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它钻进去了!

“那就让它继续吃,直到吃饱!”陈元鹰看着赵闲欢:“不知赵姑娘是否同意本王将这盒虫,全部放在令尊身上?”

“可以放!”不等赵闲欢说话,毛医官已断然开口:“这样可以加快清腐肉的速度。不过,这蛆虫吃饱之后,是不是要饿它一阵,它才能重新进食?”

“我去抓蛆虫!”杜安焕猛然握紧袖子,继而毅然地道:“欢妹,你留在家里照顾王爷和我娘我舅,我去外面抓蛆虫!”

一旁刚刚变了脸的武量顿时赞许地看他。够知趣啊!

陈元鹰眼中同样闪过一抹赞赏之色,而后悠悠地道:“赵姑娘只管去熬药,本王与毛大人留在这里照看病人!本王也很想知道,这蛆虫要多久才能吃饱。”

……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瓷盒里的所有蛆虫就被全铺在赵飞刀那些腐烂的伤口上。

杜安焕抱着空的瓷盒去外面找蛆虫了。

陈元鹰和毛医官则陪在赵飞刀的床边,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原来杜安焕的父亲刚中了秀才,就在一次进京赶考时,于山里迷了路,被赵飞花和赵飞刀搭救,有了肌肤之亲(字面意思,不是真正的意思),然而那时杜秀才家里已替他订下了婚事,赵飞花与杜秀才只得相约,大家互相保守秘密。

然而杜秀才这次没有考中,订亲的女方悔了婚,杜秀才趁势禀明了家中双亲,把救了自己的赵飞花娶了过门。

待次年赵飞花生下了杜安焕,杜秀才第三年倒是考中了举人,可惜后面屡第不中,索性便悉了这个心思,全力培养杜安焕。

哪晓得杜安焕刚刚考过童生,赵飞刀就出了事。

“杜家人都很重情义,杜家原来的老太爷和老夫人对小民都挺好,是小民这不争气的身体拖累了他们。”瘫倒在床上的赵飞刀眼红红的,瘦得只剩骨头的脸上全是惭愧:“有时候,小民都想自杀了结这条残命,可是每次都被安焕给救了回来了。”

陈元鹰明白地点头,再问他:“你膝下就一女?你妻子呢?”

“在闲欢七岁时,为了帮小民采药,失足跌下山涯。”浑浊的眼泪从赵飞刀的脸上缓缓流下来:“可怜她年轻轻轻就这样被我连累……。”

杜家和赵家都没有老人了,干脆就搬来一块住。

陈元鹰顿时好奇地问:“你家闲欢可有许配给杜公子?”

“安焕应该有更好的妻子,且,闲欢自小当他是哥哥。”赵飞刀摇摇头:“小民也不想将他二人强绑在一起。”

呵,又一个表哥表妹不结亲的家。

陈元鹰倒是挺欣赏这样的安排:“现在没事了,只要这蛆虫对你的腐伤有效,毛医官就有把握医好你的腿,等你好了,安焕就可以专心读书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院门被轻轻地敲响,紧接着,一个悦耳的少女声音在门口响起:“赵妹妹在吗?是我,快开门。”

这声音倒是有些熟。

武量赶紧去开院门,不多时,啧啧称奇地前来汇报:“王爷,没想到啊,来的居然是左家那位得了画作第一的小姐。”

陈元鹰微愣,很快忆起一张气质文静的少女面孔:“是左含珠?”

“是的!她和赵闲欢算是闺蜜,以前天天都来。”武量的眼中有几分八卦:“刚才她认出了属下,还让属下向王爷表示感谢,属下刚才把她引到杜夫人那边去了。”

陈元鹰恍然大悟,看向病榻上的赵飞刀:“这位左姑娘与安焕才是一对?”

赵飞刀苦笑:“左姑娘是来得挺勤快的,她兄长与安焕的交情一向不错,但从未提起过婚事。”

“行了,你先操心你自己的伤吧!只有你养好了伤,你姐姐的心病才能去掉,安焕才有心思好好读书,成家立业,否则,一切都是空想!”陈元鹰了然地提醒:“现在感觉怎么样?”

“痒痒的,挺舒服,倒也不疼。”赵飞刀仔细地体会,有些稀奇地道:“这些小虫子果真没有咬小民。”

而后,他就看到一条蛆虫直接钻进他的腿肉里去了,顿时大惊:“它……钻进去了!”

一旁的毛医官也猛地从小凳上站起,又惊又急地就要去拿自己的小药箱。

陈元鹰也看到了,叹道那些穿越前辈果然没有骗自己,表面却是自神在在地先拦住毛医官,再不悦地斥责着大呼小叫的赵飞刀:“没骨头,当然能钻进去。等吃完了腐肉,它饿了,自然就钻出来,这不比我们医生用刀割破你的肌腱来治疗你更好?”

“啊?”毛医官和赵飞刀同时一怔,而后,毛医官便愣愣地问:“它……它还会自己钻出来?”

陈元鹰满脸鄙视:“它不吃鲜肉!里面没肉吃了,外面有肉吃,你说它钻不钻出来?”

一旁的赵飞刀顿时傻傻地点头:“那当然要钻!”

毛医官先要点头,忽又觉得不对,马上问:“那如果它不钻呢?”

陈元鹰摆摆手:“放心,用水冲洗伤口的时候,它也会被冲出来!”

那些穿越小说里的内容,总不能前面的每一步都应证了,倒是最后一步不对了吧?

必须准啊!

……

随着第一条蛆虫钻进了赵飞刀的伤口里骨缝处之后,不多时,一条又一条还没有吃饱的蛆虫均一一钻进了他腿上所有的缝隙里。

又一阵后,赵飞刀脸上的颓丧之色一扫而光,只剩下好奇与希望:“王爷这法子真神奇,小民明明看见它们钻进身体里,但就是一点也不疼,只是痒。它们真的不吃小民的生肉和骨头、筋膜。”

陈元鹰微微一笑:“真要感谢,就谢尊者吧!是他老人家告知本王有这么一个偏方。这两天,你就好好养养,说不定日后等毛大人医好了你,你还可以当一个强大的猎人!”

“嗯!”坐在草席上的赵飞刀用力地点头,再小心翼翼地看他,郑重地作揖:“小民也要感谢王爷。是王爷令人找来了这些蛆虫,也是王爷带毛大人前来医治小民的腿伤!此恩如同再造!如果小民的身手以后恢复了,请王爷允许小民前来报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