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让你去你就去!

游方听到陈元鹰的话,便有些腼腆地笑笑:“也不能这么说。曲宴楼的姑娘们,确实个个都有才有貌。”

是吗?

陈元鹰不置可否。

宫里的各位娘娘,哪个不是花容月貌,才艺非凡?

待这位教谕大人开始点评,从第九名到第六名,在陈元鹰看来,诗和意均是一般,属于那种中规中矩的,若是参加考试,当属于合格之列。

其大多是咏景,赋情者极少,他也看不上。

不过这几人的才貌倒还算过得去,没有垂垂老者,均算是青壮。

而前来给他们簪花的女子,则均是有些姿色,可惜过于妖娆和忸捏。

待叫到第五名时,陈元鹰听得眼睛一亮。

“清溪脉脉绕山转,几蔟春苞把枝探,行去数里空山色,只待硕果满枝颤。”

“好个空山色,好个满枝颤!”陈元鹰眼睛晶亮,忍不住赞:“这首诗很有些悯农情怀。”

而且,与他先前所借鉴的那首满山笑,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这首诗用词更讲究。

而后,他就听到了教谕念出了其名:“诗作者,为我清风书院乙等院舍的学生,杨力。”

杨力?

陈元鹰惊讶地看着面色已激动得涨红的杨力:“杨兄,是你的!哇,你写得真好!”

“不敢不敢!”杨力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谢兄的诗才是真好,这首诗,在下是前天听说有文会之后,苦思了几日,才勉强写出来。也亏得今天定的是溪和春,若是其他,在下怕是要交白卷了!”

而后,见周遭的众多书院同学都笑着挥手,红着脸的杨力便在大家的哄笑声中,腼腆地走去。

游方顿时好一阵羡慕:“杨兄的诗才又有进步了!”

陈元鹰朝着罗明一使眼色。这个杨力,本身懂橘,所作诗文也隐隐地透出造福乡里的愿望,想来是个能干实事的人才。

罗明会意,不动声色地问游方:“小杨可是秀才?”

“他今年家中有事,没有去考,但老师说他有这个实力了!”游方不无羡慕地道:“明年他一定会参加。”

这样啊!

陈元鹰神秘地笑了。

没有去考就好!

很快,大大露脸的杨力便任对面一位瓜子脸儿的姑娘在头上簪了枝假花,局促地朝对方一拱手,再引着此女害臊地走回他们这里,又感激而憨实地朝着孔萧拱手:“孔兄,谢谢你前几日的指点!只是说来惭愧,小弟只顾着对阵工整,却欠了些意境。还得请孔兄以后多多指教。”

孔萧洒脱地笑笑:“哪里哪里,杨力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为兄还不知道是第几名呢!只怕进不了前三。”

待这位教谕大人念出了第四名的内容,陈元鹰看得出,孔萧是长长地松了口气,脸上现出几分轻松之色。

这位怕不是冲着第一和第二去的?

陈元鹰正想着,突然听到了自己的诗。

教谕站在台上微笑地将整四句完全念出,见下首传来一阵好评声和称赞声,便微笑道:“这首诗,用语稍嫌浅白,但对阵还算工整,押韵也无错,且立意极好,故胡大人与文山长一致认为,此诗可排前三!”

“啊?”陈元鹰始料未及,顿时呆住了。

林轩凡那首诗,肯定不会被排进名次,顶多是几位老大人私下里欣赏。

但自己这首诗,居然能进前三?

陈元鹰愕然地看向含笑看过来的评委席上众大人,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莫非是这三位知道自己的身份,又觉得这诗还不错,所以给一个面子?

可是,本王其实没打算争榜啊!

在陈元鹰惊得发呆之际,杨力和孔萧亦是一呆,继而便兴奋地大力鼓掌,林轩凡亦是眼睛一亮,喜滋滋地大叫起来:“第三名!谢公子你进了前三啊!前三的姑娘也很美了!”

对啊,还有曲宴楼的姑娘要来簪花!

陈元鹰目光一凝,马上下令:“罗明,上去!”

正准备欣喜鼓掌的罗明顿时傻了:“啊?”

“还愣着干什么?”陆前亦是微愣,但马上就恍然大悟,一把将以为自己听错了命令的罗明推了出去:“让你去你就去!”

一边说着,陆前一边朝着那评委席上凌厉地看去。

就见随着罗明的起身,那边一直在往这个方向看的三位老者元均是苍眉一挑,继而又立刻招了一名管事模样的下人低语几句,那下人便往对面溪边的曲宴楼舞台去了。

罗明有些不自在地起身,见对面溪边的帷帐中亦款款走出来一名面目佼好的年轻女子,便头大地往陈元鹰的方向祈求地看来。

陈元鹰却笑着挥挥手,示意他赶紧前去接花。

旁边有几位书生知道这诗是陈元鹰之前作的,便朝他纷纷拱手:“这位小公子好生仗义!”

“是啊,这可是第三名,有花红的,还可以在美女面前扬名啊!”

本王可不需要这些!

陈元鹰干笑两下,见这几位书生没有刻意说破,也暗松了口气。

早知道这上榜的写诗者会被这些曲宴楼的姑娘们排队来簪花,他刚才绝不会写诗。

堂堂王爷之尊,就算要姑娘来簪花,也应该是让这青楼的花魁来簪嘛,弄个排名第三的美人来簪,有什么夸耀的?

不过,罗明身形挺拔,颜值也不差,看得那位替他簪花的姑娘脸泛桃晕,随他走过来后,倒是频送秋波,对只是少年的陈元鹰和武量均仅仅礼貌地点点头就算见礼了。

可惜,她虽然对罗明颇有些意动,但罗明却始终正襟危坐,不敢越雷池半步。

陈元鹰笑笑,又望向远方的教谕大人,就见其心虚地收回了往这边看的视线,开始大声宣布第二名。

“冬雪融来溪水噎,”

刚刚还在尔雅盘坐的孔萧微愣,随后欣喜地猛然坐直了身体。

陈元鹰见此,一脸了然:“孔兄,莫非是你的诗?”

这冬雪融来,倒是暗指春到了,应景。

孔萧的俊脸上现出几分欢喜:“应该是了!”

这时,陈元鹰听到了第二句:“春燕衔泥筑巢急。”

春燕啊,虽然不曾看到,但眼前已幻化出一幅燕子飞来飞去急急筑巢的画面。

可不就是春天独有?

陈元鹰暗暗点头。这前面两句,比杨力的意境还要好一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