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你们狡猾,我也不笨

稍后,陈元鹰派出罗明和刘召一起押送着那名刀客,随胡亦社和知州衙役一起回知州衙门审问。

他自己则在谢梦擎、杨浩、陆前,以及诸多王府护卫的重重护送下,回到了鹰王府。

宫林早一步骑马回王府报讯,所以听到消息的王府属官们纷纷前来第一进正院请罪。

杨浩满脸寒色地盯着一众武官:“诸位,王爷已要求知州衙门那边加大巡查力度,清除庆城里的一应奸细,我等也可趁此机会,把城里的可疑人物筛一遍。”

一旁的朱自梅面沉如水:“本官这就去知州衙门督促他们审案!”

好端端的休沐,就这样被几个刺客打断了,朱自梅心里火大得很。

陈元鹰摇摇头:“这世上能请得起准八品的人不多,不外乎那几位。朱大人只需要去衙门转一圈,表明咱们王府的态度就好。其他的,胡大人自会好好审的。倒是武成的伤势,不知如何?”

这时,王府的毛医官前来禀报:“启禀王爷,武成护卫的内腑有些震伤,需要休养十天。这十天内,不宜动武。”

陈元鹰眼中多了一抹担忧:“准!此外,需要什么药材,府内有的便用府内的,若无,尽可去买!”

“是!”王医官抱拳退下。

陈元鹰再目视眼前众多王府属官:“尔等的休沐全部延后,待此事了结,本王会给尔等补一次休沐。现在,先配合州衙清理奸细!”

“是!”众属官们十分恼火地应下。

……

等去第二进院子探望了受伤的武成,交待他好好养伤后,陈元鹰便来到谢梦擎居住的静心院。

“尊者,您这次救了本王,本王会向父皇请功。您想要什么?”

正盘膝打座的谢梦擎似笑非笑地看他:“老夫孤身一人,无儿无女,你说老夫想要什么?”

陈元鹰目光一转,试探地问:“不如请舅舅在威国公府的嫡支一系,给您找个嗣子?”

“又不是老夫亲生。”谢梦擎眼现晒然,摇摇头:“老夫没兴趣替别人养儿子。如果要生,老夫自己会生!”

见陈元鹰目光微转,谢梦擎又板起脸来:“老夫也不想要那些二八年华的少女来当妻室。”

陈元鹰马上瞪大了眼:“要能给您生孩子,就必须在三十岁以下啊!以您的身份,又不能娶个和离的或者寡妇……。”

谢梦擎淡淡地摇头:“你的心意,老夫心领了。但此事不急。等龙城与庆城繁华起来,女子多了,老夫自然会选。你今天也累了。早点去歇息吧!”

呃,也行。

等陈元鹰再回到了内院,就见坐立不安的胡桃率丹阳与绿苹迅速担忧地迎上来:“王爷今天受惊了,可有伤着?”

“无妨,他们低估了尊者的实力。”陈元鹰微微一笑,安慰着她们:“备水,本王要洗浴。”

……

稍后,陈元鹰懒懒地躺在盛满了玫瑰花瓣水的大浴桶里,回忆着今天的经过。

今天的收获很丰富,尤其是当看到刺客朝自己扬着大刀飞扑而来时,陈元鹰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果然如此”的得意和兴奋。

不用问,这伙刺客肯定是齐家或者老二、老三安排的!

其实龙城偏僻少人,搞一次刺杀想撤走是挺容易,但也因为偏僻少人,他们就不好栽赃给别人。

清风书院就不一样了,历年来都有学子入朝当官,混入一名使毒的教习,书院就脱不了干系,少不得会将朝中一些相关的官员扯入其中。

“哼哼,你们狡猾,我也不笨!”

而且,面临突然而来的刺杀,生在和平年代的自己,居然一点也不怕,不腿软,不惊慌,充分展现了一个嫡出皇子的勇敢,必须点赞啊!

我,陈元鹰,不是懦夫,而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陈元鹰从温热的水中抬起自己的胳膊,握拳,满意地看到鼓起的肱二头肌。

这么壮,在同龄人中算不错的了!

一直默默替他搓手的丹阳与绿苹对视一眼,绿苹大着胆子道:“殿下,您现在尚年幼,武艺还没有完全练好,等您像武成侍卫那么大的时候,您自然就能够亲自杀敌了!”

陈元鹰顿时乐了:“说得有理!”

自己现在还是未成年人,是需要被保护的对象,何必急着亲身上阵?

等及冠之后,再真正展现自己强大的实力。

这还有三年多,只要好好建设封地,系统自然能帮自己成为强者!

见他似乎并没有真的因此而受惊,稍大些的绿苹眼中不由多了一抹佩服和轻松。

……

刺杀之事,朱自梅和杨浩都会第一时间向帝都递上奏折,所以陈元鹰在浴桶里好生洗去这一身的汗水之后,便换了常服,去了书房,将自己遇袭的前后用浅白的语言写了一份文章,矛头直指勇毅侯府。

写完之后,他便封好,盖上亲王印,再叫来在外警戒的武量将它单独送出。

“送完之后,你去林家说一声,今晚的宴会不变。此外,你可约上冯家公子一起来。”

武量微愣:“您晚上还要出去?”

陈元鹰不屑地冷哼:“一次刺杀而已,本王的胆子没那么小!当然,可以让杨大人多带些护卫兵一起送本王去!”

“是!”武量眨眨眼,最终还是应下。

不多时,杨浩收到武量传达的命令,意外了几息之后,板着的脸缓和了许多,透出几分赞赏:“王爷果真很有胆气!也罢,既然王爷坚持,晚上的安排照旧便是了!”

……

另一边,橘山的诗会,因为刺客的出现,而迅速解散。

不少家眷们花容失色。

等在全城戒严时,各户的马车以蜗牛般的速度回到家里,林轩凡便苦起脸来找父亲:“爹,孩儿与王爷交了朋友,他今晚还要请我和孔表哥一起吃饭的,让孩儿去订酒楼。可是现在全城戒严了,孩儿不知道要不要去取消,您能不能给个主意?”

林云鹤顿时大为惊讶:“你……和王爷交了朋友?怎么回事?”

待听完林轩凡的叙述,林云鹤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王爷居然帮你改了这样的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