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别拦我,我只是巡视!

半刻钟前,赵家长房的管家就派人前来急急地知会她们,若是有机会遇上微服出巡的鹰王爷,务必想办法制造机会让嫡女们靠上去。

做陈元鹰这位嫡出王爷的侍妾,自然比做勇毅侯府旁支的贵妾,要风光得多!

或是有福气,以后替陈元鹰生出儿子来,说不定还有机会升为王府的侧妃!

可就在她俩满怀希望之时,知州大人居然将所有的女眷都隔在了这薄薄的屏风外!

能上前和知州、教谕、书院山长见礼的女眷,都是官宦人家的。

赵家以往借着勇毅侯府的名义,在庆州与这些老大人多有来往,但现在鹰王爷一来,这几位老大人就翻脸了,直接让小小的方师爷将她们拦住了,连个招呼都不让打!

太欺人了!

华氏与卫氏低低地商量了一下,决定下来:“看来只有等稍后献画作的时候,再制造机会了!”

还好,赵氏一族的男人们虽然不擅读书,但女孩子们倒是个个能诗能画。

“待得我家娇儿得了名次,王爷前来鉴赏,看你们还能拦得住?”

……

陈元鹰与胡亦社一番沟通,收到了预期的效果,便笑着看向下游的孔萧等人,就见除了林轩凡之外,其他人均在作画。

陈元鹰心里一动,侧头朝身后的武量低语了几句。

于是,众旁观的老大人们便意外地见到武量大步走向下游,来到林轩凡的身边,朝这位素来好玩的林家嫡出二房公子一抱拳,再将其带来了嘉宾席里。

“小民见过王爷!”林轩凡满脸喜色,朝着陈元鹰深深一礼,再又分别朝其他在场的大人见礼。

“轩凡你来得正好!”陈元鹰朝他招手,再朝着一旁胡亦社道:“胡大人,这些作画想来暂时还不会完成,本王在这里呆得无聊,且和林公子四下走走。”

胡亦社一呆,随后了然地笑着拱手:“是微臣失策,王爷请便!”

陈元鹰马上笑着起身:“本王去去就来!”

他这一走,谢梦擎等人自然也就纷纷离席。

待离得远了,林轩凡有些兴奋地问:“王爷想去哪里?”

“你不怪本王先前隐瞒身份吧?”陈元鹰笑问他。

“唉呀,我能理解了,戏文里都是这么写的,皇上喜欢微服私访,王爷也喜欢微服私访,体察民情。”林轩凡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也经常偷换成小厮的身份出去玩的。”

陈元鹰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膀:“就知道你能理解。走,我们去对面的曲宴楼姑娘那边看看。”

“啊?”后方的陆前和武成顿时错愕地失声,继而武成立刻冲上前来:“王爷……。”

“别拦我!我们大家一起去,转一转,了解了解,又不会干什么,有什么好紧张的?”陈元鹰不以为然地摆手:“再说,这又不是真正的曲楼宴!这里是橘山!”

谢梦擎这时便微笑:“王爷说的是!既然来了,且去视察一下!”

陆前和武成、罗明面面相觑……。

连尊者都同意了,那他们还能拦得住?

林轩凡倒是一下子就兴奋起来:“真的?啊,王爷,您真行!”

陈元鹰笑笑。

这个身份不好光明正大地去曲宴楼看姑娘和听曲,但在这橘山之上,视察一番,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稍后,亲眼看到他们一行人越过溪上的小桥,走到对面曲宴楼帷帐中,胡亦社、孟教谕和文山长亦是惊得久久不能出声,继而相视苦笑

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堂而皇之地去找青楼女子……这位小王爷的行事,还真是大胆肆意!

不光是他们,便是那些没有参与画作竞赛而四处张望的书生们,此刻也目瞪口呆,继而羡慕嫉妒恨。

“我去,林家老二居然领着小王爷去了曲宴楼?”

“就算这里是橘山,可那里是曲宴楼暂定的地盘啊!他们想干什么?”

若不是右侧上方坐着来自各大户家里的主母和闺秀,这些书生们真恨不得也跨过小溪去看看。

现在,只能干看着!

……

走过了小溪,林轩凡便迫不及待地冲着那随风飘荡的帷幔里大喊:“秦妈妈可在?鹰王爷前来巡视了,还不快些带姑娘们出来迎接!”

陈元鹰顿时乐了。

这位林家嫡出二公子,怕是生错了地方,他应该出生在勋贵世家里,这纨绔公子的作风,简直了!

不过陈元鹰很喜欢,觉得很亲切!

反正林二公子又不敢冲着他纨绔!

几乎是立刻,帷帐那轻薄的幔帐便被两双纤手迅速撩起,两位花苞似的双髻少女齐齐向他们蹲身,清甜的声音在空中回响:“奴婢们见过鹰王爷,见过谢尊者,见过林公子!!”

“都起来吧!”陈元鹰的目光只是淡淡地一扫她们,暗叹长得挺甜美,但并没有多做逗留,就继续往里看。

一位身材丰满、风韵犹存的老鸨摇着香喷喷的绢巾,一步三扭地迎过来,那描着浓妆的眼睛里大放光亮,仿佛陈元鹰是个会发光的金菩萨:“哎哟,是王爷来了啊!奴家见过王爷。”

她迅速给陈元鹰和谢梦擎、林轩凡三人施了一礼,再又极妖娆地笑道:“小王爷,自从听说您来庆州就藩了,而且天纵英姿,俊美可比天神,奴家可是天天盼,日日盼,只盼王爷早点到啊!”

“您可知道,奴家不惜花重金,陪着清风书院的文山长在这里搞一出诗会,就是为了到时能得见王爷一面,一慕风采!”

看着她唱作俱佳,虽然表情夸张了点,但着实让人有一种飘飘然欲成仙的被奉承感,陈元鹰顿时颇为好笑。

他傲然地背着手,一步一步向前走:“所以,本王来了!本王时间不多,且给本王安排几个唱曲唱得好的!”

“哎呀王爷,我们曲宴楼的姑娘,个个唱曲都唱得好!”秦妈妈一扭水蛇腰:“不如奴家先让眉山和鹿莲来陪您?”

“就她们俩,太少了!反正你们这里排名前十的姑娘,本王也都见过了,不如轮流来,一人唱一首!”陈元鹰霸气地挥挥手:“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