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见太后

陈元鹰微愣,随后满意地笑了。

这才像一个系统嘛!

他再细细阅读眼前的文书,不多时,便惊喜起来。

哈哈,这一穿越,他的记忆力变强了!

只是这么一扫,上面的内容就清晰地印在了脑海里,过目不忘!

心情甚好的陈元鹰开始仔细地查看上面的记载。

龙州位于耀华国南部,归莫南省丘湖府。

它大部分是丘陵地带,西面与同样是强国的大旗国接壤,原来的总面积达12万平方公里,有一片低丘陵湖。

两百多年前,耀华国与大旗国在龙州边境有一场恶战,不巧赶上暴雨和泥石流,以致于那丘陵湖垮,冲垮了附近的良田和农村、军队,死伤数不胜数,现在有约摸6万多平方公里,仍浸泡有不少尸体的沼泽之地。

如今的龙州虽然降雨量还不错,但能储存在地面的水极少,农田收成有限,现有6万平方公里的地域里,农田只有9772亩,人口只有2770户。

“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9千万亩地,却只有9772亩农田,也忐少了!”

历史上,龙州养过战马,还出产过贡品龙州甜橘,只是从沼泽之地出现后,龙州甜橘就被当地人移植到了邻近的庆州,成了现在的庆州蜜橘。

原来的陈元鹰以前吃过这种贡品蜜橘,确实是甜美多汁。

“等龙州的水利发展起来,农田收成提升了,可以大力栽种龙州甜橘。”

这时,他听到吴风书在一旁沉声提醒:“现在龙州是下等州县,每年上交的赋税是国内最少的,知州是十五年前的二等进士刘永清,因为没有政绩,去了就没有再调动过。但这位刘大人也没有犯过什么错,想来不是蠢人。王爷若想好好发展龙州,可以与刘大人好好沟通。”

陈元鹰目光一凝,疑惑地问吴风书:“既然那里亦有富户,主要原因又是缺水,为何当地县衙不组织农户们挖渠引水?”

“挖渠需要劳力和钱粮。”吴风书那专注的眼里有少许的了然和讽刺:“而且,这渠从哪里挖起,各家该出多少人力和钱粮,该靠近哪家的地,都有讲究。若是不能让所有人信服,只怕这渠是挖不起来的。”

这话很通透啊!

陈元鹰忍不住问:“吴大人在户部有几年了?一直就在跟这些资料打交道?”

吴风书郝颜地笑笑:“十二年了!下官平时喜欢看这个。”

陈元鹰明白了,再给一旁侍候的宫林递了个眼色。

宫林会意,悄悄地退出了这间临时腾出来的档案房。

陈元鹰则继续和吴风书交谈,待到了夕阳斜下,快吃晚饭的时候,就把吴风书的底子摸得差不多。

此人是京城本地人,祖上出过工部侍郎,在家里为嫡幼子,进士考得二甲第五十六名,后进了户部,喜欢研读文书档案,记忆力又好,堪称户部的活资料库。

很多外放的官员都喜欢来找吴风书要相应工作地的资料,这一位也老实,居然不收钱,所以目前没啥外快。

因为祖上的面子,人又挺听话,所以吴风书和鲁清的关系还算不错。

龙州与庆州两地的资料挺多,一时半会儿查不完,考虑到户部尚书在病假中,陈元鹰便去跟鲁侍郎打了声招呼,办了借阅手续,让宫林和武成武量抱着这些资料和他一起返回了内城。

不过他还在回皇二所的路上,就被慈宁宫的二等宫女杏桃拦住:“奴婢杏桃见过鹰王爷,太后娘娘请您现在去用晚膳!”

于是,打发武成与武量回皇二所送资料,陈元鹰带着宫林于半刻钟后,随杏桃进了慈宁宫。

咦,太子殿下也在啊!

陈元鹰目光微转,心中已猜到了几分,表面则不动声色,先跪在蒲团上给年近七旬的太后请安。

“皇祖母,我来了!”

太后是先皇的皇后,昭帝的生母,也是皇后的亲姨母,所以对陈元鹰与太子殿下就比其他皇子更亲近一些。

本来陈元鹰心里还有几分陌生感,但很快,融合的记忆就自动地驱散了这股不适。

过去,这位年迈的老太后只差没帮调皮的陈元鹰把星星和月亮摘下来了!

太后笑得十分开怀,示意身旁的内侍上前扶起他:“正和你大皇兄说起你,你就来了!”

陈元鹰嬉笑着看向微笑着的太子:“皇兄和皇祖母说我什么?封地?”

“是的!”太子微微点头:“皇祖母很关心你。”

陈元鹰眼珠子一转,突然模仿着原身的性格,凑到太后的脚下撒娇地摇着她那有些松驰的胳膊:“皇祖母,父皇额外赏赐了庆州给孙儿,您一向疼爱孙儿,是不是能赏点人啊?孙儿宫里如今还缺一个嬷嬷呢!”

现在他身边的一等宫女胡桃做事是细致,但年龄太小,还不到十八岁,而原来跟随皇后的白嬷嬷被赐给了太子妃,他又不好去要人。

太后显然早就习惯了他这跳脱的性子,马上怜爱地伸指在他额头上一点:“你个小皮猴,就知道讨皇祖母的宝贝!”

见陈元鹰咧开嘴来笑,太后便又神色一缓:“行吧,你不是一向最喜欢孙嬷嬷?皇祖母就把孙嬷嬷赏给你!”

孙嬷嬷?

她可是慈宁宫内,威信仅次于徐嬷嬷的女官!

而且她比徐嬷嬷年轻十来岁,身体也更好,向来很照顾自己!

陈元鹰赶紧喜滋滋地谢过:“那孙儿就不客气了!”

看他眉开眼笑,太后也慈爱地笑了起来,示意一旁侍候的孙嬷嬷过来,跪下给陈元鹰叩了个头,给她也叩了个头,完成了这简短的赐人仪式,再示意孙嬷嬷退下,又慈祥地握着陈元鹰的手:“刚才皇祖母和你大皇兄商量过了,你舅舅管兵,和文臣走动得少,不如让你表舅归远侯找几个能做事懂农事的基层官员,约个时间带进宫内给你见见,若是合你的眼缘,你再向你父皇要人,怎么样?”

归远侯是太后的娘家,也是陈元鹰的外祖父家,如今的归远侯是陈元鹰的表舅,在吏部当右侍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