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逛庆州

这一晚,冯家负责经商的嫡出三房冯书恒,在书房里询问大管事富荣:“你之前说,王府里的武二公子收了我的拜帖,同意见面,但未定时间?”

“正是!”富荣恭敬地回答:“武二公子说,他忙于替王爷办差,没有时间见面。前几日,武二公子确实是押了些生铁从越州回来,又赶往了龙州,今天才陪着王爷回来,想来应该不是推辞。”

冯书恒的眉头略为舒展:“兄长已投入宁远侯门下,而宁远侯是鹰王爷的人,所以我们也算是鹰王爷的人,武二公子应该不是有意怠慢我等。”

“也罢,他们明天既然是休沐,你明日再替我送上拜帖。”

富荣顿时恭敬地应是。

同一时间,祖上曾任临南郡郡守折冲都慰的赵家,现任家主赵品环眉头紧皱,在书房里来回踱步。

他的嫡次子赵鹿十分不安地问:“父亲,我们赵家倒底是靠向鹰王,还是靠向三王爷?”

“除非我们举家搬离庆城,否则,目前只能靠向鹰王!”赵品环瞪了儿子一眼:“现在,齐贵妃紧盯着皇后的位置不放,勇毅侯府唯恐门下之人出事,我们一旦得罪了鹰王爷,勇毅侯府是绝不会为我们出头的!”

说到这里,赵品环肉痛地摇头:“这次,我们肯定是要大出血了!也不知道这位鹰王爷的胃口有多大!这样,你明日且向王爷府上的朱大人递个拜贴!”

……

次日一早,陈元鹰用过早膳之后,就换上常服,和扮成普通员外爷的谢梦擎、陆前,粘了两撇假胡子的武成、依然是少年公子哥打扮的武量,另两位护卫罗明与刘召,以及扮成小厮的宫林一起,约定陆前扮武成武量的长辈,陈元鹰为谢二公子,然后悄悄地出了王府侧门。

他们一行人不紧不慢地逐渐走出了比较肃静的王府街,穿过了众多庆州本地官员们住的文华街,来到了外面繁华的商业街。

来来往往的路人,衣服多是粗棉或者细棉质地,极少看到绸锻质地。

亦有些妇人琯了发,插木簪或者银簪,粗棉,应是家中经济条件一般,不得不出来抛头露面。

有双髻女童在街边玩,偶尔还能看到戴着帷帽的女子从马车上下来,再在丫鬟们的保护下,款款走进店里,想来还是比较注重男女大防。

街边摆摊多是一些质地很普通的饰物、折纸、小吃。陈元鹰前世跑过不少仿古城的旅游点,对这些已经有了强大的免疫力,只淡定地边走边看。

很快,一股醇厚而略带橘味的酒香远远地飘来。

陈元鹰顿时很感兴致地问武成:“这是什么酒,香味如此奇特?”

武成恭敬地回答:“这是庆城边橘酿,是用庆城毛边山上的庆城橘酿造的,虽然和书院的庆城橘树在同一个方向,但隔着一个山头,甜味比庆城橘酒稍淡,不过也好喝。”

陈元鹰恍然:“那行,去买几瓶,存在店里,我等回程时再取!”

“是!”一旁的武量笑嘻嘻地跟去。

等他们买了果酒,再看过了成衣铺子和粮铺,便见不远处突然喧闹起来,还有人在兴奋地高吼:“快点快点,曲宴楼的很多红牌姑娘们都去了橘山,连眉山小姐和鹿莲小姐都去了!”

“眉山,我要去看眉山小姐!”

“鹿莲姑娘!我最喜欢鹿莲姑娘!”

很快,本来还在闲逛的路人们,都纷纷往那个方向兴奋地走去。

陈元鹰微愣,随后失笑:“行了,跟上!”

于是,他们这一行人便策马往着橘山的方向而去,仅用了短短三刻钟,就跑出了庆州西城门。

“哇,这么多人?”陈元鹰相当意外地看着被不少豪华的马车挤得满满的官路。

不少衙役在道路两边呦喝着,竭力维持着秩序,指挥着顶多让两辆马车并排而行,所以这些马车们行进的速度还算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