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这位王爷倒是胆大

“孩儿觉得这样挺好的!”林轩凡马上来了劲:“尽显春意。”

林云鹤顿时有些心塞。

王爷改的诗,他敢公开说不好吗?

他迅速转移了话题:“你已经订了酒楼?”

林轩凡忙点头:“王爷要孩儿帮忙,孩儿当然是第一时间处理了,订的是冯家的酒楼……。”

这时,管家突然来报:“二老爷,鹰王府刚才有人前来传讯,说是王爷答应了请三公子和孔家表公子晚上一起吃饭的,计划不变,他们还会再去邀请冯家的三公子,请轩凡少爷赶紧去通知孔家表公子!”

不等林云鹤有所反应,林轩凡已经欣喜地一蹦老高:“太棒了!王爷果然霸气!”

林云鹤亦很意外。

这位小王爷的胆气挺足啊。

他很快挥挥手:“行了,你赶紧去通知你表哥!记得多带几个护卫。”

“知道了!”林轩凡撒开脚就往外冲。

一刻钟后。

离着两条街的冯家,三房的嫡出三公子冯墨笔惊讶地看着前来通知他的管家富荣:“荣叔,真的是让我去?”

“三少爷,现在家里和那位武量公子同龄的少爷,就只有您是嫡出的!”富荣有些无奈地回答。

“好啊!”冯墨笔顿时来了劲:“下午我去得太晚,没能赶上他们的诗会,现在去正好!”

“三少爷,林家三公子也在,您可千万别在王爷面前和他起冲突!”富荣忙又小心翼翼地提醒。

冯墨笔傲然地扬起下巴:“切,只要他不瞟我姐,我才不跟他冲突!”

……

知州衙门。

朱自梅坐在胡亦社的左下首,意外地看着陈元鹰先前写的那首五言诗。

如果不是此话从胡亦社的口中说出来,而且未曾听过此诗,朱自梅完全不敢相信,这是自家王爷写出来的。

王爷在京城皇宫里从未写过诗,偶尔和武成武量讨论的,也都是些打油诗。

原来王爷还有这等文采?

看来以后可以对王爷的策论和文章再提高一点要求。

很快,朱自梅便按下心中的惊愕,郑重地看向胡亦社:“不好意思,胡大人,眼下出了这等大事,我等要尽快查出幕后指使者,尽快向京城汇报,你我的休沐只能临时取消!好在王爷讲了,等此番事了,他会再给我等补一次休沐。”

胡亦社苦笑着忙点头:“朱大人说得是,现在下官可不敢再想什么休沐了,得尽快把此案给破了!只是要辛苦朱大人,和本官一起审案了!”

……

天黑之前,陈元鹰在杨浩和几队护卫兵们的严阵警戒下,来到离王府仅有三条街远的冯家酒楼。

此刻酒楼里还有些食客,均在议论着今天在橘山上的诗会,随着杨浩率众护卫兵将酒楼周边围住,陈元鹰和谢梦擎等一行人进入酒楼,这些食客们顿时停下议论,惊讶地看着他们。

武量淡淡地发问:“林家三公子订的包厢,是哪一间?”

那掌柜慌忙从柜台后迎上来:“原来是贵客到来,还请楼上小坐!”

待这位老掌柜将他们一行人恭敬地迎上楼,一楼大堂里的食客顿时纷纷骚动起来。

“林家三公子的客人?莫非他们是王府的人?”

“当然!没看到外面站着的那些护卫?这些护卫可比林家和冯家的要精神多了,那盔甲都是御制的!”

“真是王爷啊!下午才遭遇刺客,晚上就又出来喝酒,这位王爷倒是胆子挺大!”

“听说他在京城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小霸王!刺客怕什么?肯定是司空见惯了的!”

此时陈元鹰已经登上了前往三楼的楼梯,隐约听到这些议论,嘴角顿时泛起一丝笑意。

对,本王就是胆大!

……

林轩凡订的是三楼左边的包厢,此刻他和另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华服少年正围在桌边议论着两张纸。

眉山与绿莲、先前陪着罗明的朱秋,以及孔萧、杨力和游石均在旁坐着笑看着两男争执。

“我喜欢这首歌,欢快,喜庆!”那华服少年指着桌面口沫横飞。

“这个才好,又甜又蜜!”林轩凡不服气地道:“把我的心都唱化了!!”

见他俩争得极大声,被忽略的陈元鹰故意轻咳两声,待两人惊醒看过来,才笑嘻嘻地问:“你们在选什么歌啊!”

“啊,王爷您来了!”林轩凡马上笑嘻嘻地上前,丝毫没有半点可能冒犯到王爷的感觉:“我和冯三正在讨论今天下午在橘山上新出现的那两首歌!”

陈元鹰顿时惊讶地挑眉:“你们就会唱了?”

他才唱了一遍哦!

孔萧微笑着向陈元鹰一行人见礼,再又解释:“眉山姑娘过耳不忘,把这两首歌都记下来了。”

陈元鹰恍然大悟,再看向含羞见礼的眉山:“记下了,可会唱?”

眉山有些不好意思:“秦妈妈说,等王爷府里稍后给了乐曲单,才准我们在外面唱!”

得,这是有心拿这两首歌来赚钱了。

陈元鹰顿时笑了:“行,本王明日就让人送来。”

他再目视那位华服公子:“这位应该是冯家的公子吧?”

“冯墨笔见过鹰王爷!”华服公子笑嘻嘻地上前见礼:“小民在我们家排行第三。还要感谢王爷肯邀请小民!”

他再又向谢梦擎和武量分别见礼,再又关切地问起武成:“听说武二哥受了伤,家父让小民特备了些药材,请武三哥务必笑纳!”

这位冯三公子,比不得林轩凡俊美,鼻子稍稍有些扁,不过那眼睛倒是比林轩凡的要大一些,嘴唇微厚,这笑起来就透出几分憨实与亲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