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龙州新城的规划

董姜见此,又低声地提醒:“侯爷,偏远地区,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啊!鹰王爷的身边,只有一名八品武者陆前。陆前此人,忠厚有余,勇猛十足,但……稍稍缺了点灵活!”

勇毅侯眉头一皱:“可是,谢家那位九品尊者,据说也去了龙城……。”

“哼!”董姜轻蔑地笑起来:“侯爷,您觉得,那位九品尊者连谢家都能长期不回,还会在鹰王爷这位纨绔王爷的身边呆多久?这位王爷的脾气,可是一向很任性的!”

勇毅侯微微眯起双眼,沉思良久,然后目光一凝,冷然地道:“这事,务必小心再小心,不可露了行迹!”

董姜立刻大喜抱拳:“小的明白!”

……

次日上午起来,陈元鹰再见到顶着两个大大熊猫眼的朱自梅前来授课时,就被吓了一跳:“朱大人莫非昨晚过于劳累了?”

“无妨!”见陈元鹰这关切的神情,再想想昨晚听到的惊天秘闻,朱自梅只能在心里叹气,苦笑道:“只是昨日大坝动土,微臣过于兴奋,睡得晚了些。”

陈元鹰恍然大悟:“本王也很兴奋,希望这沟渠与大坝能早日建好!”

朱自梅干笑,看他的目光未免有些复杂:“只要王爷一直坚持到底,肯定会建好的。王爷打算何时回庆州?”

“四日后吧!等这沟渠动了土,麦大人与杨大人轮流在此监管,我等便可以回庆州休息两日。”陈元鹰笑道:“朱大人是想念娇妻爱女了吧?且再坚持四日,四日后,朱大人便可与家人团聚了!”

看他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朱自梅只能笑着点头:“好!”

陈元鹰又眨眨眼:“呃,朱大人,待这次休沐回来,您是不是可以和孙大人他们一起,好好设计设计我们龙州新区?”

这一回,朱自梅的眼中终于多了一些异样的光彩:“王爷打算如何设计?”

陈元鹰顿时神采湛湛地道:“龙州这么大,以农为主,兼顾商业,多修些好宅子,多造些好景致,以引来庆州和其他州的商人来龙州做生意。以后,待龙州成了我耀华国的产粮大州,等本王成家立业有孩子了,本王就向父皇启奏,把庆州让回朝庭,单搞一个龙州就够了。”

朱自梅眼角顿时微不可辩地一跳:“所以,王爷只需要微臣与孙大人他们一起来规划龙州的发展?”

“暂时是的!”陈元鹰迅速点头:“以龙州为主。”

朱自梅看着他单纯的脸,定定神,心情复杂地拱手:“微臣领命!”

……

下午,陈元鹰再次骑马离开胡家别院,巡视龙州城,就见到城里多了酒铺和炭铺。

运粮和运土石方的木板车络驿不绝。

他示意武成前去炭铺打听,不多时,就见武成回来禀报:“启禀王爷,因为龙州这边树少,咱们的兵士们又必须要喝烧开的水,所以城中几家大户均从庆州采购了大量便宜的劣质炭,先送来这里储存。城中的百姓也愿意烧这些劣炭来煮饭,所以劣炭的生意挺好。”

陈元鹰满意地笑了:“这就是商家自己看到了利,主动来龙州开铺做生意了,根本不用我们来提醒。对了,那酒,可是卖给我们王府的兵?”

见武成点头,陈元鹰便认真地道:“传令下去,王府非军营,本王不反对护卫兵出值后前来喝酒,但不许闹事,否则一样重罚!”

“是!”武成迅速抱拳应下。

……

两日后,龙州城外,第一片区和第二片区的缺水村庄同时动土挖渠。

换上亲王服的陈元鹰,在众目睽睽之下,在第一片区的动土仪式上,抡起铁锹,往孙志浩所指出的第一个挖掘之处,郑重地铲出了第一锹土。

这些被铲出的土,在孙志浩等人的计划中,会被集中用于大坝填土,或者蓄水水塘两边的土壤堆高。

而后,陈元鹰将这柄铁锹交给了身侧穿着官服的刘永清,再郑重地叮嘱:“刘大人,既然各村的地势都已堪探好,动土的位置皆已定下,明、后两日还请刘大人与聂大人多多监督役夫们严格按照渠图来挖掘,不可偷奸耍滑,也不可消极怠工。”

今天是第一、二片区同时动土,而第三四、第五六、第七八……直至第二十片区,会在相应的建渠物资运抵后,各推迟一天动土挖渠。

每一户有成年男丁的村民家庭,除非病残,否则,均要派出男丁来参与挖渠。

州衙保证一日三餐,早上是插了筷子都不会倒的稀粥和青菜,中午这一餐一定会有荤食和汤,晚上备馍馍,总之要保证劳役们的体力。

护卫兵随时抽查伙食。

在村民少的地方,直接由王府的护卫兵来挖渠,动用的是陈元鹰的私人钱粮。

杨浩专门派出一队巡查兵,配合着各片区的基层王府属官来视察各片区的工地。

在这样的双重监督下,只要钱和粮到位,陈元鹰不相信这渠还建不好。

太阳直直地晒在刘永清那黝黑的脸庞上,微微出汗的他郑重地抱拳:“王爷请放心!此事关乎我龙州百姓的生计,微臣一定会认真地盯着!”

拉锯了数百年之久的沟渠工程,终于在今天动土。

只要这位年幼的王爷能一如既往地坚持在龙州主持挖渠工程,刘永清相信,龙州那一大片让人畏惧的沼泽之地,迟早会被解决和好好利用!

到时,他也可以安心地把家中年迈的父母接过来享福了。

“好!”陈元鹰满意地点头:“刘大人,希望你不会让本王失望。如果此沟能够顺利建成,刘大人之名,必然会载入史册!”

刘永清期待地看着脚下这片熟悉的土地,再看看周围那些正在认真挖土的村民们,心潮澎湃地笑道:“此非微臣一人之功,微臣实不敢当!”

陈元鹰笑笑,没有再和他客套:“那这里就交由刘大人负责了,本王先回去,明日且回庆州休沐,顺便,给你们准备好钱粮送来。”

否则,光凭龙州这点产出,哪里供应得起这上千人的工程消耗?

“是,微臣遵命!”刘永清郑重地拱手。

……

回去的路上,骑在马上的陈元鹰便笑嘻嘻地看向朱自梅:“朱大人,看来刘知州还是有些野心和能力的!”

“有王爷您撑腰,他自然底气足,干劲大!”朱自梅笑道:“其实他也是个做实事的人,只是胆子稍稍小了些。”

“以后朱大人可以多多鞭策他,让他的胆子大一些。”陈元鹰的心情很舒畅:“如果他能够完全接管沟渠工程的监督,朱大人就可以腾出手来规划我龙州的未来了!”

朱自清目光微闪,抱拳:“只要王爷不改初心,微臣一定会好好辅佐王爷发展好龙州和庆州。”

“嗯!”陈元鹰肯定地点头:“熬过今年,本王相信,明年的龙州,至少不会再缺粮了!只要粮食足够了,美酒和糕点都会慢慢有的。”

您只想要美酒和糕点吗?

朱自梅深深地看了看陈元鹰,很快就笑道:“微臣也这样希望。”

……

一日后的午后,陈元鹰下令,伙同朱自梅等有家眷的文官们,浩浩荡荡地返回庆州休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