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要幸福甜蜜的曲子

这昂扬而奔放的快节奏歌声,顿时让全场所有正在凝神作画的人们惊讶地抬起头来。

孔萧错愕地看着曲宴楼帷帐的方向,

他从未听过如此曲风的歌。

歌者是一个少年,却又不是表弟林轩凡!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从他脑海里冒出,又被他迅速掐灭。

不可能,不可能是王爷唱。

歌声还在继续。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胡亦社、孟教谕和文在山等老大人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这歌词十分直白朴实,一点也不华丽。

这曲调与耀华国以往流行的曲调完全不一样,十分陌生。

但是,它有一股很奇异的魔力,很容易就勾起了他们心中压抑已久的那份想要大喊、想要闻声起舞的欲望,让年迈的他们都有些蠢蠢欲动。

“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河啊!

流啊!

万紫千红啊!

胡亦社猛然醒悟过来,马上击掌而赞:“好!好一曲弯弯的河水!”

明白了,他完全明白了!

这绝对不可能是林家那个纨绔二公子的杰作!

一定是鹰王爷!

唯有一心希望龙州的沟渠能够建成的鹰王爷,才会作了这样有着弯弯河水的歌!

素闻王爷在京城的时候,就不爱呆在皇宫里,喜欢往外玩。

而且,这苍茫的天涯,不就是指仍有些荒凉的龙州吗?

无怪乎王爷要去曲宴楼那里巡视!

他才十三岁,会赏什么美人啊?

分明就是躲在那里唱歌!

这等歌声,在京城肯定是不适合唱出来的。

但在这偏远的龙州和庆州,王爷想唱,谁敢拦?

当然王爷也是好面子,才不好意思当众唱,故意躲进来唱!

对,肯定是这样了!

胡亦社这一击掌而赞,在场的诸位老大人也纷纷恍然大悟,彼此互换眼神后,也都一一点头而赞:“不知是哪位少年才俊在唱歌,颇为欢快豪迈啊!”

至少,它没有跑调,而且听起来确实是挺悦耳,不是吗?

……

此刻,陈元鹰正兴致勃勃地坐在帷帐之中,清唱着前世他曾经多次在KTV里唱过的流行歌曲。

至于身侧诸人等惊讶、错愕,他并没有去在意。

反正,在听完了眉山姑娘配着古琴的唱曲之后,他就突然有了也现场唱一首的冲动,并且直接付诸了行动。

还好这个身体的嗓子还算不错,五音俱全,调子准,能够让他把前世这首挺带感的最炫民族风唱出来。

这里本王最大,本王想唱就唱!

第一遍唱完之后,见陈元鹰还在摇头晃脑地沉浸于那欢快的节奏当中,眉山微微愣了一愣,随后美好的唇边泛起一丝会意和欣赏的笑意,竟是从鬓边拨下一支雕工精美的步摇,开始配着陈元鹰这曲中的鼓点来敲击着桌上的茶杯。

陈元鹰眼中亮色一闪而过,朝她满意地点点冰龙。

见此,一旁的鹿莲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懊恼,随后便上前一步,腰肢随着陈元鹰的节奏声而一摇一摆起来。

陈元鹰顿时眼中再亮,欣慰地看着扭动起来的鹿莲,歌唱得越发地来劲了,连原本还矜持地放在桌面的右手,也迅速抬起来,轻轻地打着节拍,示意绿莲迅速跟上。

一旁的秦妈妈看得目瞪口呆。

同样陪坐的谢梦擎和陆前也为之动容。

武成与武量眼睛大亮,武量更是和林轩凡一起,眉飞色舞,马上也一起鼓起掌来。

罗明与刘召要矜持些,但手指同样在随歌而动。

很快,随着绿莲舞步的加入,一名又一名曲宴楼的姑娘也笑吟吟地各展身姿加入了舞队的行列。

眉山无声地笑了起来,开始摇头晃脑地挥着步摇继续敲击着茶杯。

直到……陈元鹰终于唱完了这一首动感十足的歌曲,然后主动地笑着鼓起掌来。

伴舞正酣的众人顿时知道,这一首别开生面的曲子,结束了。

眉山迅速尔雅地放下了手中的步摇,起身,和同样知趣地退回到一起的绿莲,以及其他姑娘们,齐齐向陈元鹰行了一礼:“谢王爷赐曲!”

赐曲?

陈元鹰很有深意地笑了起来。

这帮年轻姑娘们果真会把握时机!

他看向一旁陪笑的老鸨:“秦妈妈觉得如何,本王刚才唱的这首歌,如何?”

秦妈妈马上满脸堆笑地竖起大拇指:“能被王爷相中并唱出来的,自然是好的!”

陈元鹰微微一笑,十分笃定地环视在场诸人一遍,再指着绿莲:“刚才本王已经听了眉山姑娘的歌了。听闻绿莲姑娘亦是歌中强手,不如也来一首吧!不过,不要再唱轻快的了,本王现在想换一下,听喜悦和甜蜜的曲子。”

正含情看着陈元鹰的绿莲微愣,但马上就喜出望外地迅速施礼:“是,那奴家就献丑了。”

她款款地转身进了身后的帷幔里,不多时,抱了一只琵琶出来,在陈元鹰对面的锦墩上坐定,妩媚地朝着陈元鹰一笑,然后一边弹着琵琶,一边低吟浅唱起来。

她一开嗓子,陈元鹰就饶有兴趣地挑起剑眉。

嗓音甜美,软绵,有些撩人,也有些小爽。

比甜妹子杨钰莹少了份甜腻,却多了一点点清爽柔和。

很多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就喜欢这个调调。

难怪她能与眉山并列为曲宴楼的头牌姑娘,平分秋色。

他静静地开始倾听。

而对边,以胡大人为首的诸位老大人和乡绅,以及那些在挥毫作画的书生们,在讶异之余,又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果然是在听曲。先前是眉山姑娘的,现在又换成绿莲姑娘的。”

常去曲宴楼的恩客们都知道,这两位头牌素来是你不服我,我不服你,只不过眉山的手段更内敛,而绿莲的手段更热情。

当然,平时这两位头牌也不会同时侍候一位恩客,所以今天,大家还算是沾了小王爷的光,能够听两大头牌同台竞歌。

这样的场合,想必谢尊者和那几位皇家护卫也不可能在里面做出某种不可言喻之事。

而歌声中透出的喜悦和甜蜜,也让众人纷纷笑了起来,回想起一些喜悦的往事。

作画们的书生和千金,更是纷纷定下心来,继续构思眼前的画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