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他,就是鹰王爷!

陈元鹰顿时再度惊讶起来,询问林轩凡:“以前的诗会,可曾如此?”

林轩凡耸耸肩:“偶尔有之。”

陈元鹰立刻皱起眉头,略一思索,看那评委席旁还设有几个嘉宾席是空着的,便又迅速舒展眉头,朝着孔萧、杨力、游方三人分别作揖笑道:“在下作东,请林兄务必安排今晚的酒宴小聚,三位兄台和姑娘也务必请赏脸!”

林轩凡微愣,随后豪爽地拍胸脯应下:“这个一定没问题,为兄会负责保证三位姑娘全部到场!”

等孔萧和杨力、游方也纷纷笑着拱手表示应邀,陈元鹰微微一笑:“诸位且在这里休息,在下要去和熟人打个招呼!”

他拍拍身上的草屑,不慌不忙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再看向罗明身侧那位美人:“姑娘不妨先留在这里,晚上再见。”

罗明会意,马上和刘召一起站起。

谢梦擎与陆前顿时眼中精光一闪,均是微微一笑,从草地上起身:“是啊,该去打个招呼!”

而后,林轩凡等四人就见陈元鹰一行七人均朝着上坡前进。

“他这是又看到哪个熟人了?”林轩凡意外地问:“胡家人来了?”

孔萧若有所思,再见那远方的评委席处,原本自在坐着的知州和文山长均看向正在前行的陈元鹰他们,那清朗的眼中顿时光彩大盛:“是姓胡,但不是胡家人!”

林轩凡莫名其妙地顺着孔萧的目光看去:“表哥你说什么?我怎么不懂?”

“你呀,眼中只有美女,哪还能看得出其他!”孔萧宠爱地看他一眼,提醒他:“可曾想好晚上帮谢公子他们订哪家酒楼?”

“还能订哪一家?必须是冯家的香满楼啊!”林轩凡马上耸肩:“你之前都说了,人家冯家很可能是宁远侯的人。而宁元侯又是鹰王爷的人……。”

刚说到这里,正漫不经心地看着陈元鹰一行人离去的林轩凡突然错愕地叫起来:“咦,谢公子他们怎么往嘉宾席那边去了?”

再然后,他又讶异地看到,知州大人身边的方师爷卑躬地喝退了警戒的衙役,远远就朝着陈元鹰一行人迎来。

紧接着,评委席上,原本虽然面带微笑,但笑容里始终有几分矜持的知州大人、教谕大人,书院山长,均从座位上起身,走了出来,一齐微笑着迎向陈元鹰等人,并且在离陈元鹰还有三步之遥时,停下来,恭敬地主动施了一礼。

林轩凡看得清楚,顿时怔住:“我去,这……这……。”

他猛然转头就喊孔萧:“萧哥,谢公子他们怎么?”

“轩凡表弟,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孔萧有些复杂和向往地看着远方那朝着三位老大人抱拳回礼而明显是居上位者地位的陈元鹰:“谢公子怕是借着外家的化名,实际上,他,就是那位刚刚来庆州就藩的鹰王爷!”

“啊?”林轩凡和一旁的杨力和游石均愣住。

眉山倒是异样地看着孔萧,盈盈秋水里透出几分佩服和欣赏:“原来孔公子早就看出来了!”

“原本并不确定。”孔萧俊脸一热,继而苦笑:“直到他落款为谢耳东,后又被教谕大人当众选为第三名,在下才敢肯定。”

心里一动,他又看向眉山:“莫非眉山姑娘早就知道了?”

“说来惭愧!”眉山微微一笑,笑容中有几分自嘲:“小女子也是来之前,才得知州胡大人身边那位方师爷的提醒。可惜终究晚了一步,看错了,以为那位梁公子才是小王爷!”

孔萧眼中多了一抹歉意,随后又看着陈元鹰的方向叹息:“小王爷果然很聪明!”

……

当被方师爷认出,喝退了拦路的衙役,而后,知州等三位老大人先后从评委席上走出来,恭敬地来迎接自己时,陈元鹰脸上便已不再是方才的调皮,而多了几分傲然。

朝三位老大人微微点头,免去了他们的见礼,再随着这三位的介绍,又接见了两位因年老而致仕的官员之后,陈元鹰便在他们的恭迎之下,坦然地坐上了嘉宾席的主位。

谢梦擎和陆前分列左右,武成武量与罗明、刘召则分别立于其后,负责警戒。

而后,他们便见一帮衙役和仆从们扛着好些木棍与绢布过来,麻利地选定了一个平坦之处,再用这木棍和半透明的绢布迅速搭起一座长长、半透明的屏风,并在屏风之后,摆下了一个个雕工还算精美的座椅。

陈元鹰眼中现出几分了然,再与不远处的胡亦社交谈:“胡大人,看来今天来了很多城中的大户人家家眷啊!”

“让王爷见笑了!”胡亦社恭敬地回答:“因为王爷德政,今明两日官员都休沐,故好些家庭举家出游,来我橘山踏青。”

陈元鹰点点头:“踏青确实是有趣,不过,既然未出阁的小姐会参与此次的书画会,那曲宴楼的姑娘们怕是不适合在吧?还请大人下令,让这些姑娘们先回到对岸,待书画会出了结果,再来品鉴,如何?”

胡亦社微怔,随后迅速应下:“王爷说得是!来人,赶紧去传王爷的命令!”

于是,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那些陪在各书生身边的姑娘们俱皆回到了对岸,藏进飘飘吹拂的幄帐之中。

……

橘山另一斜坡之上,众多庆州城内大户家的女眷们在搭就的亭间回廊上笑谈。

胡亦社的夫人魏氏一边慈爱地看着自家孙女胡玉菲在斑澜的草地上采着草叶,一边漫不经心地回应着孟教谕的夫人秋氏。

“王爷?应该会来吧?毕竟他还年少,好玩,在龙州那苦地方拼了近半个月,还能不来放放松!”

“……哎哟,秋夫人,我家玉菲还小,哪比得上您家里那位大小姐,知书达礼,冰雪聪明,颇有才名啊,今日恰逢诗会,听我家老爷说稍后还有书画会,您家大小姐肯定能拿得名次!”

“……是是是,你们秋家的几位小姐都很乖巧,哪像我家菲儿这么调皮……算了,这事啊,看缘份吧!”

就在这时,魏氏便见一名熟悉的衙役过来相告,道是知州大人已备好席位和屏风,请各家夫人和小姐前往前坡参与书画会。

魏氏忙端庄地应下,再令管事婆婆把孙女叫到身边,低声嘱咐:“稍后若是见了王爷,切记把你平时的调皮收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