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这一块,本王要了!

文在山意外地看着陈元鹰。

他俩身后的胡知州与孟教谕同样目现讶异。

陈元鹰能理解他们的反应,很是坦然地微笑:“怎么?文山长觉得本王说得不对?”

很快,文山长便清和地笑起来:“王爷说得是。”

胡知州与孟教谕同时神情一松。

陈元鹰满意地笑了:“好!文在山很痛快,本王很欣赏。等这橘酒出来,朱大人自会找文在山来详谈具体的合作。”

文在山目光微闪:“其实这橘山上还有个地方,也能产出口感好的橘子,王爷不考虑去看一看?”

“如果本王去看了,打算拿下的话,书院是否愿意代为打理?”陈元鹰微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欣赏地看着眼前这位老者:“当然,本王不会让文山长白出力。”

“那片地的一边是我们书院的橘林,另一边,则是知州夫人娘家的产业。”文在山先是看了胡亦社一眼,再坦荡地看向陈元鹰:“之间没有人占,是因为想区分开来。”

“有多大?”陈元鹰剑眉一扬,十分感兴趣地问。

“能种个上百棵橘树。”文在山的目光里亦是坦然:“打理得好,也是不错的收入。”

“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陈元鹰眼睛一亮,马上问。

文在山顿时失笑:“好!”

……

前往看林的时候,文在山便徐徐地说起为何两家的橘林之间会有这么一片隔离带。

“胡大人对家人的管束甚严,当年胡夫人的娘家从别人手里买下这块橘林之后,胡大人就特意要求,让出了这么一段区域,免得我们两家采摘时发生误会。如今那里的灌木甚茂,都快一人高了,每年我们都要派人去清理蛇虫。”

陈元鹰往一旁的胡亦社看去,就见这位知州大人微笑点头:“那时,微臣岳家的钱粮不够,无法将整块橘林买下,微臣索性就想出这么个法子,省得与书院生了嫌隙。

“城内其他大户难道不曾动过主意?”陈元鹰有些奇怪地问。

“胡大人当初就发了话,两家的产业,有个清楚的隔离带比较好,所以大家纵使心动,也不敢得罪胡大人。”文山长轻抚胡须,眼中有一抹赞赏:“所以,我们两家倒也轻松。”

陈元鹰故意看向一旁始终未说话的孟教谕。

孟教谕汗颜一笑:“微臣与贱内只喜读书,贱内家中也只是经营着脂粉铺和书铺,对这个不了解,也没兴趣。”

所以,够资格与书院和知州大人并肩而立的这一家都不想出面了,其他人就更加不会来弄。

……

半刻钟后,陈元鹰看到了这片被特意让出来的隔离地带。

它足够宽,可以并排种下四株橘树,两边还能再留下三米左右的空隙。

所以,陈元鹰相信,这一片山林的价值应该不止上百两银子,也难怪胡知州不敢通融。

胡知州算是一个比较追求上进的知州。

“成了,这么一块地,不种确实是浪费。本王要了。就在中间种四棵橘树,”陈元鹰看向胡知州:“明日休沐,所以本王会让人后日再把买地的钱送来衙门。”

等胡知州慌忙表示不急,陈元鹰再又看向文山长:“不介意本王的人从你们的橘树上摘一些枝杈来移植吧?具体部位你们来定,本王只需要确定移植下来的部分能够成活就好!”

文山长微愣,随后含笑作揖:“原来王爷也知道这种移植之法……”

“想做事,就得事先多了解。”陈元鹰耸耸肩:“行了,该看的看了,该赏的也赏了,诸位辛苦了大半日,想必也累了,且散了吧!该干嘛就干嘛去,本王也要回府了!”

他再看向一直陪在旁边的孔萧:“孔公子切记今晚的宴席啊,本王说话算数,说请客,就请客!”

收到胡知州等几位老大人那欣慰的眼神,孔萧顿时含笑作揖:“小民谨尊王爷令谕。”

……

来的时候是轻车简从,回去的时候,则是被杨浩率两百护卫兵来浩浩荡荡的护送,从书院后面的橘山下山。

为了方便运输采摘下来的新鲜橘子,这里虽然是后山,修的石阶反而比前山更宽更稳,且橘园入口处还修了一座高大的牌楼,禁止一般人通行。

此刻的太阳正逐渐西斜,没有了上午的热度,一阵微风吹来,让刚刚因为爬山而出了一身汗的他颇为凉快。

他索性便让踏雪在路上缓行。

骑着骑着,已从杨浩手里拿回了弓箭背在身上的武量便十分疑惑地问:“王爷,您真打算在这里种橘树,然后交给书院去打理?为什么?”

陈元鹰没有直接回答他,只看向一旁的杨浩:“杨大人可明白?”

杨浩的眼中多了一抹笑意:“王爷此意,一方面,是想有效利用荒废的山林,多些收益,另一方面,也是在向文山长表明,您并没有以龙州甜橘打压庆州蜜橘的想法。对您来说,它们两者都是您封地里的产物,您一视同仁。这样也可以安文山长的心。”

陈元鹰朝着恍然大悟的武量挑眉:“除非你以后想当一辈子的低阶武官,否则,多动动脑子!”

武量马上嬉皮笑脸地道:“微臣只想当王爷的亲兵!”

杨浩在一旁笑着道:“其实武二护卫只要专心练射箭就好了,动脑筋的事,可以让武大护卫来做。”

“是啊是啊!”武量马上点头如捣蒜:“王爷,当初是您让我少读书,多望远,好看得远啊!再说,我哥的脑子比我好使!”

陈元鹰无语地指指他,不说话了。

但就在他们离书院的牌楼还有数十步远,谢梦擎突然目光一厉,朝那高高的牌楼顶厉喝:“谁在上面?”

“保护王爷!”一直骑在陈元鹰身旁的陆前闻声色变,不假思索地厉喝一声,已驭马挡在陈元鹰面前。

武成与罗明不约而同地松开手中御马的缰绳,腾空而起,跃向那牌楼顶端。

武量则直接取下背上的长弓,取箭,搭弓,警惕地望去。

一名身着玄衣的蒙面男子从那牌楼背面现身,手中擎着一把亮晃晃的刀,避开武成与罗明的夹击,居高临下地砍向陈元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