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王爷不必太小心

陈元鹰却又唤住朱自梅:“朱大人,本王昨日跟曲宴楼的人谈了一笔生意。”

他将秦妈妈应承在七日内和一个月内各送部分粮食和活猪活羊的事情讲了。

朱自梅马上精神一振,眼中现出几分喜色:“王爷这笔买卖做得真好!那微臣这就安排人去与曲宴楼交接,到时候让他们把粮和货都直接送去龙州大坝处,找孙志浩签收。不过王爷,如果其中有未煽过的活公猪,我们是否可以先拣一头养起来?”

“可以!”陈元鹰赞许地点头:“本王也是这个意思。养几头可能粮食不够,但养一头,应该没什么问题。”

“是!那微臣告退!”这回,朱自梅走路都带着风了。

看来这阵子,龙州建设的后勤需求给朱自梅这位有状元之才的榜眼带来的压力挺大的!

陈元鹰心里想着,等朱自梅的背影再也看不到了,便走到院子里,抬头望向仍坐在屋脊上晒太阳的谢梦擎:“尊者,您在什么地方遇上了百年莽蛤?它长什么样?”

谢梦擎往朱自梅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不慌不忙地回答:“等王爷成为七品武者,老夫就带王爷去看。”

得!

那至少要十几年吧!

陈元鹰腹诽,迅速转移了话题:“尊者对那杜安焕有何看法?”

谢梦擎的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透出亮闪闪的光:“文才确实不错!目前看来,应该重情,而且有毅力,有悟性,交际能力也不差。”

陈元鹰眼睛一亮:“尊者也赞成本王招揽他?”

谢梦擎眼中有一抹看透世情的了然:“王爷身边的少年人才太少了。为以后计,需要多多储备。而且,王爷只需要买下杜安焕手里可用的烈酒方子,再治好他的舅舅,让他定下心来好好考试,以后就可以为王爷所用。

陈元鹰笑嘻嘻地朝着他作揖:“尊者果然了解本王。”

谢梦擎突然丢给他一瓶橘酒,待他接住,打开,喝了一口,谢梦擎便跃下房顶,稳稳落于地面:“孔萧与杨力都不错,那个左向能教出出色的妹妹,想必心胸也十分豁达,可以交一交。这里毕竟是王爷的封地,多交几个出色的学子,皇上不会有意见的,王爷不必太小心。”

陈元鹰眨眨眼,然后嬉皮笑脸地道:“尊者说错了,本王才不怕呢!本王只是结交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已,父皇和大皇兄都不会介意的。”

谢梦擎眼中异采一闪:“原来王爷心里有数!”

“是啊,本王的王府内就有厉害的武臣,有这么多的护卫兵,本王自然不会再去结交其他的实力武臣。”陈元鹰傲然地道:“等龙州发展起来了,本王就好好训练本王自己的护卫兵,让他们每一个都能以一挡十。”

“现在训练,亦无甚不妥。”谢梦擎定定地看他:“打仗行军固然是训练,这挖沟建渠建坝,同样是训练。杨大人训练出的那一千名行军兵,在纪律上已经强过不少各地驻军,只差战斗经验而已。若是有机会与那些山匪做战,未必不能训出强兵!”

“本王相信杨大人有这样的能力,不过目前,还是先以龙州的建设为主。”陈元鹰微微一笑:“唯有强大而稳定的后勤,才能供养出一支强大的兵,对吧?”

谢梦擎的眼中欣赏一闪而过:“看来王爷心里有本帐。”

“那两位时刻都盯着大哥的位置,本王不想争霸,但也不想被人当成菜鸡来踩,更不想脖子被别人死死地掐住。”陈元鹰挑挑剑眉:“所以,现在先示示弱也无妨。”

“那王爷最好再努力努力提升您自己的战斗力。老夫可是听说了,陛下给杨大人下了命令,您及冠之前,武学修为要到达五品武者啊!”谢梦擎突然笑了起来:“如今龙州的建设已经开始,王爷可以多花些时间在练武上了!”

似乎是听到了谢梦擎的话,宫林这时前来通报:“启禀王爷,杨大人想请您去演武场!”

好吧!

陈元鹰叹了口气:“本王换套训练服就来!”

他在脑海里问:“系统,你能不能给我开开小灶,让我的武力值快速提升?”

系统:“目前本系统还没有激活此功能。”

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

你呀,就是一个辅助!

……

等陈元鹰于一个多时辰后,练得汗流浃背地停下来,恭伯便再次前来汇报,曲宴楼的人曾经来过,汇报将从明天开始,安排每天专人送出8石的新米和8头成年活猪往龙州而去,想请示该送到何处,找何人签收,但正好遇上了朱自梅,所以朱自梅去处理了。

“这个老鸨倒是还算知趣。”陈元鹰一边拿过宫林递来的干毛巾擦了汗,一边笑道:“这事本王已知会过朱大人,他会好好安排的。”

恭伯顿时笑着应下:“是啊,朱大人办事,王爷最放心不过了!”

而后,武量托着一个大大的瓷盒,捏着鼻子回来了:“王爷,您要的东西,属下给找来了!”

“挺快的嘛!”陈元鹰讶异地伸手,拿起那紧闭的瓷盖,往里一看,然后点头:“嗯,应该是这个东西。让你查杜安焕的住处,你查到了吗?”

武量不明就里地点头:“查到了,就在城东酒窖旁边……王爷,您不是想现在就去吧?”

“那你今晚守着这个过夜?”陈元鹰似笑非笑地看他。

武量马上一肃脸容:“呃,属下觉得现在去正合适。”

……

当陈元鹰带着王府的专属医官,和武量、陆前一起来到城东酒窖旁的普通居民区,走过那狭窄但还算干净的街道,挨家挨户地寻,最后找到了杜安焕所住的家,已经过去了三刻钟。

下马,示意武量敲门,不多时,一个和陈元鹰差不多大小的麻衫少女便惊疑不定地前来应门:“你们……。”

武量忙微笑拱手:“请问杜安焕杜公子是住这里吗?我们是鹰王府的。这是我们鹰王爷,还有我们王府的毛医官,爱怜杜公子的文采,特来探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