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谁改了诗

胡亦社不以为然地摇头:“传言也不能尽信。那一位现在的老师,当年毕竟是乡试和会试皆第一,若非拒了四公主的好意,状元便是其囊中之物。老夫听闻,其嫡长子如今亦是京城某书院的禀生。有此育人之才,那一位本来也不笨,诗才大进也不出奇了!”

就在这时,方师爷悄悄回转,脸色亦有几分古怪:“启禀老爷,先前林二公子那首诗,原本,不是这样的。”

教谕和文在心对视一眼,均有几分了然,教谕马上追问:“那原文是哪样?”

待得方师爷吟出,教谕和胡亦社顿时嘴角一抽。

文在心则是满脸错愕:“这……这分明是打油诗!”

不过,这样才符合他们原本对林轩凡的印象。

很快,无语的胡亦社便又追问起方师爷:“那又是谁把它改了的?”

方师爷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是,是那位谢二公子。”

刚才还在对那句“秋日满山笑”称赞不已的三位老大人同时呆住。

……

庆州城内。

赵家和冯家的管事分别来鹰亲王府外投贴想见朱自梅和武量,被早就得了恭伯叮嘱的门房告知,朱大人这两天休沐,不见外人,待后日再约;武侍卫一早陪王爷出去了,暂不知何时归来,故今日也见不了。

赵家的赵品恒在书房里左右踱了几步之后,问管家:“夫人和小姐可是去了橘山?”

管家低头:“正是!而且二夫人和三夫人也带着三小姐和五小姐同去了!”

赵品恒眼中寒光一闪:“跟夫人说,尽可能让二房和三房的小姐与武家那两位扯上关系!”

管家马上应是:“是!”

冯家,冯书恒得了管家富荣的汇报,略有些懊恼地在身侧的茶几上拍了一掌,再又问他:“墨笔今日可是去了橘山?”

富荣顿时赔笑:“三公子早早就随夫人和小姐一起去了橘山。”

冯书恒立刻指他:“马上派人去橘山找夫人和公子,但不要让小姐掺合进来!”

富荣迅速躬身:“小的这就去办。”

……

鹰亲王府,朱自梅悠闲地拿着本书,在院子里一边看,一边听着蒙玉琴在正屋侧厅里教女儿和儿子功课。

不多时,他的年轻书童凑近:“老爷,王爷带着武家侍卫和陆供奉、谢尊者一起穿便服出去了。”

“知道了!”朱自梅微微一笑,再往侧厅里看了一眼,原本的担忧倒是淡化了许多。

再两刻钟后,书童又来禀报:“老爷,赵家家主投贴想见您,恭管家依您的吩咐,说在休沐不见客,挡了。后来,赵家派人去了橘山。王爷他们好像也是去橘山。”

朱自梅剑眉一轩,不在意地摆摆手:“王爷身边有陆供奉和武侍卫,不妨事。王爷这次回来,怕是要在庆州多呆几天,赵家的贴子不用回,林家若有贴子来,可约后日下午见。”

“是!”

朱自梅再看了会儿书,杨浩前来造访,一见面就发牢骚。

“你倒是好,躲在府里享清闲,王爷早早出去了也不通知我!”

朱自梅笑着请他在院子里的石几前坐下:“有尊者和陆供奉护着,你还怕他有危险?他也是体谅你,知道你这些日子累了,让你好好休息。”

“哎,哪里休息得了,还不是要操练!”杨浩摇摇头,接过丫鬟递过来的热茶:“听说王爷便服往橘山去了。我打算稍后带上两百兵去接应,跟你来讲一声。你今天真不出去?”

“今天人太多,明天我再出去。”朱自梅自神在在地道:“再说,曲宴楼今天在那里唱台,我等还是稍稍避下嫌为妙!”

杨浩了然,佩服地竖起大拇指,再将面前的热茶一饮而尽,再迅速放下:“行!那你忙,我先去了。若有急事,你可去找麦故!”

朱自梅哑然一笑:“慢走,小心些!”

……

当方师爷悄悄地来到左近时,陈元鹰便已经收到了罗明的悄然禀报。

知道方师爷是来打听那首溪边花草诗时,陈元鹰顿时失笑。

待附近的书生们纷纷提交了诗稿,又一盏茶的功夫过去,陈元鹰便又听得一声清脆的磬响。

本来还有些嘈杂的草地,倾刻间,便迅速安静下来,只余下对面的丝竹之声。

不多时,陈元鹰就见一位着青色八品官服的峨冠清隽老人从评委席上站起,缓缓地走到那木制围栏前,文绉绉地发言,无非是表明身份,乃本州父母官,知今日有文会,各地才子共聚在此,可传佳话,现将才俊们的各篇诗作取前十名,公开传扬,供大家共同欣赏,且请教谕大人稍后宣布名次,且前三名者可得花红奖励。

“谢公子,你说我那首诗,可能进得前十名?”林轩凡兴致昂扬地问陈元鹰。

陈元鹰呵呵干笑:“小弟是初到贵地,实不知贵地的才俊有多少,这个真不好妄言。”

孔萧在一旁也马上道:“轩凡表弟,今日才子甚多,为兄都没有把握能取得名次!”

林轩凡顿时气沮:“若无名次,眉山姐姐又怎会知晓?”

孔萧嘴角一抽,而后便劝:“若无名次,你下次去曲宴楼的时候写给她不就好了?”

“可是那样不露脸啊!”林轩凡泄气地扯了根草往远处丢:“若是能在这千人诗会上,被人口口传诵,那才叫风光!”

是啊,你若是因此而风光了,只怕你爹娘的脸也要被丢尽了!

陈元鹰再度干笑着劝他:“不急,且先听听名次。”

几息之后,另一位面容方正而黑须飘飘的老者便温和地站了来,朗声地宣布,上榜的前十名,每一名,均会得到对面某位曲宴楼姑娘的亲自簪花和把臂同游,当然,这名次与姑娘的名气是相对应的。若是第一名,则会得到头牌姑娘眉山或者鹿莲的亲自簪花。

眼看着草坪上众多书生们均激动地个个来了精神,陈元鹰撇撇嘴:“几位老大人看来也是花中圣手啊!”

很多读书人前来这里会文,怕不就是为了这份荣耀和不需要出钱便可以与美人同行的快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