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找个长久的靠山

陈元鹰顿时大喜地直起腰杆:“好啊好啊!我就知道皇祖母和大皇兄都疼我!那皇祖母,您顺便请表舅再查查,有哪些没有实缺的京官适合当王府长史和司马,也一并介绍给孙儿!孙儿着实很希望,能有一个谈得来的长史或者司马。”

太后一愣,随后故作不悦地绷起脸来:“那可不行!你父皇给你派长史和司马,就是为了能管住你!”

陈元鹰眼珠子一转,马上道:“那提前让我知道,我提前去搞好关系,总可以吧?”

太子立刻在一旁笑着打趣道:“是啊,搞好关系,就得出宫,你这是想趁机出去玩吧?”

陈元鹰顿时昂然地道:“大皇兄错了!小弟已经决定了,从今天起,暂时不出宫!多陪陪父皇和皇祖母!”

耀华国亲王一旦赴了封地,未得朝庭宣召,不能再随意离开封地,也不得随意进京。

再和太后奶奶见面的时间,真不是陈元鹰能够决定的。

太后的脸色微霁,却挪揄他:“真的?不出宫了?那你又怎么和人家搞好关系?”

陈元鹰顿时理直气壮地再度晃着她那松驰的胳膊:“唉呀皇祖母,孙儿可以提前赐一些礼物给他们嘛!拿人手软!”

太子顿时喷笑了。

太后亦是一怔,随后哭笑不得:“你啊……。”

很快,她笑着点头:“行,皇祖母就跟你表舅说说,让他去搜集搜集!”

“谢谢皇祖母!”陈元鹰大喜地拱手。

这时,苏嬷嬷走过来提醒:“娘娘,膳食已准备好。”

“行!”懒懒地搭着苏嬷嬷的手,太后从卧榻上起身:“虎儿,鹰儿,陪皇祖母好好用膳吧!

太子与陈元鹰同时笑着应下。

……

龙州的经济必须要发展起来。

所以现在必须把皇祖母哄好哄开心,以后才能长长久久地当自己最大的靠山!

在慈宁宫陪着太后用完了晚膳,待太子歉然地表示东宫还有事而离开后,陈元鹰便表示还舍不得走,扶着太后在殿外散步。

虽然是深冬,但御花园里有常年不谢的花儿,景色还是相当美的,在这宫灯的映照下,影影绰绰,别有一番宁静和朦胧之美。

陈元鹰的心也迅速宁静下来。

和徐嬷嬷一人一边,扶着太后在花园里慢慢地走,陈元鹰诚恳地道:“皇祖母,孙儿过完年就要去封地了,以后无召,孙儿不能再回京,就不能再继续陪您散步了!”

“不过,这样,气您的人也少了一个,所以您一定要多笑笑,多运动,对身体有好处。孙儿希望皇祖母能够永远地长命百岁,永远当孙儿的靠山!”

昭帝年近五旬,是太后的第二个嫡子,所以太后如今已是近八十岁的人了。

她早年用尽心计才成功地把亲儿子扶上了皇位,神思耗损过重,身体也衰弱了,哪怕年年有名贵的补品养着,看上去也依然比现代那些七十多岁的老人要苍老。

凭心而论,抛开利益关系不说,陈元鹰真不希望这么疼爱原身的太后在几年之后就故去。

太后讶异地看他,眼中有一抹感动,很快就怜爱地笑起来,一边轻轻拍着他的手,一边慢行并故作嗔怒:“胡说,我家鹰儿什么时候气过皇祖母啊?鹰儿一直很乖很孝顺的!”

“当然,皇祖母会听你的意见,以后多笑笑,多动动。嗯,等你以后去了封地,一定要多多给皇祖母写信,好不好?”

“好!”陈元鹰很是郑重地应下:“孙儿虽然不太喜欢写字,但是,给皇祖母和父皇的信,孙儿肯定会写的。”

太后顿时十分欣慰地笑了起来:“好!皇祖母等着!”

停了一停之后,太后又关爱地看他:“鹰儿,如今你孝期已满,可以说亲了。可有喜欢哪家千金?”

喜欢哪家千金?

陈元鹰一脸懵懂,错愕摇头:“啊?没有啊!”

才穿越过来,他就只见过齐贵妃与杏桃两个较年轻的女人。

而原身只喜欢玩乐纵马,也不曾对哪家的女孩子动过心。

“真没有?”太后状似不信,苍目微凝,含笑看他:“你别害羞不敢说!”

“这有什么不敢的!”陈元鹰马上坦荡地摇头如拨浪鼓:“真没有。”

见他坦然,太后眼底闪过一丝欣慰和爱怜,又继续笑吟吟地问:“既然如此,你母后不在了,皇祖母替你务色,怎么样?”

陈元鹰目光微转,无所谓地耸耸肩:“皇祖母,嫁给孙儿,就势必要离开京城去龙州或者庆州,只怕京里那些贵族千金们未必肯!反正孙儿还小,等孙儿及冠了,您再帮忙务色吧?”

万一,他在封地碰到了心动的呢?

但也别把话说死,不如先推一推。

太后微怔,随后失笑:“也行,等你龙州那边发展起来了,皇祖母一定好好帮你挑!”

……

说完了终身大事,陈元鹰陪着太后在御花园里走了一刻多钟,直到太后面现疲色,才扶着她返回慈宁宫。

他又在慈宁宫陪到戌时末,才在满天的星光下,带上已收拾好行李的孙嬷嬷,一起慢悠悠地回到他的皇二所。

一进门,随行的宫林便是一声大声通报:“殿下回宫!”

很快,安静的大殿门口,马上涌出一应的一等宫女、二等宫女、内侍们,齐齐笑着伏在地下:“恭喜殿下得封亲王!”

哦,这一波欢迎仪式还不错!

陈元鹰满意地点头:“今日同喜,传令下去,所有人都多赏一个月的月例!”

“谢谢王爷赏赐!”众侍女和内侍们齐齐眉开眼笑地应下,起身。

陈元鹰再交待正疑惑看着孙嬷嬷的一等宫女胡桃:“皇祖母已经将孙嬷嬷赏赐给本王了,你赶紧为嬷嬷安排住房和服侍的人,以后宫内的事务就由孙嬷嬷总管。”

胡桃神色一凛,迅速应下:“是!奴婢胡桃,以后还请孙嬷嬷多多指点!”

待孙嬷嬷笑着欠身,表示大家以后就一起同心协力服侍好王爷,陈元鹰再挥挥手:“好了,都是认识的,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快给本王备热水,本王要洗浴!”

胡桃顿时和两个年少的二等宫女丹阳与绿苹一起掩嘴而笑,转身领命而去。

不多时,陈元鹰在丹阳和绿苹的服侍下,进殿里浴室中美美地泡了个热水浴,再换好清爽的睡衣,回到殿内卧房,命她俩请来孙嬷嬷,然后拚退了所有服侍的人。

殿里已燃起袅袅沉香,飘溢着淡淡香味,让紧张了一天的陈元鹰感觉心神俱皆松缓。

他再看着微躬着身而显得有些恭敬的孙嬷嬷:“孙嬷嬷,你往日里最疼本王,有什么话,你尽管直说。依你看,这次的抽签事件,背后有可能是谁在害本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