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不敢献丑

眼前只有一条狭窄的石阶,他们迅速攀登,不多时便已赶上了先前的那一伙书生。

为首的一名书生年约十六七八,面如冠玉,着一袭细纱白衫,看起来风度翩翩。

看到陈元鹰一行人,这书生十分客气地拱手:“几位兄台也是来参加诗会的?在下孔萧,目前在清风书院就读,这两位是在下的同窗,杨力与游古,敢问几位如何称呼?”

清风书院便是庆州城外的这座书院。

武量马上文绉绉地拱手而应:“在下梁武,与贵地做生意的胡家二公子交好,这位是同窗谢二公子。我等文不成武不就,只是来看个热闹。”

孔萧讶异地看看武成与陈元鹰、罗明腰间的络子,很快就笑了起来:“原来是梁公子和谢公子。那这两位长者应该是两位公子的长辈了吧?”

见谢梦擎与陆前、武成均是矜持地点头,自报姓氏,孔萧和杨力、游古忙重新见礼,而后,孔萧便热情地相邀:“三位公子既然能通过第一关,便是我道中人,如不嫌弃,不如一同前往诗会?”

“孔兄既然盛情相邀,我等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陈元鹰马上笑嘻嘻地道:“只是,几位兄长既然是书院之人,为何从这里登山?”

孔萧顿时笑了:“我等适才只是奉书院老师之令,过来送些络子和纸笔,顺便结交些朋友。”

武量目光微转:“你们书院的人,和曲宴楼的人,会在一起吗?”

孔萧灿然一笑:“不然,要注意男女大防,目前是隔溪而坐,中间有小桥相连,由丫鬟们传递文章。我等在右会诗写文,姑娘们则在对面弹唱相和,并共请知州和学谕大人,以及庆州的两位文学前辈点评排名。城中其他读书人亦是和我等在一起。”

陈元鹰马上抢着道:“那我们就跟着三位兄长去书院小坐,学习学习。”

孔萧十分高兴地点头:“谢公子年龄尚幼,确实是不宜过早与那些娇花们共处,省得上了她们稀奇古怪的圈套。”

……

这座橘山并不算高,盏茶功夫,孔萧已领着陈元鹰一行人来到了书院诸学子之处。

陈元鹰这才知道,原来孔萧的姑姑嫁到了林家二房,孔萧自己的学问亦不差,所以在书院里人缘颇好。

不过陈元鹰前世就是个理工单身狗,只是礼貌地和这些学子们打过招呼,便有意无意地避开书院的几位教习,自觉地坐到离小溪稍远一些的位置。

这条浅溪仅一丈见宽,溪水清澈,遍布鹅卵石,岸边则有嫩草摇曳,倒是颇有野趣。

孔萧待他们席地坐定,又一次热心地询问:“诸位真不去试那诗文?”

“才疏学浅,不敢献丑。”陈元鹰微笑着道:“在下只想多向诸位才俊多多学习。”

周遭的诸学子们顿时纷纷露出善意的笑容。

这会儿已经有书生开始吟诗,并且互相讨论。陈元鹰虽然是理工狗,也大概能听出诗意,只觉得甚为一般。当然,比他自己做首诗还是要强些。

武量颇有些无趣,便拿出了一副黑白棋来:“谢爷爷,陆叔,要不要下棋?”

“此处太闹!”谢梦擎嫌弃地摇头:“你等下吧!”

于是,武成与武量开始执棋对奕。

再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来处突然响起一声通报:“知州胡大人到!”

未几,穿着便服的知州胡亦社便带着宋师爷和管家,随一名书院学生缓缓拾级而上。

很多年轻书生都恭敬地过来作揖见礼,胡亦社也抚须一一点头示意。

而后,他就看到了坐在不远处下棋的武成与武量一行人。

见武量下了一枚棋后,朝他看来,远远地拱手示意,胡亦社微愣,但马上就笑着回礼,这才在众星拱月之下,往书院的山长和庆州教谕所在的地方而去。

书院山长和教谕自是注意到胡亦社这一礼,心中大讶,待胡亦社来到跟前坐下,教谕便凑近,低声问:“大人方才遇到了谁?”

胡亦社谨慎地往着陈元鹰的方向一看:“那一位也来了,微服,想是不欲声张。听说他不事文武……我等稍后要小心些。”

教谕顿时眼睛微亮,随后微微点头:“多谢大人提醒。”

他再转头跟身侧的书院山长一说,后者顿时眉头一皱:“这……装作不知,不太好吧?”

“若是太子来了,自是不妥,但这位文采不显,若是……。”教谕含糊地提醒:“咱们庆州可是有几位的读书人性子不太好。”

“行!”书院山长顿时心领神会:“那就不声张。”

……

在众书生们上前向胡亦社见礼时,孔萧赶紧往陈元鹰一行人的方向行来,想提点他们。

而后,孔萧就见武量远远地朝着胡亦社作揖行礼,而胡亦社也马上回了一礼。

孔萧顿时微怔,继而若有所思,数息,微笑着上前:“梁兄好雅兴!”

武量一边执棋,一边朝他无辜地笑笑:“闲着无聊,打发时间。刚才那位是知州大人吧?他既然已到,想必文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正是!”听出这语气中并无半点恭敬之意,孔萧目光微闪,含笑点头,在他俩身侧坐下:“听说鹰王爷已经从龙州返回庆州来休沐,不知道会否来橘山,所以知州大人到得比往年要早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