暗中撇撇嘴,再又问朱莞瑶:“那你们出去,王爷知不知道?”

没想到她又把话题转到了陈元鹰的身上,朱莞瑶微愣,随后耐着性子不确定地解释:“要派车和护卫跟随,所以孙嬷嬷和恭伯一定会知道。王爷若是问起,孙嬷嬷肯定会汇报,但王爷很忙,若是不问,孙嬷嬷她们应该不会主动说的。我娘说,王爷不是一个很喜欢管事的人。”

胡玉菲这时便似笑非笑地看着冯墨慧:“冯妹妹,王爷已经明确表示他很忙了,能让孙嬷嬷送来点心,已算是礼遇,我们可不好再去打扰。”

冯墨慧粉脸一红,恼羞地顿足:“玉菲姐姐你说什么呢?妹妹我只是好奇而已。这次来王府,我们是与朱妹妹和吴妹妹相交,不是来找王爷的。”

“所以,”胡玉菲忽又嘻嘻一笑:“接下来,我们都不许再提王爷,谁提就要受罚,怎么样?”

冯墨慧顿时一窒,心中暗恨。

“好啊!”林轩紫却是马上点头赞成:“不提不提!”

冯墨慧幽怨地看她一眼,拢了拢袖笼里的一方汗巾,郁闷地点头。

……

得知陈元鹰在府中来了嬌客之后,非但没有凑过去,反而避开去了第一进院子里,与朱长史议论着龙州新城,还在后院操练着一众武童的杨浩便意味深长地笑了,发号司令的声音也愈发地响亮。

在第四进院子里,和谢梦擎下着黑白棋的陆前也笑了,看向谢梦擎:“王爷这是唯恐被缠上啊!”

“且忍两天,待休沐过后,王爷必会再次前往龙州。”谢梦擎气定神闲地道:“到时也就清静了。”

陆前忽然来了兴致,大胆地问:“尊者,您说,王爷是真的还没开情窍,还是无意中歪打正着,怎么这一避,就直接避到了朱长史那里?他这一避,朱长史心里怕是极高兴的。”

谢梦擎扬扬眉,装做没有听懂陆前的一语双关:“王爷平时无事,不就是找朱长史或者找杨掾官?去找杨掾官,要经过第三进院子,倒是去找朱长史,只需要进第一进,换成是老夫,老夫也这样!”

陆前有些气沮,不过很快,就谨慎地挥退侍候的下人,再低声问:“尊者您看,朱长史家的那位小姑娘,有无可能……?”

“急什么!”谢梦擎淡淡地看他一眼:“王爷喜欢漂亮的女娃。莞瑶才十岁,眉眼尚未完全展开,万一……且再等等看。反正王爷尚未及冠。且,朱长史未必就有此心。否则,那小姑娘平时怎么会尽被拘在后院,直到前天晚上才遇上王爷?”

陆前嘿嘿一笑:“倒也是。年龄小,也有年龄小的好处,可以再观察观察。”

停了一停,他又有些惋惜:“庆州这位胡知州,经营能力还算不错,但权谋之心重了些,还不如龙州那边的刘大人和聂大人。”

谢梦擎掂起一枚棋子放下,看得很清楚:“刘永清家中无适龄女孩,自然是不会想。倒是这位聂大人,挺不错。王爷虽小,清醒得很,知道如何选择的。当然,陆前你也不错,有眼光,居然知道提前给你女儿定下杨家的后生。”

“此次来庆州,王爷只为筹集米粮。呆的时间不长,待到下一次再回,只怕咱们王府的众官员家中的后辈,都会很抢手。那时你再出手,怕就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