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这怎么是讨好?

“原来是个孝子。”陈元鹰恍然大悟:“这么说来,他这次参加文会,是冲着这丰盛的花红来的?”

“多半是!”孔萧那俊朗的眼中有几分由衷的赞服:“他以往的诗作,确实是大气而磅薄,为兄自愧不如。”

这时,他俩就见远方的教谕大人站在高处气定神闲地微微一笑:“大家猜得没错,这第一名才俊,正是杜安焕。自去年的诗会以来,杜秀才一直没有再做新诗,直至今日,阔别诗坛一年的他,才终于又给大家送来一首极好的诗。”

极好的诗?

能让孟教谕如此高的评价,想必应该不错。

再说,有自己在,这几位老大人怕是也不好意思拿第一名来送人情。

陈元鹰来了兴趣,微笑着看向孟教谕。

好在这位老大人也没有再继续卖关子,开始摇头晃脑地大声诵读杜安焕的诗。

“潺潺花溪绕山岗,”

陈元鹰笑了起来。

前一世,小学时候的自己,可不就喜欢将溪水和潺潺连在一起造句?

这种描述,真是久违了,倍感亲切啊!

“花溪”两字,尽得春意。

“润得石间青苔长。”

嗯?

一个“润”字,一个“长”字,透出勃勃生机!

果然是有两把刷子!

“一朝入河怜旱土,”

陈元鹰的笑容微怔。

这个怜和旱,是在隐寓着什么吗?

“舍身只为粮满仓!”

陈元鹰瞠目。

好吧,这是三位老大人来拍自己马屁了!

知道自己现在在龙州大力推广着挖渠砌坝,所以今天出了好几首助农诗啊!

先是杨力的硕果诗,再是自己的满橘诗,现在又是杜安焕的满谷诗。

没有足够多的谷物以当百姓的口粮,又哪来更多的地来种植可以酿酒的高梁?

三大饱腹谷物,小麦和水稻的酿酒都比不上高梁!

这第一名,不给杜安焕,给谁?

给了其他人,自己会满意吗?

果然姜是老的辣!

这时,在场的好些诗作排名较低的书生们也一一醒悟过来了。

“发现没?今天上榜的前几首,皆是助农悯农诗啊!”

“听说鹰王爷先前就在龙州大力搞水利,以便来年的龙州能够多收几亩粮食!几位大人莫不是因此,才特意点了这些诗来讨好王爷?”

“去去去,这怎么是讨好呢?谷满仓和果实满枝,不都是百姓们的美好愿望?”

“杜安焕很聪明,知道王爷来了,又一心想酿出烈酒,索性就以此诗来抒心意,满足了王爷的心愿,也满足了他的需求,又应景应题,老大人们自然点他!”

“要我说,孔萧最聪明。今天的诗会,前三首里,就有两首悯农诗,孔萧居中,人家是盼好日子,他直接写出了好日子,又没有一窝蜂地去奉承,难怪文山长那么看重他。识实务,又如此有风度,我也支持他!”

这些热切的议论声,听在孟教谕的耳里,看向孔萧的目光不免便透出几分欣赏和赞许。

不过他并没有耽误时间,只哈哈一笑,点评了两句,便朝着曲宴楼的方向高喊:“对面的美女们,此时不出,还等何时?”

这时,陈元鹰就见一位面容坚毅而清瘦的青年人,着洗得有些发白的书生服,缓缓地从人群中起身,再稳稳地走向那小桥旁边的空旷之处,先谢过孟教谕的提醒,往着远方的评委席恭敬地一躬身,再朝着周围的人不疾不徐地作个了环揖:“不才杜安焕,今日侥幸得了诗文关的魁首,实乃诸位承让,不才深为感谢!”

“长得还算顺眼。”陈元鹰远远地看着他,觉得他虽然清瘦了些,眼眶底的青黑重了些,但五官还算端正,若是养得好了,应该也算是一个翩翩美男子。

一旁的罗明与刘召互相交换眼色,碍于美女在侧,都没有说话。

几息之后,从曲宴楼的帷帐中俏生生地站出一名娇艳的女子。身形挺拔而丰满,嫩黄的裙服衬得肌肤胜雪,如云的乌发上挽了个复杂的髻,插上了繁复的珠花和灿灿的金步摇,和淡雅的眉山相比较,又是另一种风格的美。

“今天算是被鹿莲姐姐占到了便宜!”林轩凡这时便有些惋惜地一摊手:“其实我觉得杜大哥和眉山姐姐站在一起更相配!”

“笃!”地一声,孔萧佯怒地以收起的折扇,在这个交情极好的表弟头上轻轻地敲了一记:“轩凡表弟,就算为兄的诗才确实是比不过杜大哥,你也不能这么当众拆为兄的台吧?”

见眉山姑娘再度掩嘴而笑,众人也皆莞尔,陈元鹰更是觉得这个孔萧的情商挺高,着实值得一交。

而后,等微有些激动的杜安焕拜谢了孟教谕,斯文地领着娇艳的鹿莲姑娘回到了原有的位置上,立刻就有三位仆役各端着三盘盖了红绸的花红,笑着走来,并分别送到罗明、孔萧和杜安焕的手上。

下巴微抬,暗示罗明不妨先收下这花红,陈元鹰再笑吟吟地提议:“银子到手,不如今晚我作东,轩凡你觉得哪里的酒楼不错的,介绍一下,大家一起去吃一顿。也算是庆祝我们的相识。”

“好啊好啊!”林轩凡乐得迅速点头:“我介绍的,保证你喜欢!嗯,眉山姐姐你可千万要来啊,不能缺席!”

陈元鹰顿时也乐了:“是不是如果没有眉山姑娘,你就不和我一起吃饭了?”

“第二名和第三名都在我们这里,眉山姐姐岂有不参加之理,对吧?”林轩凡眼巴巴地看着含笑的眉山,十分讨好地问。

眉山扑哧一笑:“正是!小女子厚颜参加,还请诸位公子不要嫌弃。”

陈元鹰笑笑:“眉山姑娘太客气了!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就在这时,孟教谕返回了评委席,而胡亦社则迈着官步笑着走出来,有意无意地朝着陈元鹰这个方向望了一眼,又大声道:“适才的诗会,连出了几首佳作,本官甚是欣慰。不过,光有诗,无佳画,未免让人遗憾。”

“而且先前的诗会,尽皆是七尺男儿在此吟唱,也委实单调了些。正好,本官闻得城内有诸多才女,在今日陪着母亲前来踏青,所以本官现令人去邀请这些才女们前来参与接下来的书画会,还请在场的诸位大丈夫守礼相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