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写字关

陆前摸着长胡子,笑了起来:“怕是城中大户家中的主母都出来踏青了!”

“农耕已忙完,又值休沐,天气亦好,她们自然是想带着家中年幼的儿女们去橘山逛逛。”武量一摊手:“昨晚我都听蒙小姐在和朱大人商量,恐今日人太多,打算明日再去橘山。”

“哈哈,朱大人家中的儿女年龄尚幼,朱夫人自是有些担忧,不过这样也好,他们久别重逢,在家里可以好好温存。”陈元鹰策马上前开始插队:“我们就不怕了,只管去!”

他们的马一路不断地越过那些缓缓前行的马车,见缝插针地向前跑去,一直到前方出现了知州大人的官轿。

陈元鹰这才放缓马速,挥手示意身后的人都缓行跟在后面。

……

正在轿内安坐的庆州知州胡亦社初时听到身后的众马奔腾之声,正疑惑着是谁家的人冲得这么快,就听那马蹄声已放缓。

猜测可能是哪家的后辈们跑到前头来了,认出了自己的轿子,不敢超越,胡亦社便莞尔,掀开轿帘,问轿边跟着走的师爷:“看看后面那些骑马的人是哪家的?若有急事,咱们让一让也无大碍!”

师爷忙应下,转身,急急地越过了后面知州夫人和小姐、公子的马车,朝着陈元鹰一行人快步走去。

刚走近,师爷看清了武量的容貌,心里便是一个咯噔,再一瞅那跟武量长得极为相似,只是多了两撇小胡子的武成,双腿顿时软了,慌忙躬身抱拳:“小的是知州胡大人的门客,姓方,敢问前面可是……可是宁远侯府的武公子当面?我家老爷说了,若是武公子有急事,不妨先走!”

武量先有些错愕,但马上就请示地看了陈元鹰一眼,见他微微点头,便笑道:“既是如此,且代本公子多谢胡大人的好意!我等先行一步,还请胡大人莫要声张!”

见这位方师爷慌忙抱拳让到一边表示不敢,武量便笑着一夹马腹,跟着陈元鹰又催动马匹继续前行,在超过了胡亦社的轿子时,朗声笑道:“胡大人,武某多谢了!”

听到这声明显还比较青涩的武某自称,轿子里的胡亦社心里一颤,忙再次掀开轿帘,看到这些御马们奔腾而过,忙看向急跑过来的方师爷:“这是……。”

方师爷苦笑:“是宁远侯府的武公子,还让老爷您莫声张。”

胡亦社呆了一呆,随后便庆幸不已。

还好,还好自己方才没有摆什么官架子……。

……

比起龙州的萧条和荒凉,庆州城外明显已经是春回大地,随处可见含苞待放的花苞和抽出了新芽的树枝,尽显出勃勃的生机。

快到橘山脚下时,已摆满了小吃摊和茶水摊。

在那橘山的半山腰处,隐约可见有高台搭起,不少人头在晃动。

数驾飘着半透明纱帘的马车在道路边一溜排开,只是除了车夫之外,再无别人。

“宫林,去买点水和小吃,我们带上去!”陈元鹰迅速发话。

不多时,他们一行人已骑着马来到了半山腰处的一座亭子前。

亭外有一堵由木头和竹片扎成的篱笆墙,向两边延伸开来,这入口处宽达数米,由两名膀大腰圆的护院守着。

里面已经有戴着方巾的书生和穿着比较通透的妙龄女子在拾阶前行,还能隐约听到女子的调笑和招呼声。

陈元鹰勒紧缰绳,令跨下的踏雪逐渐停下,再示意宫林上前去询问。

不多时,宫林有些古怪地返回:“少爷,若想进去,要么就是持有曲宴楼或者书院发出的请柬,又或者,现场做一首能得到他们认可的诗,或者写一幅他们能认可的字。而且一名读书人,仅能再带一名下人和一个朋友。”

陈元鹰微松了口气,目视刘召和罗明:“你们俩谁的字好?”

刘召面现难色,罗明则微微抱拳:“卑职可以试试!”

陈元鹰这时很庆幸原身的字,在已故皇后的严训下,练得还算马马虎虎,不至于吃闭门羹:“武成,走,咱们三个上!”

不多时,他们一行人顺利地进入了亭子里。

亭内有一圆脸的妙龄女子,在亭中石桌边执笔而候,那桌上还放了一方磨好了墨的砚,以及一刀上好的宣纸。见到他们出现,顿时微微一笑:“哟,两位老爷面生得很啊!还有这几位公子,气宇轩昂,却不像是本城的人,敢问尊姓大名,可否在此留下墨宝?”

武成沉稳地笑道:“本公子是胡家二公子的朋友,随我家长辈来庆州做生意,欣闻今日此处有文会,特来见识。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妙龄女子的目光里顿时现出几分了然,微微一笑,从石几上取了三根络子递给武成:“原来是胡家二公子的朋友。小女子是曲宴楼的迎客女清言。请公子与您留了字的朋友将此物挂于腰间,便可证明尔等已通过了第一关的测试。”

从武成手里接了一根络子,陈元鹰缠于腰间,再好奇地问清言:“第一关是写字,那第二关又是什么?”

“第二关是写诗,第三关为书画。”清言朝陈元鹰嫣然一笑,露出整齐的贝齿:“两关的前三名,均有奖金。第二关是百两银子,第三关是五百两,以鼓励众多家贫学子。”

陈元鹰恍然,笑着看向武成:“要不要试试?”

“您饶了我吧!”武成摇头:“我这水平,也就写写字了!换了朱……朱伯伯过来,或许还会有些收获。”

“他呀,多半明天来!”陈元鹰笑笑:“走,我们先逛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