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九品尊者,如此强大?

就在这时,“嗖”一声,持弓的武量突然转向,往侧面的树林飞快地射出第一箭。

“不止一个刺客!”陆前脸色大变,迅疾无比地以一双肉掌直接拍向了那飞下来的蒙面男子的刀。

一只从侧面射来的利箭被武量射出的箭支在中途击落。

送陈元鹰一行人下山的文山长和一众书院内教习顿时脸色大变,孔萧更是失声而叫:“不好,他们也有弓箭手!”

“刷刷刷!”武量冷着脸儿,眼神里是尽被触怒的寒光,右臂迅速翻向背后取箭,再拉弓而射,竟是三支三支地发射。

半空中的武成与罗明则硬生生地扭转身形,返回来夹击那蒙面男子。

陆前和蒙面男子对拼了双掌之后,老脸微变:“准八品?”

这名蒙面刺客居然是专门针对他的。

谢梦擎眼中精光一闪,不客气地下令:“王爷自有老夫保护,杨大人只管杀敌。”

“砰!”半空中的武成与罗明被那蒙面男人反手两刀杀得不支后退,武成更是脸一白,嘴角已现出一缕鲜血。

见此,杨浩的脸一黑,厉喝:“你俩退下,我来!”

陈元鹰有谢梦擎守着,倒是一点也不怕,在短暂的惊怒之后,便眯起双眼。

有点奇怪。

这肯定是有备而来啊,一个弓箭手专门对付武量,一名用刀高手专门对付陆前。

所以,派他们来的人,不知道谢梦擎这位九品高手的存在?

对了,武量和陆前是昭帝当朝指给他当护卫的,但谢梦擎是后面才来的!

所以,这帮人是早在谢梦擎来之前,就已经潜伏在这里。

王府并没有大肆宣扬谢梦擎的存在。

陈元鹰暗中冷笑。

这时,谢梦擎冷冷地看向被刘召等护卫兵团团围住的文山长:“文山长,贵院近日可有雇请新的教习?”

文山长一怔,随后突然腿一软,本能地惊呼一声,却已经无法站稳,踉跄几步之后,无力地瘫倒在石阶上,再惊怒交加地回头看向身后一名着玄衣而脸现诡笑的中年教习:“丁教习,你……”

丁教习反手一柄匕首就挡在他的脖子下:“噤声!”

这时,书院的其他教习也纷纷惊呼,腿一软,瘫倒在地。

而后,是离得较远的众多护卫兵。

武成与罗明、武量同时身形踉跄,只觉得全身突然失了力气,软绵绵的,顿时脸色大变,武成更是一边瘫倒一边怒喝:“王爷小心,空气里有毒!”

陈元鹰恍然大悟。

敌家高明啊,居然是从三方面下手,以弓箭和刀手吸引己方的注意,但实际上,最要命的是无形放毒。

够狠!

陆前的古铜脸怒涨成了紫红,一边继续和蒙面人对招,一边厉喝:“王爷勿怕,区区迷筋散而已,毒不倒老夫!”

好在,此时树林里已不再有弓箭射出。

见丁教习得意洋洋地胁持着文山长并盯着自己,陈元鹰疑惑地眨眼:“怎么你们都中毒了?”

可为什么自己没有感觉?

系统:“本系统会隔毒。”

陈元鹰顿时精神一振:“哇,系统你真香!”

然后,他便见谢梦擎漠然地看着丁教习:“你不用等了,这等毒素,对老夫无用!”

丁教习却一点也不紧张,得意地笑着看向陈元鹰:“在下当然知道这毒药对尊者无用,但是,它对王爷有效啊!难道尊者不想救王爷。”

陈元鹰心里一动,正要说话,谢梦擎便轻蔑地冷笑:“老夫一米之内,万毒不侵!”

这“侵”字尚未说完,谢梦擎便大袖一挥,一股强横的气劲直冲丁教习而去。

哪怕是相隔着十几米远,这股无形的气劲还是将丁教习手中威胁着文若梅的匕首直接打掉,他整个人的胸也完全凹陷,立时气绝,那脸上还保持着震惊的表情。

中毒众人同时一呆,随后,眼中便不约而同地现出骇然。

九品尊者,如此强大?

武成与武量、罗明马上便是满脸喜色,还在和那蒙面刀客战斗的陆前亦是精神大振,蓦地轻啸一声,一双肉掌也突然如扑蝶一般,狂击下恶狠狠砍来的蒙面男人,没几招就一掌击在其胸上。

“噗!”蒙面刀客猛然喷出一蓬鲜血,跌退不远处的草丛中,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和懊悔,随后眼皮一翻,昏死过去。

谢梦擎矗立不动,冷厉地吩咐:“搜他们的身,找出解药!”

“那边树林里,应该还有,一个死去的弓箭手,陆,陆大人别漏了!”瘫软在地的武量忙虚弱地道:“他,他中了我,两支箭,应该,均在要害。”

“放心,老夫知道!”陆前苍眉一轩,重重地点头。

果然,有九品尊者在时,一场暗杀竟是被消弥得如此快!

文山长等书院的人再看向陈元鹰时,目光里不免均透出几分异样。

太子殿下的身边,都没有九品尊者随身保护啊!

很快,陆前从死去丁教习的身上搜出了解药,给众人一一服下。

等所有人纷纷恢复正常,武成与罗明便恼怒地将昏死在草丛中的蒙面刀客用马鞍上随时携带的粗麻筋绑得死死的,再扯下他的蒙面巾。

随后,罗明马上一声惊呼:“居然是他!他一向独行于江湖,不受官府的招揽啊!”

陆前自突破了八品,就一直在皇宫呆着,此时便问:“他的实力已无限接近八品,只差一个契机,确定他不是来自勇毅侯府?”

“属下不敢确定他是否被勇毅侯府所收买,但他几年前,在江湖上只是独行侠,因为耳边有一条长长的疤,故号称疤刀客。”

谢梦擎淡淡地道:“这等事情,勇毅侯府的人也不敢让府内的侍卫亲自来动手,一旦被查到,脱不了干系!”

说到这里,谢梦擎再看向满脸惭色的文山长:“丁教习的事,老夫需要一个解释!在此之前,王爷不宜再进书院!”

“是,请谢尊者和王爷放心,老夫一定查清此事!”文山长恨恨地道:“还书院一个清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