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送上门的钟守备

昭帝听懂了,脸色微微和缓,半晌后,谨慎地道:“梓童过世前,曾祈求朕,务必要让鹰儿选一个他自己合意的姑娘。且鹰儿现在一心建设龙州,怕是无暇顾及其他。不如等龙州的沟渠建起来,朕问过他的意思,再定吧!”

还有一句话,他留在心里没有说。

迟一点给嫡次子订亲,也省得身为嫡长子的太子多心。

太后目光微转,很快,点头:“也行,且看这蒙家的外孙女和鹰儿有没有缘份。”

不过,想来孙嬷嬷和陆供奉都会看出她的意思,暗中掇合这两个孩子多多见面的。

昭帝神色一松,又笑道:“既然母后也觉得可以暂时不定,那朕就先拟旨,嘉奖谢尊者和鹰儿此次的祈雨之功了!”

太后顿时笑了起来:“谢尊者无妻儿,皇上想怎么嘉奖他?”

昭帝早有主意:“不如封谢尊者为太保,食扈百户?再赐鹰儿黄金千两,明珠十对;朱长史与杨掾官各黄金百两,夫人赐为五品宜人。”

太后脸上的笑容更甚:“皇上如此体谅鹰儿,想必鹰儿定会理解皇上的爱子之心。”

于是,次日,四道圣旨便从金銮殿发出,因杨浩的妻儿尚留在京城,其中一道圣旨便发往杨府。

“鹰王爷得谢尊者感应相助,祈雨成功?”这日下了朝之后,威国公夫人齐氏从谢齐恒嘴里得知此事,又惊又喜,继而马上问:“除此之外,陛下难道还没有透出王爷婚事的口风?”

“陛下私下里说了,王爷还小,此事不急。”谢齐恒的老脸上有几分挣扎:“今番退朝,为夫观太子似有些郁抑。”

顿了又顿,谢齐恒又叹息:“以往,祈雨一事,不是皇上亲祈,便是太子代祈,何曾有过亲王上祭台祈雨?”

偏偏还被这位年幼的鹰王爷祈雨成功了!

齐氏的笑容逐渐收敛,目光闪烁数下后,又了然一笑:“所以,陛下不急于定下王爷的亲事,怕也是为了安太子的心。待到太子妃他日再传出有孕的喜讯,太子殿下会释然的。”

停了一停,见谢齐恒没有说话,齐氏又劝道:“其实,二王爷和三王爷的内院均无妃传出喜讯,太子殿下实在不必如此紧张。且,妾身听闻,荣国公夫人已经求了早日生子的秘方,送进了宫里。荣国公府子嗣繁昌,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谢齐恒看着妻子那温和而智慧的目光,心思转了好几圈,终究没有将太子殿下早年习武过急,曾经伤了肾脉的事说出来。

这么多年了,大内诸多太医悉心医治太子殿下,且太子并非好色之徒,想来应该已经治好了。

何况,鹰王爷婚事未定,证明陛下确实是依然爱护太子这位嫡长子的。

“你说得对。不过,日后你还是多陪着母亲,一起给王爷写写信,多多联系,为他们兄弟俩多多周旋吧!”

……

庆州王爷这边,陈元鹰刚与杨浩和杜浩心等人议定了次日派人前往各州搜查刺客线索一事,恭伯突然来报,庆州守备钟莫负带伤上门前来拜访。

陈元鹰微愣,看向武量:“你没派人去兵营传讯,让钟守备好生在营里养伤,见面之事不急?”

武量耸耸肩:“派了,但是钟守备自己要来,那属下也拦不住。”

“昨日钟守备就已经派了校尉过来请罪,说是他疏忽了庆州城外的警戒,今日必来晋见王爷。微臣亦对那校尉说过,王爷知他受伤在身,不会怪罪,让他养好伤再来,但……想必还是怕吧!”杨浩淡淡地道:“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刺杀。”

“也罢,快请!”陈元鹰挥挥手:“请他至议事厅一叙吧!”

半刻钟后,陈元鹰在庆王府第一进院子的议事厅里接见这位摔伤的钟守备。

这是一个身形壮硕,目光深沉而肤色略黑,颇有几分风霜的武将。

还被两位校尉挽扶着的钟守备一见到陈元鹰就挣扎着作揖:“微臣有罪,请王爷降罪!”

系统面板突然一晃,代表钟守备的那个绿点上被打个了红色的问号。

陈元鹰意念点击这问号一看,得,意外的腿骨骨折伤啊!

他定定神,伸手虚扶:“钟大人其实不必如此心急见本王,该在营里好好养伤才是。本王身边的护卫足够多,不怕那些宵小的暗算。况且,他们有心隐藏行迹,并非你的错!”

钟守备没错吗?

如果没有刺客的事情发生,他便没错!

但陈元鹰确实是遇刺了,而且差点中毒丧命。

钟守备这位没有第一时间,在王爷回城后马上前来晋见的守备武官,就是没错也变成有错了!

守备守的不仅仅是州城,也有就藩王爷的安危!

他和胡亦社一样,一个失查之罪是逃不掉的。

这就是皇权!

好在钟守备的落马确实是意外,腿受了伤,情有可原,但如果不及时悔改,这个情,就要被否了。

所以钟守备此刻的老脸上有几分惶恐:“幸好王爷鸿福齐天,否则,微臣真要以死谢罪了!”

陈元鹰微微一笑,示意随侍的内侍扶着一瘸一瘸的钟守备慢慢在左下首坐下,再一一介绍在坐的杨浩和其他武官。

钟守备忙向杨浩作揖:“前日,有劳杨掾官悉心护卫王爷。下官亦是久仰杨掾官的大名!”杨浩客气地回礼:“不敢,护卫王爷本是本官的职责,何况那日主要还是有赖于谢尊者与陆供奉、小武护卫及时控制住场面,杀退了贼人,本官只是协同。”

若是没有不畏毒的谢尊者在,那天的他们,就真的全军覆没了!

“王爷,”钟守备又情切切地转向主位上的陈元鹰:“微臣惶恐,得到消息后左思右想,觉得那弓箭手的来历颇为蹊跷,很像是附近的山匪,故微臣想请王爷派些护卫兵,随微臣进山剿匪!”

陈元鹰:“……”。

杨浩:“……”

武量和在场的几位武官:“……”

才说到日后要进山打几次歼灭仗,今天这位守备大人因为一次突如其来的刺杀,而自动发出了邀请?

陈元鹰很快就回过神来,给杨浩递了个眼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