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不收房中人

从龙州至庆州,山林逐渐增加,他们一路车马不疾不徐地行驶,近两个时辰后,在太阳落山前,来到了富裕的庆城城门外。

“若是纯骑马,保持60码的速度,应该一个时辰能到!”陈元鹰暗中思量。

前世好些有车一族的两日周边游,都愿意在路上花费二至二个半小时,只要到达目的地后能玩得尽兴。

所以,只要龙州的农业发展起来,有了足够的粮食,就可以逐步发展商业、娱乐业。那时,就是他这个王爷快活的时候了!

……

庆城的城门口,完整、宽敞、热闹。

城门口,两边避让王府队伍的守城士兵,身上是亮闪闪的桐油防布制式服。

城民们的衣服虽然是粗麻衫或者粗布,但都比较完整厚实。

陈元鹰再想想破烂的龙城,想想龙城百姓那打了众多补丁的粗麻衣,以及刘永清等官员们的陈旧官服,眼中便迸发出无比的斗志。

一定要尽快地将龙城发展得比庆城还要好一点点!

待他们的队伍在两刻钟后,来到庆城最中心,占地广阔且奉旨赦建的亲王府邸,他就看那嵌着雕工精美兽头的红铜大门完全打开,宽敞而整齐的整块石阶下,麦浩带着庆王府的各留守官员们穿得齐整整的官袍列队在门口笑脸迎接。

“见过王爷,王爷回来了!”

“王爷这些日子辛苦了!”

陈元鹰微微一笑,在马上调侃着见礼的麦故:“麦大人这些日子也很辛苦啊,黑眼圈都出来了!”

麦故慌忙恭敬地拱手:“不敢,微臣为王爷效力,自当惮精竭虑!”

陈元鹰点点头,懒懒地挥挥手:“好了,本王一路车马劳顿,有些累了。明日本是休沐,如果府内无重大事情,诸位就好好歇息去吧!有什么事,大后日上工了再议!恭伯,让厨房快些传膳,简单地搞,本王饿了,不想等太久!”

“是!”提前回王府打理一切的恭伯立刻应下,指挥着数十名王府的下人们上前,从排成长队的车架上训练有素地搬下了一件件的箱笼,奋力抬入府中。

麦故等官员们顿时立刻识趣地让开路。

陈元鹰又补充:“麦大人稍后来陪本王用膳,其他人可以先散了!”

众官顿时会意地朝麦故笑笑,一一散去。

下马,踩着整齐的青石板路,大步进入第一进院子的正屋,在主座上坐下,就见恭伯紧跟上来:“王爷,您不在的这些日子,有不少官员们递贴前来拜访……。”

陈元鹰不假思索地道:“放在书房,本王有时间了再慢慢看!”

恭伯微微一笑:“是!此外,谢尊者这次除了替太子殿下和威国公大人捎信之外,还带来了威国公老夫人的一些呈仪。”

他从袖笼里取出一张厚厚的礼单递上:“因龙城偏僻,地方不大,所以这些礼物都进了王府库房,是留守的杜大人亲自点数封存。”

接过这份礼单,陈元鹰略略打开一翻,马上高兴地眼睛一亮:“外祖母也给了三万两金票!太好了!你且记住,以后本王名下若有生意,计外祖母一成的分红!”

“是的!”恭伯会意地应下,又汇报:“此外,您不在的时候,庆城出过前工部侍郎的冯家和出过参议大夫的林家,都悄悄地派人打赏了守角门的刘婆儿,询问王爷内院有哪些女眷。刘婆儿是威国公府派来的家生子,也是绿苹的堂奶奶,只推说王爷府中无女眷,只有嬷嬷和侍女,特意记下这两家的来路。”

陈元鹰顿时眉头一皱:“他们这是想干嘛?给本王送暖床的?传令,本王刚来封地,只想勤加修炼,不突破五品,不收房中人!”

恭伯顿时神色一松:“是,殿下。老奴告退!”

……

另一边,一路风尘仆仆的朱自梅和杨浩在第三进院子门口告别,就十分激动地往他家眷暂住的东边的第二个小跨院,艳阳院走去。

很快,在夜色下,迈进已点了灯笼而被收拾得十分清雅的院子门槛,他就见到在正屋门口翘首以盼的爱妻蒙氏和嫡次女朱莞瑶,嫡次子朱莞竹。

“爹爹回来了!”生得娇憨可爱的朱莞瑶提起裙摆就带着虎头虎脑的胞弟朝着朱自梅奔来,很快就双双扑进他的怀里:“爹爹,瑶儿和弟弟都很想你!”

软软糯糯的声音,听得朱自梅的心都要化了,一手揽住一个,在她俩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亲:“爹爹也很想你们!”

不过,就在这时,他脑海里,突然不期然地响起了孙嬷嬷关于太子殿下可能无嗣的声音。

朱自梅顿时怔了一怔,看向朱莞瑶的目光,不免有些异样。

远远看着的蒙玉琴马上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同样一愣:“夫君?”

这声音顿时惊醒了朱自梅,他马上压下了心里那点恍惚,放下一双儿女,再深情地看着倚门而望的妻子:“玉琴,这些日子,你还好吧?”

银辉照在她娴雅白晰的脸庞上,更多了几分圣洁与安宁。

蒙玉琴温柔地看着明显黑瘦了的丈夫:“妾身挺好的!王府里的人对妾身和孩子们都很尊重,瑶儿和竹儿在这里过得很开心,就是有点想你。后来听说王爷改了休沐时间,他俩都高兴极了!”

“是啊,为夫也很高兴!王爷年龄虽小,却极是仁慈、体贴。”朱自梅感叹地走进了主屋,从蒙玉琴的贴身大丫鬟呈上的热水盆里洗了一把脸,擦干,坐定,接过妻子递过的热茶,喝了几口之后,再问她:“这些日子,可有去过哪里游耍?”

蒙玉琴嫣然一笑,在他身侧坐下:“妾身约着孙夫人和吴夫人,带着孩子们上了一趟街,有王府的护卫们随行,十分安全,瑶儿和竹儿都玩得很开心。他们平时也和孙夫人、吴夫人的孩子在一起玩,感情很好。”

知道孙志浩和吴风书膝下各有年幼的儿女,能和自己的孩子玩到一处,朱自梅便认可地点头:“孙大人与吴大人的家风都是不错的。”

迟疑了一下,他又叮嘱:“为夫观王爷也是单纯仁厚的性子,你不必太拘着瑶儿和竹儿,总之,只要不去书房和议事处这等重地,其他地方可以约着同伴们多走走。”

蒙玉琴讶异地看他,很快温顺地点头:“妾身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