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学太极拳

胡亦社一抚颌下并不算稀疏的胡须,摇头:“王爷现在情窍未开,行事又果敢而聪慧,比好些少年人都要出色,为夫为何不让玉菲去试试?若是王爷喜欢上玉菲,或许以这位王爷的脾性,会闹得皇上允他娶了玉菲做正妃呢?为夫知道,你认为朱长史膝下的那位千金比玉菲更有机会,可是她比王爷小了很多岁,只怕王爷只是当她作妹妹!”

“总之,以一年为限,且先让玉菲试一试。如若玉菲与王爷没有缘份,你再替她相看王府的其他属官后辈也不迟。”

魏氏想了想,苦笑:“就是委屈玉菲了。”

“此事暂时先别和她提起,就让她当做去王府玩耍交朋友了!”胡亦社郑重地交代:“省得她心里有了压力,有事没事就往王爷的院子里跑,反而落了下乘,没了退路。”

“好的!”魏氏这回就迅速应下。

……

稍后,当孙嬷嬷得知了陈元鹰在胡府的允诺,顿时愕然:“王爷……?”

“本王不可能避开这庆州城时的所有家眷。既然如此,不如放她们进来,和诸位大人的内眷相交。这些孩子们互相看着,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大家都知道,以后也晓得该亲近谁,疏远谁。”陈元鹰意味深长地道:“反正,本王已经放话了,两年之内,不考虑正妃和侧妃的事。你觉得,除了赵家的孩子,还有谁会想做没有品阶的侍妾?”

“何况,这王府之内,除了本王,还有好些大人家中的儿郎们不曾订亲。”

见陈元鹰那得意洋洋的样子,孙嬷嬷突然笑了,笑得很是欣慰:“王爷说的是!诸位大人家里,亦有不少好儿郎们未曾订亲。您允那些庆州城内的小姐们进府,可不单是为了您自个儿。”

陈元鹰立刻重重点头:“所以,请嬷嬷务必通知门房和本王这两进院子,多加防守,严禁单个的女眷进入。其他地方嘛,最好都跟各家女眷们说一声,免得出些不该出的事。”

孙嬷嬷立刻笑着蹲身应下:“谨尊王爷吩咐!”

……

很快,这消息就传到了第一进的议事厅里。

朱自梅正和一应文官们商议这排班和开蒙的课业,闻言便与大家相顾愕然。

“大人,怕是王爷对这位胡家千金无意。”麦故很快就低声道:“否则,岂会让她以如此方式入府,又让孙嬷嬷如此传话?”

朱自梅目光一凝:“麦司马在这庆州多日,可曾见过这位胡小姐?”

“下官去州衙时,曾在后院见过她一面,端是活泼,且颇有几分野性。”麦故的眼神有些奇异:“比她兄长大方些,也顽皮些。若是论姿色,却不及吴主事的千金。”

而自家女儿比吴主事的千金还要美丽几分。

朱自梅的心情再度变得复杂,笑笑:“想来是王爷在宫里见多了明艳的各家闺秀,所以不曾动心??让她入府,一边是给胡大人面子,另一方面,就是如孙嬷嬷所说,给我们王府各位大人家的儿郎一个机会了。”

“也罢,孩子们的婚事,有时候就讲究一个眼缘和缘份,既然王爷派人传了话,那我等小心照办,静观便是。横竖大家要在这里长做,总要与这城内的诸多人家有所往来,或者,结个姻亲也不失为解决之法。”

麦故会意一笑:“大人说得是。现在先接触,待龙州沟渠修成,农赋收入大涨,王爷开始议亲的时候,我等也可以顺势在这城中人家里挑上一挑。大人,咱们这位王爷,可真不像十三岁!”

朱自梅深以为然。人人都说自己天纵英才,但自己在十三岁的时候,只知道读书,交友,哪里想过这么深的问题。

果然,生长在皇家的孩子,都是天生七窍玲珑心吗?

……

陈元鹰让孙嬷嬷和宫林向一众王府属官们传达了自己的意思,就没有再管这个,而是在晚膳后,难得没有再去其他院子里散步,反而拉开架势,开始演练从系统里学来的太极拳。

他前世对太极拳便有些了解,看过流传得最广的杨氏太极和相传攻击力最强也最正宗的陈氏太极。

不过,系统教他的非杨也非陈,但又同时兼具两种特色。

杨式舒展大方,漂亮,简单。

陈氏比较注意下盘功夫,下蹲的马步扎得较低,崩拳使出来感觉就更猛。

而系统所教的太极拳,有杨式的舒展潇洒,亦有陈氏的稳扎稳打与迅猛。

等陈元鹰在院子里将这套新的太极拳法缓慢而磕磕破破地打了一遍之后,系统面板上的太极拳视频里的教练身上突然就多了几道红线,并且备注了是哪里使得不正确。

“这个纠错的功能不错啊!”陈元鹰十分满意地在脑海里叫:“我错了这么多?”

系统:“你的姿式,在肌肉的发劲上,呼吸的配合上,相差甚远。做为有养身功效的内家拳,太极拳的发劲需要配合呼吸和气血的运行,才能发挥更好的调养作用。”

陈元鹰笑嘻嘻地认真改正。

有点难度。

不过,有难度,等练成功了,才更有成就感啊!

……

待陈元鹰在院子里拉开架势,缓慢而柔和地打出拳法时,一旁的武量和宫林是错愕的,意外的。

看着陈元鹰生疏地打完一遍,又从头来一遍时,武量眨眨眼,试探地问:“王爷,您,想跳舞了?”

只是这跳舞的姿式,真没法说是好看,还是不好看。

软绵绵的,又不太连贯,看起来就不太带劲。

但你要说王爷没用劲,又不对,才舞过两遍,他的额头已经出汗了。

谢梦擎这时突然出现在东厢房的屋顶,再缓缓地道:“王爷在练一种可以调养身体的拳法。”

“调养身体?”武量讶异地瞪大了一双豹眼:“这世上还有可以调养身体的拳法?”

“等王爷学会了,你可以请王爷教你。”谢梦擎淡淡地瞥他一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武量的眼珠子一转,试探地问:“尊者,这拳法是您教给王爷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