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要欢快的曲子

秦妈妈先是一愣,但很快就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迅速给陈元鹰飞了一个热情的媚眼:“是是是,王爷说得是,奴家马上去安排!”

她大声招呼两个甜美的小清倌来陪侍,她则迅速转身,一边朝着里面急急地走,一边高声呼喊起来:“鹿边、眉山,花枝,你们快来呀,鹰王爷来听大家唱曲了!”

一旁的林轩凡忙提醒陈元鹰:“王爷,其实她们跳舞也很好看的!”

陈元鹰笑笑:“不着急,慢慢来!”

这一路走来,他只看到一些绣墩和轻巧的竹靠椅,没看到一张可以让客人躺一躺的软,所以空出了不少地方。

那么,这腾出来的地方,是做什么的?

肯定不是让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借着一点隐蔽就直接进洞。

那么,其用意也就显而易见了。

走了不到五十步,两位甜美的小清倌掀起前方的纱帘,陈元鹰便见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居然还布置了一个占地足足两百多平方米而显得相当开阔的会客大厅,中间摆着几个精致的绣墩和小几、琴案,还燃起了袅袅熏香。

只不过这里的脂粉味太重,陈元鹰并未闻出那是什么香。

数位着绢布和薄纱的妙龄姑娘们均以精致的团扇掩面,含笑地站在一起,齐齐施礼来迎接他们:“奴家见过王爷和尊者,诸位公子!”

“免礼!”陈元鹰挥挥手:“都坐下吧!本王此来只为听曲,尔等不必拘礼。”

这时,眉山掀开里间的一张纱帘,端着几杯热气腾腾的香茶出来,含笑走向他们:“王爷、尊者,各位公子,请用茶!”

雪白的瓷碗里飘着几根完整而舒展的碧茶,形似雀舌,且那叶脉隐现云纹,陈元鹰眼一扫,讶异地看她:“你们这里也有云中雀舌?”

这可是京城里相当名贵的香茶,曾听朱自梅感叹,若非当了王府长史,还买不到它,且一两就花去了朱自梅一个月的俸禄。

眉山嫣然一笑:“这是秦妈妈珍藏的宝贝,连胡大人都不曾尝过,也只有王爷和尊者、侯府公子这样的人物,才值得一品。”

陈元鹰笑了笑,没有说话,一旁始终做无形之人的宫林马上掂出一根细细的银针,上前,在每一个杯子里都小心地试过,这才朝着陈元鹰躬身道:“启禀王爷,此茶应无毒!”

陈元鹰点点头,拿起中间的一杯,端起到鼻前略略一嗅,再浅浅地抿了几口,点头:“泡茶的技术还不错!是这里的山泉水所泡?”

眉山点点头:“原也带了些楼里的井水,但王爷是贵客,我等不敢怠慢,特意取了这里的山泉水,静置之后才烧的。”

“有心了!”陈元鹰微微一笑:“好了,闲话少说,你们谁来唱第一首曲子?要欢快的!”

“那,奴家且抛砖引玉吧!”眉山婉约地浅浅一笑,退后数步,坐在那架长琴边,然后纤手微扬,一边拨弄着琴弦,一边开唱起来。

听了几句,陈元鹰的眉头便自然舒展。

任心而论,这唱词稍嫌文绉了些,他没有听懂。

但是,眉山的嗓子清而亮,听起来挺舒服,是他喜欢的那一类型。

而且这旋律也十分地轻快,

他放在茶几上的手很自然地跟着打起节奏来。

一旁的秦妈妈一直在留意着他的表情,见这应合的节奏,眼中顿时现出几分轻松。

看来这位小王爷还算好侍候。

……

另一边,溪对岸,正在心神不定地望着这帷帐的一些书生们,突然听到帐内响起了筝筝的古琴声。

紧接着,便是眉山姑娘那清亮而轻快的歌声传了出来。

“真在听曲!”

而且这是一首比较欢快的宴会曲,很难想像在这种类型的曲子下,王爷能和曲宴楼里的姑娘做些什么不可言喻的事。

“是了,王爷毕竟还小,再说,他身边的尊者也不可能让他真的越界吧!”

还在评委席上的胡亦社与孟教谕很有默契地对视一眼,暗松口气,随后便放松下来,含笑聆听。

本来一直阴沉着脸的文山长亦是微愣,继而老脸微有些缓和,看向对面的目光也和缓了少许。

倒是那些正在静心作画的书生和千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歌声惊醒,在短暂的惊讶过后,茫然四顾:“谁在唱曲?”

孔萧和杨力、游石自然也被惊醒。

待听出了这是眉山的声音,孔萧微愣,但马上就释然地笑了:“原来小王爷喜欢听这种曲子!”

曲宴楼的姑娘们,都是根据恩客的要求来选唱曲子,这首曲子并非他那轩凡表弟的喜好,又是排在第一来唱,想必是王爷要求的。

不是那种靡靡之音,很好!

或许,王爷此刻去曲宴楼那边的帷帐,亦是察觉出什么,故意避开?

孔萧很快就一边欣赏着眉山的歌,一边继续认真地挥豪画图。

杨力和游石初时还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待见他神色自如,嘴边还有些笑意,杨力忍不住便试探地问:“孔师兄,莫非小王爷过去,并不是对眉山姑娘动了心思,而纯粹只是想听曲?”

“换了你在嘉宾席上坐,等这般长的时间,你不觉得无聊?”孔萧微微一笑:“王爷毕竟年龄还小,或许以前也不曾去过青楼,今日便借机去了解一二!且,轩凡表弟只是喜好听曲,却不曾与曲宴楼的任何一位姑娘有过暖昧。你俩实在无须担忧。”

说到这里,眉山的歌便已经结束了,那脉脉琴音也已停下。

“也是,”杨力很快就认可地点头:“听眉山姑娘此曲,欢快皆是发自内心,想必此刻并无人强迫她。”

“好了,我等安心作画,早日结束,或许小王爷就会早点从那边出来了!”孔萧安慰着他俩:“这次的书画评比,花红可比作诗要高啊,你们千万要努力!”

话音刚落,曲宴楼帷帐的方向,便突然响起了一个陌生而清亮的少年歌声。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