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育才馆

“启蒙书?”朱自梅微愣,起身接过,再打开一阅,马上很有深意地看了陈元鹰一眼。

陈元鹰自是读出了他这一眼的含意,却是理直气壮地道:“它的原本,本王已收起来了,这是本王手抄的。”

朱自梅恍然,再一细阅,渐渐现出几分惊容:“谢尊者这位友人真是大才!”

我若是说,这是我写的,你肯定不信。

陈元鹰心里暗想,表面则笑道:“确实是大才!”

朱自梅看过几页之后,停下来,见下首的麦故面现疑惑,便将这《三字经》递过去。

麦故迅速翻看几页之后,同样也震惊地抬起头来看向陈元鹰:“这……读之琅琅上口,又寓有深意,是开蒙的绝好教本啊!”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此文又传给下一位文官。

陈元鹰见此,微微一笑:“所以,本王觉得,需要开蒙的童子,可以人手一本,在学堂学过之后,回院子里,亦可以继续背诵。难度不高,或许能激起他们学习的兴趣。”

“可!”朱自梅迅速点头:“下官稍后就去安排印刷。”

陈元鹰微微抬手:“朱大人不必急,本王还有话说。“

见朱自梅和其他属官们面现疑惑,陈元鹰便笑道:“既然是正式的学堂,理应收束脩。请朱大人统计好王府内现有学童的数量,以预订课本和几、椅、文房四宝。为免攀比,文房四宝由王府统一购置,和课本、几椅一起分配,费用从束脩中抵扣。”

见众文官们眉头一轩,均少了几分压力,陈元鹰又笑道:“轮班的大人按次数来收教资,这教资也是从束脩中抵扣。这童生班的束脩费,可比照清风书院的童生收费;秀才班的,亦可参照秀才级别的收费,毕竟两者的难易程度不一样,授课大人所耗的心血也不一样,若是一致,未免不公平!”

朱自梅与在场的文官迅速对视,纷纷欣然点头:“可!”

他们一方面替自家儿女出了钱,一方面又能亲自教授自家儿女还收点钱,倒也不算很亏。

陈元鹰满意地笑了:“既然大家无异议,若无要紧政事,不妨随本王先去临香阁看看?”

朱自梅与杨浩、麦故均欣然应允:“王爷说得是,微臣正有此意!”

……

临香阁原本是王府里专用来听戏的一处宽敞跨院,先前陈元鹰入住后,已令恭伯拆了那搭高的棚子和戏台,换衣室,空出来的地方便有两个跨院那么大。

待陈元鹰率众属官们来到这临香阁,上面的匾额已被摘下。

“朱大人为这里再取个名吧!”陈元鹰含笑道:“本王文采不佳,就不怡笑大方了!”

朱自梅微一思索,笑看着众文官下属:“不如简单些,就定为育才馆?”

众文官们顿时皆大赞。

“可!”

“大善!”

“培育人才,这个名字好!”

陈元鹰笑了。

他在那《三字经》的第一页里,就写了“育才”二字。

所以,这位朱长史有时候还是很会体会上意的。

他也不说破,示意宫林:“记住了,稍后速速换匾!”

待他们再不慌不忙地进了院子里,闻讯的恭伯就迎了上来,先给诸位大人见礼,再向他汇报:“启禀王爷,按您的吩咐,奴才把馆里分成了两个班,前面的正屋是童生班,后面是秀才班。左、右厢房供讲课老师休息和备课。需要的桌椅可以在下定之后的两天内,全部送到。”

因为来授课的老师就在王府内住,所以休息之所只备了小榻和教案,没有放床和梳洗之物。

陈元鹰不置可否,径自走进童生班的屋子里一转。

嗯,左、右虽然不通风,但前、后是通风的,地方较大,可同时容纳二十余名幼童学习。

他再拐进后面的秀才班,这一间房的面积相对少了些,但也可以容纳十来名少年在此学习。

原本在耀华国,也就十岁以下的童子会随父亲的就职外地而随迁,十岁以上的孩子,若是父亲在外授官,其多数都是留在祖父母身边来上学堂,所以王府内诸属官们的随行幼童并不算很多,这个育才馆应该是够了。

前世一个小学的教室,能坐四十多人,也就这么大而已。

陈元鹰看向跟进来的朱自梅等属官:“诸位觉得这里如何?”

“这么大的地方,足够了!”朱自梅首先扬眉认可。

“是啊,我姑丈家算是京城的名门了,私塾还不如这里的一间大。”众文官也纷纷意外而欣然地赞成。

“咱们王府内有这么一处地方来读书,短期内,确实是用不着再去外面找宅院,家眷们接送也不太方便。”

见大家均是欣然接受,陈元鹰便微微一笑:“既然诸位都满意,那就这样安排了!今明两天,辛苦诸位排出班来,也赶紧替自家孩子报名。三天后,等桌椅备齐,排班排好,这里就可以开课!届时,诸位大人的夫人们也可以稍稍歇口气了,否则,一天到晚拘着孩子们,很累的。”

朱自梅和在场诸人对视一眼,个个眼泛异彩,突然,便齐齐向陈元鹰作揖:“多谢王爷恩典!”

陈元鹰感觉到他们的喜悦和安心,笑着安然受了这一礼,然后又道:“朱大人再辛苦一下,负责收束脩吧!以两天之间为限,超过后日,未交钱的人但想上学的,单独列册,稍后发薪时从俸禄里扣,但要上涨半成。预报名截止明天上午。因为恭伯要去预订桌椅,诸位若是不想耽误孩子们的学业,就早点报名。就这样,诸位大人且去忙吧!”

关系到自家子孙的学业,诸文武属官马上朝着陈元鹰一拱手,而后纷纷散开,回院子去找自家夫人商议去了。

杨浩和几位职位稍低的武官是孤身来此,此刻便笑道:“王爷,您这一弄,微臣都有些后悔,该将家里的孩儿都带过来!”

“全部带过来的话,本王这王府虽然大,也装不下!”陈元鹰半开玩笑地摆手:“再说,这里只是权益之计。等龙州发展起来了,尔等的收入提高了,要在外面买宅子住了,这育才馆也就用不着了。”

录事叁军杜浩心顿时赔笑:“哪里会用不着啊!如果可以,我等还是希望孩子们能经常来王府,沾沾王爷的龙气也好!”

陈元鹰笑笑:“无妨,本王暂时没有家眷,就算是大家以后搬出去,孩子们想来王府找本王玩,本王也随时欢迎。”

杨浩与杜浩心对视一眼,均笑着谢过。

陈元鹰又背手着,慢慢走出育才馆,随后突然想起一事,问杨浩:“龙州那边,可有信使来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