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我有一首诗

武量看他一眼,然后坦然地回答:“这么热闹的地方,王爷应该会来看看吧?谁知道呢!反正我要是王爷,我肯定悄悄地来,好玩就留下,不好玩就走!”

孔萧眼中微亮,又笑道:“有山景,有美人,还有好吃的,岂会不好玩?”

“美人还未落面呢!所以王爷现在或许也不想露面。”一旁的陆前悠悠地催促:“我说你们俩倒底下不下棋?不下就收起来!老夫这幅棋可是很贵重的。”

武成与武量相视一笑,将摆开的黑白棋依言收起:“既然知州大人都来了,不下也行。”

武量收好了棋子,又问并没有打算离开的孔萧:“我们来的时候,见到不少大户人家的马车在路上走,里面想必是各家的夫人和千金、少公子。这些人也会来参加诗会吗?”

“那倒是不会。咱们这座橘山,有登高望远处,亦有踏青小聚处。诗会是在这个方向,但女眷们踏青,则多往西边,”孔萧摇摇头,指向一个方向:“那里有一汪小湖,建有水榭,往日,知州夫人常在那里宴请城中女眷。”

武量精神一振:“相隔多远,可有路通往?”

孔萧忙道:“有,但亦有衙役把守。除非那边女眷相请,否则,我等不便擅自过去。”

“正该如此!”一直没有说话的陆前这时赞赏地点头:“男女有别,纵使是踏青,也当避讳一二。”

孔萧心中一松,正要开口,就见那登高处忽响起两声重重的磬响。

他立刻提醒:“文会马上要开始了!梁兄,尔等若是不欲写诗,便在此静观。”

陈元鹰这时才微笑道:“孔兄尽管做诗,我等好一瞻大才!”

孔萧先前还敢直视他,这会儿倒是微垂下眼,汗颜地回答:“不敢,在下的诗才在书院也只是中等偏上,不过是凑个热闹罢了。诸位且等等,在下去去就来。”

一边说着,他便迅速起身,去溪边的小石上取了免费提供的纸和笔,走过来,递了一套给罗明:“这些请兄台先留着,稍后或许用得着!”

待罗明含笑谢过接下,孔萧又拱手:“在下又有朋友过来,且去打个招呼,稍后再来陪诸位。”

陈元鹰顿时豁达地摆手:“孔兄只管去!”

等孔萧离得了几十步,武量谨慎地看向陈元鹰:“他挺聪明,应该看出了些什么。”

陈元鹰无所谓地道:“看出就看出喽,他又没有说破。”

再稍后,孔萧便带着先前领他们一起登山的杨力、游古和另一位年方十五左右的俊秀白衫少年过来:“梁公子,谢公子,这是在下的表弟林轩凡,今日亦是孤身而来,不知可否与诸位做个伴?”

陈元鹰马上笑着点头:“此处宽敞,只要不与我等比写诗,尽坐无妨!”

林轩凡顿时乐了:“原来兄台你也不喜欢作诗啊?太好了!本公子也不喜欢,只不过今天唯有此处有美人,不来便看不到,只得来了!”

陈元鹰大为讶异:“你家长辈没禁你女色?”

“禁啊,哪能不禁?但看看无妨,又不动真格的!”林轩凡不以为意地道,继而又打量着陈元鹰:“你……你多大啊?”

陈元鹰有些悻悻的:“虚岁十四了!”

林轩凡得意起来:“那你比我小!我今年虚岁十五!”

就在这时,高处的教谕已经讲完了例常的训导,示意诗会开始,现在出第一题,以溪、春为题,欲比诗者,且在纸上写下,再交与教谕与几位德高望重的致仕前辈来评点。

陈元鹰就见孔萧与杨力、游方均摊开纸,凝神细思。

林轩凡左看看,右看看,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神秘地道:“其实,为了今日,为兄我还是准备了一首诗,你要不要听听?”

“好啊!”陈元鹰很给面子地点头:“说来听听。”

林轩凡便摇头晃脑地吟了出来:

溪边有嫩草。

孔萧相当意外地赞:“轩凡表弟果然有长进,这个‘嫩’字取得不错啊!”

林轩凡得意地笑笑,再吟出第二句。

溪里有春花。

陈元鹰笑了:“应景了,应景了!”

杨力与游方嘴角一抽,眼中现出些许的无奈。

林轩凡更得意了:“这第三句便是,”

他指着对面溪边的女子:“美人临溪照。”

陈元鹰微愣。

要说诗才,这第三句可比前两句文雅多了,他刚才还以为,林轩凡又要以“溪”来开头呢!

“这个很不错!”孔萧马上捧哏:“为兄相信这一句定是表弟你想出来的!”

“还有最后一句,小弟可是想了很久!”林轩凡咧嘴一笑,做了一个害羞的动作:“觉得极佳:花草皆羞了!”

呃……

陈元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孔萧与杨力、游方均目瞪口呆。

武成与武量、陆前、罗明、谢梦擎却是一愣,随后忍笑。

“怎么样?怎么样?”林轩凡初时得意得很,待见到众人这古怪的表情,顿时错愕:“不行吗?”

“轩凡表弟,你这最后一句,最好还是再改一改。”孔萧很是委婉地提醒。

林轩凡马上一垮脸:“为了这一句,我特意想了两天两夜呢!怎么改啊?”

陈元鹰暗想自己好歹还是熟读过唐诗三百首的,迟疑了一下,建议:“不如改为花草皆羞逃?”

孔萧再古怪地看他:“呃,稍稍好一点点。”

陈元鹰再试探地问:“要不,全句都改?溪中游嫩草,溪边探花苞,娇颜临溪照,花草皆羞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