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想请王爷评点

半刻钟后,回到了溪对岸嘉宾席上的陈元鹰看到了胡玉菲交上来的画作。

画里是一条蜿蜒的小溪,溪边有花朵,亦有寥寥几名摇着折扇的书生。

远方的山形秀美,空中还有两只飞鸟掠过。

总之,在陈元鹰看来,这是一副逻辑上合格,线条上流畅的画作。

文山长很快就欣然地赞道:“胡家小姐这幅画作倒是应了题,笔触虽然稍嫌稚嫩,但深浅布局已合画理!”

孟教谕看着也微笑着赞:“久闻胡夫人家教极严,没想到这教育后辈,亦是如此了得!”

就在这时,另一个软绵的妇人声音便从屏风后响了起来:“启禀王爷,胡大人,孟大人,文山长,民妇的小女亦已经画完了。”

陈元鹰有些意外地凝目:“今天倒是奇了,第一名和第二名完成的,居然全是闺阁小姐。莫非我庆州的男儿们,思绪如此迟缓?”

好在他话音刚落,胡亦社和文山长的脸色刚变,有几分悻悻时,不远处坡下便有两名少年纷纷扬起手来,表示画作已经绘制结束。

陈元鹰定睛细看,其中一个便是孔萧,另一名少年却不太认识。

胡亦社等几位的脸色顿时稍缓,更是迅速发话:“且将他们三人的画作都呈上来吧!”

于是,数十息后,三副画作便一一摆在了陈元鹰等人的面前。

这一比较,陈元鹰便笑了:“女孩子们都选的溪和书生,男儿们倒是个个都在画花?还真是有默契!”

“这一幅应该是赵家二房的三小姐。她习画的时间比玉菲稍长一些,所以笔触比较老练。”胡亦社很快就给出点评:“写意已透出几分春天的气息,只是这画面的元素稍稍繁复了些,未免喧宾夺主,没有重点。”

“孔萧这副画作,有春意,格局也疏淡合宜,只是笔力还不太稳定。”

“倒是孟向这副画作,不管是意境还是笔触、深浅,都挺好。”

陈元鹰在一旁听得清楚,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孟向便是孟教谕的孙子。

“胡大人客气了。”果然,孟教谕很快就掂须微笑:“孟向过于注重细节,整体的布局就稍嫌紧凑了些。”

“诸位大人何必如此着急?眼下只是四幅画作而已,且等大家都交了作,再来评个名次高低吧!”陈元鹰懒懒地道。

胡亦社有些意外地看着他:“王爷,不是微臣吹捧孟教谕。微臣认为,孟向公子的画作在他这个年龄,确实算得上是出类拨萃的了!”

就在这时,屏风后又有两名少女表示要交画作,一个是林家嫡出二房的嫡女,一个则是清风书院某位乙班学子左含向的同胞妹妹左含珠。

待两女的画作被分别呈上来,陈元鹰马上指着左含珠那一副画作:“若是依本王看,这一幅画作,目前算是第一。”

站在一侧的孔萧与孟向均是一愣,继而,那孟向的剑眉便微微一皱,有几分不服。

众老大人亦是意外地对视一眼,再注目一看,很快,孟教谕便有些惭愧地点头:“还是王爷慧眼!”

胡亦社有些尴尬:“王爷果然高明!”

文山长则微有些遗憾地看向远方还在作画的左含向:“不想含向他还有这么一位慧黠的妹妹。”

孟向目光微垂,几息后,突然上前作揖:“小民不才,可否请王爷指点一二?”

见诸位老大人也均期待地看过来,陈元鹰微微一笑:“孟公子的画作,正如胡知州而言,细节很好,但整体布局稍次。你这溪水两边的山体,浓淡合宜,远近也还生动,但是,乍一看上去,它们是微微向前倾,互相靠拢的。如果这是你有意为之,那么,那位骑牛的牧童,应该是往外骑来,而非赶牛往山的方向行进。”

“又或者,他可以是牵着牛往山那头行进,但最好能做出一副拉扯之状。须知,这些牲畜对危险的感应,永远要强过一般的百姓,除非这位牧童天生异禀,能比动物还提前感应到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