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原来您深藏不露

“妙啊!”林轩凡马上来了劲,重重地往草地上击了一掌,大赞:“改得真好!非常好!这个花苞,可比我那春花要文雅多了!”

武成、武量、罗明、陆前皆是错愕,继而无语望天。

孔萧和杨力、游方的脸色更加古怪了。

这样的一首风流之诗,居然是一个十三虚岁的少年改出来的?

而林轩凡激动过后,便两眼大放光彩,兴奋无比地看向陈元鹰:“谢小弟,原来你的诗才如此上佳啊!亏你之前还那么谦虚!不行不行,为兄可是献丑了,你也不能藏着揶着,也来一首!”

“啊?”陈元鹰愕然:“我真的不擅长!”

而且,这位林公子就一点也不嫉妒吗,不怕被自己抢了风头?

孔萧这时才反应过来,马上应合:“对!谢公子理应来上一首。”

陈元鹰忙摇头推辞:“不行啊,我的诗才你们也看到了,就这水平!”

一旁的武量和武成直翻白眼。

“这个水平很好啊!”杨力十分期待地道:“又押韵,又形象!”

可是你们不觉得……太香艳了些?

陈元鹰心里腹诽,再求助地看向看起来最沉稳的罗明。

罗明一惊,马上干笑:“谢少,您的文才至少,比在下要好。”

陈元鹰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再瞄向谢梦擎。

“让你作就作!”谢梦擎眼底有一抹心虚,继而苍眉一挑:“平时写东西写得挺欢,浅白些就浅白些喽!”

这样啊……。

陈元鹰苦笑,自己这是作茧自缚吗?

早知道这样,先前就不该和林轩凡开这样的玩笑!

林轩凡这时又笑吟吟地拿起随身的橘酒:“快点吧,作了诗,咱俩好喝酒!”

等等,橘酒?

陈元鹰脑中突然灵光一现。

有了!

“好吧,拿笔来!”

待杨力第一时间将纸和笔送至他的膝边,摆好几案,陈元鹰便提笔醮满了墨,慢慢地写了下来。

浅白些就浅白些吧!

林轩凡立刻凑近,而孔萧的眼中也现出几分期待,在陈元鹰身后负手而立,探头来看。

很快,林轩凡便一一念出声来。

“今日春光好。”

一旁的杨方与游方对视一眼,赞成地点头。

陆前和武成、谢梦擎也微微一笑。

这一句,不算出彩,但也不差。

“溯溪探橘梢。”

孔萧点点头:“这溯和探,着实用得好!”

“只盼阳光照,”

游方忍不住击赞:“这个盼,确实是说到吾等的心里去了!”

“是啊!”杨力也忍不住道:“这橘子,喜水,也喜阳。”

正在挥毫的陈元鹰心里一动,侧头看他:“杨兄会种橘?”

杨力咧嘴一笑:“家中种有几株橘树,家父常教吾和小妹如何栽培。”

孔萧这时便笑道:“杨伯父亦负责打理我清风书院的橘树。”

陈元鹰恍然点头:“难怪杨兄身体健壮。”

“唉呀,你们别扯远了,”游方有些心急地打断了他俩的话,催促道:“谢兄弟,还有一句呢。”

陈元鹰灿然一笔:“不急,这就写!”

微一思索,他迅速写出了最后一句:“秋日满山笑!”

待得林轩凡迫不及待地吟出,孔萧和杨力、游方同时一怔。

不远处,一直在倾听的几位书生则是立刻将手中的折扇一收,喜道:“妙啊!朗朗上口,还把春景和溪都写进去了,更寄予了秋日的丰收喜悦,此诗极好!”

啊?

陈元鹰眨眨眼,再眨眨眼。

我……我其实就是想写得浅白些。

当然,借鉴了伟人那句:“待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

呃,是借鉴,不是剽窃。

我没有抄诗!

“好诗!”孔萧这才醒觉,马上欣喜地大赞:“谢兄弟,原来你深藏不露啊!”

一旁的武成与武量一脸懵逼。

王爷的诗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我们怎么不知道?

这首诗,和方才改的那一首,完全不是一种风格啊!

那一种,才像是王爷做的!

这一首,感觉像是朱长史做的!

莫非朱长史知道王爷今天要来诗会,提前捉刀?

陈元鹰立刻摇头如拨浪鼓:“呃,不敢不敢,小弟真的是不善诗文,这,这已算是小弟的极限了!说来惭愧,若非林兄这瓶橘酒,小弟还真想不出来。”

“真的?”本有些不悦的林轩凡一听,那俊脸马上又亮了起来:“是为兄给了你灵感?”

“真的不能再真!”陈元鹰用力地点头。

“哈哈……”林轩凡马上眉开眼笑,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好!今日你帮我改诗,博得一片赞声,我再资助你灵感,让你的诗得到一片赞赏,看来我俩真是好兄弟!”

一旁的孔萧脸颊微抽,慌忙道:“轩凡表弟,你赶紧把你刚才的诗也写下来,送过去!”

陈元鹰朝孔萧意味深长地笑笑,再微一思索,在这首诗的最下方落了款:谢耳东。

……

参赛的诗,需要在两盏茶的功夫里送上给诸位学究们评点。

而评委席处,因为地势较高,能够看到全景,所以胡亦社和教谕、书院山长均在暗暗地关注着陈元鹰这一伙人。

无他,先前胡亦社上来时,唯有陈元鹰一人躺在那草地上,如今坐起,年龄又看起来极幼,胡亦社等三人便料定应该是他。

“那惊喜大喝者,可是林家二房之子?”很快,书院文山长认出了孔萧,也就对林轩凡的身份有些猜测,当下便问胡亦社。

“正是!”胡亦社含笑点头:“他倒是好运气,借着孔萧的光,这么快就认识了那一位。”

文山长很是为孔萧这一举而满意:“孔萧与他是表亲,而且一向为人与善,有这么一个机会,自然是要拉表弟一次。”

“这林家公子的文采如何?”胡亦社饶有兴致地问:“他好像并未考过贵院的入学考。”

“字尚可,人太色,小小年龄,便喜风月。”文山长惋惜地摇头:“比他兄长差多了。”

胡亦社了然,随后微微一笑:“这也好,省得林家两房互相竞争。看样子,似乎他今日作出了好诗。”

这时,一直未开口的教谕看着陈元鹰远远地在那里挥毫,顿时讶异起来:“胡大人,你说那一位不通文武,怎么也写起诗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