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撞上了

或许是跟着杜举人有一段时间,这位粗豪的猎户都能说几句文雅之词,只不过应该是搜肠刮肚才勉强想出来的,说出来都相当费劲。

但也体现了他的一份诚意。

陈元鹰微愣,但随后,看着赵飞刀那涨红的脸,顿时笑了起来:“赵飞刀,你是本王治下的百姓,知道你有困难,本王自是要找人来治你好的伤腿,可不是图你的报效!”

他站起身来,环顾这简陋的四壁,又温和地道:“好好养伤,别想其他的。等你伤好之后,再娶个对你女儿和你外甥都好的媳妇过日子,你们一家就好过了。”

赵飞刀愣住,那喉咙处动了两动之后,深陷的眼眶再度红了,浑浊的眼里隐隐有泪光闪现,喃喃地道:“王爷……。”

一旁的毛医官异样地看了陈元鹰一眼之后,温言提醒:“赵飞刀,你有这份心就好了!眼下,还是好好养伤。不管你要做什么事,首先,你的人,要好起来!”

这最后一句,毛医官说得十分意味深长,而赵飞刀也听懂了,瘦削的身子猛然一震,继而,再看向陈元鹰的目光,就透出十足的坚定,马上就重重点头:“是!小民,谨记王爷令!小民一定会好好养伤!”

……

陈元鹰其实记得,看过的那些网文小说里,蛆虫治腐伤,一般24小时内,要把吃饱涨大的蛆虫换下来,重新放新的、小的。

但这里毕竟是异世,所以他和毛医官、武量一起等到赵闲欢熬好了药去喂过赵飞花,再等到杜安焕抱着满满的瓷盒回来。

这时,赵飞刀身上的蛆虫果真吃得涨大了小半身体,好些新鲜肉芽伤口内,还缓缓地钻出了几条同样涨大的蛆虫。

果然,它们在里面吃饱了,就会自己钻出来!

毛医官跟杜安焕交代了这些治疗的经过,叮嘱他:“这些大蛆虫先勿丢,令舅的伤口腐烂得比较多,可能需要多换几次蛆虫才行。”

“学生明白!”杜安焕郑重地作揖。

“等这腐肉全部消了,本官再给令舅开方喝药。”

“是!”

这时,天色亦晚,陈元鹰笑着拍拍杜安焕那瘦弱的肩膀:“你好好照顾两位长辈,本王先走了!”

既然已经功成,那剩下的事就交给毛医官便好了。

杜安焕看看天边渐斜的夕阳,面现不舍:“王爷,且用过了晚膳……。”

陈元鹰灿然一笑:“来日方长,什么时候你舅舅和你娘痊愈了,本王再来与你们共聚一堂好好吃!”

杜安焕的眼中顿时现出几分惭愧,但很快就变成了坚定:“好!”

……

回府先探望过病床上的武成,让武量手舞足蹈地说了这一天的经历,再安抚武成好好养伤,陈元鹰再回自己的院子用过了晚膳,然后继续闲逛这诺大的王府。

假山、亭榭、小桥、流水、湖面……。

这么大的一座宅子,是自己的!

几千人,都听自己号令!

真爽啊!

这时,不远处的小院子里传来一个兴奋的女娃声音:“哈哈……你抓不住我……啊……没抓住!”

是朱自梅的嫡次女朱莞瑶。

从京城来往庆州的路上,陈元鹰已经在朱自梅内眷所在的马车车帘前,见过这个活泼女童好几回了。

九岁大的女童,放在前世,才小学三年级,正是活泼好动喜欢追逐的时候。

正想着,一个嫩黄的身影就从前面扑过来,却是在一边跑一边回头挑衅,后面还是紧咬着一个粉蓝的幼小身影。

陈元鹰欲躲闪已不及,被这嫩黄身影撞个正着。

第四进院子屋顶上的谢梦擎,第三进院子屋顶上的陆前,见此均了然地笑了。

紧接着,那粉蓝的身影虽然看到了陈元鹰和宫林,却是收不住那猛追的势头,也跌跌撞撞地撞上了陈元鹰的右肩膀,再被宫林赶紧扶住。

“啊,对不起……民女朱莞瑶见过王爷!”着嫩黄裙衫的女童慌忙借着陈元鹰的手臂力量和他的身体分开,再懊悔地退后两步,迅速蹲身见礼:“刚才不知道王爷驾到,冲撞了王爷,请王爷恕罪!”

而后,宫林也松开了他扶稳的那位粉蓝女童,再关切地询问:“哎哟,王爷您没事吧?”

粉蓝女童似乎是觉得闯了大祸,慌忙也退后几步,和朱莞瑶一起蹲身赔礼:“民女吴怜紫,见过王爷!”

两个小萝莉啊,都还没有够自己的胸口!

夜色下,两萝莉的脸在灯笼的照耀下透出些微的汗,看来是追逐了好一阵了。

朱莞瑶是个略带婴儿肥的桃形脸,大大的眼睛忽闪勿闪的,活脱脱就像前世顶级杨幂小时候的翻版,唇红齿白,哪怕此刻是微低着头,亦是灵气十足,娇美动人。

吴怜紫则是秀气的瓜子脸,那尖尖的下巴像极了前世的范爷,但前额饱满而眼中有几分懵懂,,又比范爷少了几分妖媚,多了几分如她父亲般的憨然。

陈元鹰便很感兴趣地问:“你们在玩什么游戏呢?就你们俩在玩吗?”

不等两女回话,百步开外的小桥外,又急急地跑来了一、二、三、四个穿得十分整齐,只是质料略有不同的小萝卜头,后面跑着十几个气喘吁吁的丫鬟和粗使婆子:“姐姐,姐姐!等等我……。”

而后,四个小萝卜头也见到了陈元鹰一行人,微愣,但最矮的那个小萝卜头马上就大胆地走过来,整理身上的衣襟之后,一本正经地作揖:“姐姐你没事吧?小民朱莞竹,见过小王爷!”

见此,略高的三个小萝卜头一愣,随后马上学着作揖:“小民孙量海,见过小王爷。”

“小民梅风行,见过小王爷!”

“小民梅风正,见过小王爷!

紧接着,跟上来的一群丫鬟和婆子也纷纷下蹲见礼。

得,两个朱,一个孙,一个吴,两个梅。

这是朱自梅、孙志浩、吴风书、梅化谦的家中小娃儿啊!

这从京里来庆州的一路上,就这几个娃儿是玩得最疯的,其他的年龄尚小,或者已经进学,等闲不见。

陈元鹰顿时乐了,看他们的眼睛里,透出几分看后辈们的关爱:“你们都在玩游戏啊?玩什么游戏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