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一切顺其自然

“抓人!”朱莞瑶像是不怎么怕陈元鹰,大着胆子抬起头来,那双明亮的眼眸在灯笼的照耀下亮如星辰,脆生生地回答:“爹爹说我们可以带几个弟弟在第三进到第五进院子里多多跑步,我就和怜紫带着他们一起玩这个抓人的游戏。”

她再迅速环视四周,随后眼中的担忧尽去:“这是第三进院子吧?我没有违反爹爹的禁令。”

“嗯嗯!”一旁的吴怜紫马上用力地点头:“是的!我爹也是这么说的,而且这里就是第三进的风竹院!”

看着她俩眼中迅速恢复的底气,陈元鹰笑了,背起手来,低下腰来,再故意质问朱莞瑶:“可是这几个弟弟好像都跑不过你。你比他们都大了好几岁,这样他们永远抓不到你,岂不是不公平?”

这么一说,小女娃会不会有些心虚?

朱莞瑶却是摇头,理直气壮地大声反驳:“王爷错了!我很公平的!我只和怜紫妹妹比,她只比我小一岁。弟弟才是和量海弟弟、风行弟弟,风正弟弟他们几个比!”

她身后一旁丫鬟婆子顿时惊吓得瑟瑟发抖,领头的一个丫鬟慌忙扑通一声,跪在冰凉的草地里,低头:“请王爷恕罪,我家小姐年龄尚幼,说话不知深浅,并不是有意冒犯王爷!”

朱莞瑶顿时疑惑地回头:“画梅姐姐,你为什么要请罪?我没有说错话啊!”

你说那句“王爷错了”,在一定程度上,等于是冒犯了本王。

陈元鹰当然明白这个叫画梅的丫鬟为何紧张,不过他只是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声,就微微一笑:“无妨,你家小姐尚小,本王不会怪她。不过这园子里晚上灯光暗了些,障碍物也多了些,不适合狂跑,以后你们若是想玩抓人的游戏,最好是白天玩!”

朱莞瑶顿时大眼一亮,和身侧的吴怜紫兴奋地对视一眼,随后便再度喜悦地行了一礼:“王爷说的是,小女子记下了。所以,刚才我们没有错,是吧?”

“哈哈……”陈元鹰被她单纯率直的反问给逗乐了,开怀地笑了起来:“当然没有错!”

见朱莞瑶喜滋滋地起身,陈元鹰又补充:“不过,时候不早了,你们也该早点回院子里休息了,想玩的话,明天还可以继续玩。晚上睡太晚了,对身体不好,长久下去,很难长高哦!”

“是吗?”朱莞瑶顿时一惊:“晚上睡得晚会长不高?”

“晚上就是让你们休养生息的啊!”陈元鹰温和地笑道:“睡得太晚了,骨头就会抗议了,就不肯长了!”

朱莞瑶恍然大悟,再次看向吴怜紫,彼此交换眼色,而后,两女一起像小大人一样,向陈元鹰蹲身行礼:“小女子谨尊王爷之命!小女子告退!”

“回去吧!”陈元鹰用看女儿的眼光,含笑看着这两朵祖国的未来花苞:“小心一点,别摔跤!”

百米左右远正想好好旁观的谢梦擎与陆前同时遗憾地摇头。

就这?

朱莞瑶在王府属官的一众家眷里,算是相貌极好的,十分慧黠可人,这样都没能让王爷和她多交谈几句?

看来王爷真的没有开情窍!

待看到朱莞瑶和吴怜紫行完了礼之后,头也不回,就手牵着手笑嘻嘻地离开,倒是几个丫鬟频频担心地回头,又迅速转身,谢梦擎和陆前又同时失笑。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点也不知道大人在为她们操心。

不过这样也好,一切顺其自然吧!

王府就这么大,孩子们又喜欢打打闹闹,迟早有一天还会再遇上!

待得朱莞瑶一行人走远了,身侧又恢复了黑夜里的寂静,陈元鹰突然看看不远处那并不算很明亮的檐下灯笼,然后皱眉:“宫林,这些孩子们平时也喜欢在后院里追逐奔跑吗?”

孩子们?

王爷,您自个儿都还是个孩子,怎么说话如此老气横秋?

他身后的宫林心中嘀咕,凑前一看,见他的脸色不太对,顿时心里一个咯噔,微一思索,小心翼翼地回答:“启禀王爷,几位大人的内眷和儿孙们辈这一路都熟识了,平时里不好在外面闲逛,几位夫人都是拘了她们在第三进至后面的院子里玩,不许她们冲到前院去扰乱大人们的正事。”

不远处的谢梦擎和陆前则同时疑惑地看着陈元鹰。

这语气怎么透出股不悦?

陈元鹰转身,看看自己身后数十步外的一汪湖水和湖边建着的水榭,摇头:“她们倒也没错,但此法并不安全。你稍后就去找杨大人或者麦大人,传本王令,从今晚起,凡有水塘、楼榭和假山的地方,必须派多名护卫兵站岗,巡逻。”

“尤其是有水的地方,务必派有水性的护卫兵看着,免得这些孩子们在嬉戏时不慎落湖,或者落山,因无人及时救助而出了事!”

宫林顿时怔住,随后,眼中多了几分惊喜和感动,大声应下:“是!奴才这就去传令!”

不远处的谢梦擎和陆前则同时意外地挑眉,继而眼中均多了一抹欣慰和赞许。

……

两刻钟后,陈元鹰新加的谕令便传到了正在下棋的杨浩与麦故的耳朵里。

杨浩很快就抓住了其中的关键,正色问传令的宫林:“王爷何故突然如此下令?”

待宫林将事情经过一说,杨浩与麦故均是愣住。

等宫林施了一礼,离开,半晌,杨浩与麦故对视,麦故突然感叹着开口:“杨大人,我们这位王爷,很有心了!”

杨浩的眸光深沉,微微颔首:“是啊,很有心了!来人,传王爷令……!”

于是,又两刻钟后,刚刚从书房里回到卧室的朱自梅便听说了此事。

他的目光一厉:“小姐和少爷呢?”

画梅瞟一旁的蒙玉琴,小心翼翼地汇报:“都已经睡下了。”

蒙玉琴以目示意画梅退下,再亲自替朱自梅除了外衫,同时柔声道:“瑶儿和竹儿都说,王爷只是看上去很高,其实也没比她们大多少,人挺好的。想来,是怕院子里的孩子太多,不小心跌落水里或者假山,受了伤,才下了这道命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