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王府里还养了猪?

“想学就好好看,不想学就闭嘴。”谢梦擎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悠悠地道:“别打扰你们王爷感悟拳法。”

武量马上知趣地闭嘴:“我看,我好好看!”

待陈元鹰开始打第三遍,而呼吸也跟着变得忽重忽轻时,原本不以为然的武量突然神色一怔。

他好像看出了点什么名堂。

西厢房的陆前和杨浩,同样也惊疑不定地在屋顶上坐下来。

陈元鹰此刻则是十分欣喜。

原本,做为生性惫懒的三品武者,他虽然练出了一点点内气,但实在是比较微弱的。

不过现在,随着他对这套太极拳法的逐渐掌握,那呼吸跟着意念,随动作的指向而动,内气竟是在体内自发地动了起来。

这比原身以前练的站桩和皇家养生拳法都要快一些。

热呼呼的暖流在体内游走,别有一种充实和轻快的感觉。

好些以前练功时受了伤的部位,在这种热乎乎暖流的滋养下,略有些痛痒,继而变得十分舒服。

“这应该就是内气在调养着身体。这种内气,比我以前练出的那一种更能养生。难道这就是太极拳法的奥义?”陈元鹰心里大奇。

太极拳法在现代的实战中,并不是最厉害最刚猛的。不过据说,太极拳练得好的一些名家,身体气血是比其他同龄的武学名家要旺盛些。

决定了,以后就在几个心腹官员间,推广这种太极拳法。

当然,前提是自己要完全掌握它。

……

足足练了八遍拳法,感觉到全身筋骨都松透了,出了一身大汗的陈元鹰才畅快地停下来。

见两边屋顶上都有人观看,他顿时哈哈一笑:“诸位,本王这套拳法如何?”

“王爷,微臣以前见过几位殿下练拳,和您这一套,可不是一路。”杨浩很直率地道:“您这是新学的?”

陈元鹰看一眼谢梦擎,见他没有说话,便笑道:“是啊,跟一位高人学的。”

至于这位高人是谁,你们自己琢磨去吧!

果然,杨浩也看一眼一言不吭的谢梦擎,很快就哈哈一笑:“王爷这套拳法颇有些玄机,似乎是以力借力,不是刚猛的路子。”

“杨大人好眼力!”陈元鹰大为惊讶。

终于碰到一个并没有因为太极拳表面的缓和绵,就认定它是花架子的武者了!

不愧是武状元,不为表面所惑啊!

陈元鹰心里十分高兴,再兴致勃勃地道:“本王也不想和别人硬碰硬。您之前说过,所谓技击,更多的还是要避实击虚,对吧!不过这套拳法,本王还没有完全琢磨透。等本王弄懂了,倒是可以向杨大人请教。”

杨浩迅速点头:“好,那微臣就等待王爷的好消息!”

……

等晚上洗浴完毕,陈元鹰便想起买窑一事,唤来恭伯问。

恭伯马上汇报:“启禀王爷,老奴已经觅到了几位懂烧瓷的匠人,正在选择建窑的地方,或许过得两日就会有结果了。”

陈元鹰:“那石灰石可有买到?”

恭伯:“已经下了订单,约好了五日后送来。”

陈元鹰又问:“学堂所用的教材和几椅、笔墨可订好?”

恭伯:“订了,后日上午能送来,如无意外,大后日便可开课。”

陈元鹰满意地点头:“本王帐上还有多少银钱?”

恭伯赔笑:“主要是买粮和生铁费钱,衙门里倒是还进了些钱,现在还有两万两金票。”

陈元鹰:“龙州沟渠工程的花销能负担吗?”

恭伯:“几家富户都是以银代工,刘大人和聂大人追得紧,所以目前无大碍。如果粮价不上涨的话,或许可以坚持到秋季的收粮。”

这钱花得还不算快,但挖沟建渠的土方是大头啊!

陈元鹰拿定主意,叮嘱恭伯:“再过一旬,府里的护卫兵就要出去操练了,这些日子务必保证士兵们的油水充足,才有足够的体力跟得上野练。”

恭伯微愣,但很快就明白地应下:“是!”

“这两日曲宴楼的活猪活羊和粮食都还准时吧?”

“每日都有。”

反正,本王是不会告诉你,本王打算趁着剿匪的机会,发一波小小的横财,顺便再吸收一波能打能用的护卫兵。

想到这里,陈元鹰又道:“我们自己也买两头未煽过的公猪和母猪,在王府养着吧。咱们王府的厨房,每日应该余有不少残羹可以喂猪的,别浪费了!”

“启禀王爷,您抵达这里的第一天,孙嬷嬷就吩咐马夫去办了。除了公猪和母猪,还有几头小猪,如今已长大了不少。”恭伯笑吟吟地道:“孙嬷嬷说,这些成年猪,待到龙州沟渠挖成时,应该可以怀崽了。那些小猪,是想等秋季时龙州的农田丰收了,在咱们王府里摆宴来庆祝的。想来,依着咱们王府的伙食,这些小猪到时会变得很肥。”

陈元鹰顿时错愕无比:“养了?但本王没闻到半点猪臭?”

恭伯忍笑:“梅夫人与孙夫人在后院里觅了一块没有花草的地,种了些蔬菜,马夫很用心,每天都清扫马圈和猪圈,清理出来的那些猪肥和马粪都用来肥地了。”

“因为知道王爷心忧农事,孙嬷嬷叮嘱老奴,不必主动汇报此事,怕王爷到时嫌臭。”

陈元鹰意外地看看他,随后,失笑起来:“确实,真的不臭!行!你们俩立功了,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恭伯含笑道:“能为王爷解忧,让王爷开心,是老奴的本分。只要王爷高兴了,老奴和孙嬷嬷都心满意足!”

陈元鹰突然心里一动:“恭伯,你家里也没个婆娘,要是和孙嬷嬷合得来,不如你们俩凑在一起过日子?”

恭伯微愣,随后颇有些汗颜:“多谢王爷恩典!老奴倒是没意见,就怕孙嬷嬷她……。”

“你去把孙嬷嬷请过来!”陈元鹰兴致大起:“看看她是否愿意?”

稍后,被传唤过来的孙嬷嬷得知了陈元鹰的意思,顿时凌厉地盯了恭伯一眼。

恭伯下意识地缩了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