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寓意甚好

“想是被林二公子怂恿的。”不等胡亦社回答,一旁的文山长便抚须而笑:“他俩的年龄相差不大,难免年轻气盛。”

教谕顿时苍眉一皱,颇有些担心:“那稍后的评点……?”

胡亦社微一思索,看看他,再看看文山长,试探着给出建议:“他本序齿第四,如果诗不是实在见不得人的话,咱们给他个第四名,应该无碍。”

文山长立刻赞成:“可以!第四名有名次,但不争花红,想来其他人不会眼红,也就不会揪着他不放。”

不过很快,他们就看到了孔萧与杨力、游方三人的反应。

胡亦社顿时愕然,继而啼笑皆非:“孔萧一向聪明,莫非已猜到了那一位的身份?”

文在山听出他是在暗讽孔萧有拍马屁之嫌,顿时微微皱眉,心中亦有不解。

孔萧以往在书院里,可不曾这般圆滑。

教谕目光微转,打起了圆场:“想在官场上混,可不能只顾学问好啊!依老夫看,这个孔萧倒是颇通人情世故。”

此时,胡亦社的师爷便在一旁谨慎地解释:“或许是为了两个少年人的颜面吧,林二公子的水平摆在那里,他们也不好只夸林二公子,不夸这一位。”

三位大人对视一眼,觉得此话也有一定的道理,胡亦社便欣然道:“若是如此,这个孔萧倒是值得栽培栽培。”

又等了半盏茶的时间,赋诗的时间已到,下面的人立刻恭敬地呈上一应的诗句供三位老大人评点。

三位老大人也不急,一张一张地翻看。

“此首尚可,应景之作,但情还差了些。”

“此首尚算押韵,只是刻意了些。”

一首首诗被三人逐渐地鉴过,质量一般的都被挑到一边,只取了几首看起来又应景又应情的,一看那几个署名,其中便有孔萧,胡亦社便朝着文山长打趣:“贵书院今年的学生倒是有几个不错的,难怪今年的县试成绩不差。”

文山长也挺满意,但嘴里还是要谦虚一二:“知州大人莫取笑老夫了。十五人应考,只取了十名,老夫愧煞啊!似那荣州,足足有三十人应考,取了二十三名,才是真正的文风鼎盛。”

教谕马上在一旁笑道:“文山长休要自谦,你那书院里确实是有几个诗和策论都写得不错的,不过是年龄尚小,所以今科未考而已。若是去考了,未必就比荣州差!”

刚说完,他的目光不经意地落在某一首诗上,顿时一怔,再仔细地看那笔迹和落款,脸色顿时颇有些古怪:“文山长,您先前说,林家那二房的少公子,只喜风月?”

“是啊!”文山长不甚认同地摇头:“小小年纪,生得眉清目秀,口齿也伶俐,偏偏爱往风月场所里钻。”

“难怪,他这首诗,明着是写春景,实则另有玄机啊!”教谕忍着笑,将陈元鹰替林轩凡改的那四句诗递给了文山长。

“哦?”文山长接过一看,一扫眼,顿时老眼一突,老脸涨红:“这……”

见他神情有异,胡亦社大生好奇,伸手:“都写了些什么?”

待胡亦社也阅毕,他脸上也浮起几分啼笑皆非的笑意,更颇有些难以出口:“这……。”

说它不好嘛,这“嫩”、“游”、“花苞”、“娇颜”、“羞”几字,倒是用得文雅得很,也十分贴切。

说起来,这四句,随便一句单独拿出去,都挺应这春景。

只是此刻组合在一起,就不光是应春景了,还应了某些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妙景!

若是私下里传阅,诸位老大人均会眼放异采,暗道一声,真妙。

但放在这诗会上……总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啊!

胡亦社皱着眉头思索一二,唤来身边的师爷,让他去暗中打听一下,看这首诗是否真是林家二公子所作。

文山长也郁闷地思忖一阵,迟疑地询问着胡亦社与教谕的意思:“依老朽看,这首诗,还是暂且不要公布吧!回头,还望教谕大人寻机跟林家的人讲一下。这等聪明……还是需要多用些心在文道上,才好。”

教谕马上认可地点头:“文山长所言甚是,本官也觉得,这首诗,不宜宣讲。且给老夫,老夫晚一点,寻机找林家家主说说。”

三位老大人迅速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同时心里也暗暗记下了林轩凡这个名字。

真是少年懵懂!

这等别有含意的诗,岂能拿到这诗会上来念?

再阅过两篇比较一般的诗后,教谕正有些不耐地翻过一张纸,上面那十分齐整的字,便让他眼睛一亮。

再等他看了第一句诗,教谕顿时眉头一轩,有几分满意了。

等再看了下面的几句,教谕顿时眼睛一亮,忍不住就大声而赞:“好一个满山笑啊!胡大人,文山长,你们且看看这一首,字写得好,虽然文字稍嫌朴实浅白,但寓意甚好!”

“哦!”难得见他如此大赞,胡亦社与文山长顿时放下手中的诗稿,探头来看。

而后,两人均是同时点头:“嗯,这首诗不错,应景,大气,而且颇有些少年昂发的情怀!”

教谕再又好奇地问文山长。“这个谢耳东的姓名挺生疏,不曾听闻,可是文山长你们书院的学生?”

文山长颇有些疑惑地摇头:“这倒不像,听起来陌生得很。”

胡亦社突然一惊,手里的诗稿顿时脱落飘于地下。

教谕和文山长均讶异地看他:“胡大人何故如此?”

“这……”胡亦社苦笑着指着那落款:“教谕大人,您真没看出来吗?这耳东……贴在一起……”

“是个陈字,那又如何??”教谕先是不解而问,但马上,他也怔住了,随后他脸色变幻未定,试探地问:“胡大人的意思是……是那一位?”

胡亦社无奈地点头:“只怕没错了!谢家,可是他的外家……”

文在山这时也品出来了,下意思地往陈元鹰的方向瞟了瞟,愕然道:“难道这诗是……他这……?”

很快,胡亦社的老脸有几分感慨:“文字朴实、简白,且怀有一番美好期许,应是在借景抒情。龙州甜橘,以前,可是比我庆州蜜橘更受欢迎啊!”

教谕眉头一皱,还是不太相信:“您刚才都说了,传闻他少年顽劣,不通文事,可眼下这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