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小女子摔伤了脚!

去书院啊?

陈元鹰微一思索,点头:“可!”

胡亦社忙叫来一名衙役,去下游的草地上寻找杜安焕。

不多时,这名衙役惭愧地返回禀报:“启禀王爷和大人,杜公子说他笔力有限,未曾作画。”

这样么?

想想杜安焕这几年来或许家境窘迫,没有足够的银钱来购买作画用的纸笔,陈元鹰理解了。

一旁的文山长见此,忙目视一旁的孔萧:“孔萧,你既然已画完,且领王爷前往书院的贵客精舍小憩。

陈元鹰笑着拱手:“那本王就多谢了!”

……

前往清风书院的上坡路中,陈元鹰便笑问有些谨慎的孔萧:“你们书院以前是不是经常与曲宴楼联合举办这等诗会?”

“倒也不是!”孔萧老成地摇头:“以往是书院为主,会邀请曲宴楼的当红姑娘过来唱曲跳舞作兴,但唯有今次,是曲宴楼整楼出动。据说,秦妈妈认为王爷您休沐时一定会来橘山赏玩,但未必会去曲宴楼。”

“曲宴楼今日若是倾楼出动,又不收费,这投入可就大了,图什么?”陈元鹰微微挑眉,有意考一考孔萧。

“她们想攀附上王府,以换取日后的长久经营。”孔萧毫不犹豫地道:“王爷想必听说了,曲宴楼的老板娘与京城的勇毅侯府有旧。不过,那毕竟不是勇毅侯府本尊,而只是勇毅侯府的三房嫡出老爷。如今庆州成了王爷的封地,曲宴楼自然想攀更高的枝!”

“你这话,本王爱听!”陈元鹰微微一笑,加快了上坡的速度:“本王的封地,不允许有人存在二心!何况,齐家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区区曲宴楼,就交恶本王。”

他刚说到这里,就听陆前蓦地在前方厉喝:“何人在此鬼鬼祟祟?”

几息后,数十步远的一丛橘林后,现出一个怯生生的双髻丫鬟,倒是生得十分娇美:“前方可是鹰王爷与孔公子?我家小姐是甜水巷赵家长房的大小姐,适才摘花时,不慎扭着了脚……。”

陈元鹰玩味地挑眉。

武成与武量皆看好戏般地对视一眼,嘴角均有几分果然如此的意思。

宫林眨眨眼,迅速上前低声向陈元鹰请示:“王爷,是否要小的去前方知会赵家一声,让他们派人过来。”

陈元鹰斜眼看他:“知道还不去?罗明,你留在这里等,莫让其他无干人等惊扰了赵家大小姐。”

等罗明报拳应下,陈元鹰再若无其事地看向身边有些尴尬的孔萧:“孔兄,我等且继续走!”

“这……”孔萧有些迟疑地开口:“在下与赵家长房姑娘,倒是有过几面之识……。”

“你若是女儿身,本王自不会留你去救人,但眼下,就让本王这护卫在此便好。”陈元鹰不客气地道:“除非,你与赵家长房的姑娘有情?”

“不不不!”孔萧慌忙摇头否认:“只是几面之缘,都未曾交谈几句,哪有什么情!在下还是先陪王爷去休息!”

于是,等随身丫鬟报告说,鹰王爷与孔家公子均已走远,正摔在那橘树下的一名美貌妙龄少女顿时恨恨地拔起地上的草茎:“这个孔萧,坏本姑娘好事!”

“小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丫鬟有些懊恼地问。

“还能怎么办?当然在这里等了!”妙龄少女没好气地瞪她,低声咒骂:“难道你有本事避开那位护卫的耳目?六品武者才有资格当皇家护卫的!”

……

等孔萧领着陈元鹰一行人来到清风书院,已经是半盏茶后。

书院里古木葱郁,巨大的华盖看起来苍老而悠然,铺地的青石板被踩得参差不齐,好些石缝里冒出了几根嫩草,透出些许的春意。

“这里倒还雅致!”陈元鹰由衷地赞道:“住在这里,想必心都安静了几分。”

“我们清风书院的乡试中举率,比周围几州,都高一点点。”孔萧与有荣焉地笑道:“所以,我们书院的就读名额也十分珍贵。哪怕是富裕如赵家和鲁家,若是子弟们不争气,无法通过我书院的入学考试,那即使他们出再多的钱,山长也不会接受。”

“相反,若是贫家学子实在拿不出束脩,只要确实是读书之才,山长会破格录取,在其中秀才之前,免费教之。”

陈元鹰微微点头,不置点评。

很快,他就被孔萧领到了胡亦社与孟教谕经常来小憩的一栋精舍里。

“这院子里种的便是庆州蜜橘,成熟时,胡大人与孟大人时常前来采摘。”孔萧指着院内两株刚刚冒出嫩芽,有蝴蝶在枝间徐徐飞舞的树:“以后王爷亦可来试试。”

“那确实是要试试!”陈元鹰颇感兴趣地上前抚摸:“对了,你们书院的橘树是在哪一带?”

“往宿舍那边去,有一座单独辟出来的山头,有篱笆围住的。那是我们书院先占下来的。听说当年移植庆城橘的时候,书院专门请了一位知农事的果木种植专家来指点风水,所以占得地段最好。再往北,是知州刘大人的夫人娘家所种,面积是大一些,品质却略差一点。”

陈元鹰突发奇想,调出系统面板,进入庆城区,找到自己所在的光点,意念按住了一株庆城橘树:“系统,能不能帮我优化这株树?”

系统:“本系统目前才初级,可以在付费的模式下提供优化的方法,不能直接优化目标。”

陈元鹰顿时鄙视:“你真废啊!什么时候你才能升级?”

系统:“宿主在本系统里付费优化了沟渠的建造方案,等龙州渠建成之日,本系统即可升一级!”

那我到时不如先付费优化我的龙州甜橘!

这时,刘召与宫林、武成武量已迅速检查过四周,分配了警戒的区域,陈元鹰便示意孔萧可自便:“稍后若是那画作评出了前三,你再把胡公子和文公子的画作拿来一起给本王评点吧!

“在下就在外读书,王爷若是有事,尽可传唤在下!”孔萧忙知趣地作揖,而后告退。

等四周没有了外人,武成与武量便立刻上前:“王爷,赵家那边,是否要再派人去警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