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如何自处

朱自梅手中的茶杯顿时猛然一颤。

好在他的反应极快,马上一抄手,又将这快被打翻的茶杯稳稳接于掌心,连半滴的茶水都没有晃出来。

只是他再看向孙嬷嬷的目光,已透出十足的惊愕。

孙嬷嬷这一回倒是稳了,又幽幽地道:“老身在太后身边呆了数年,知道的隐秘自然是比旁人更多。三个月前,皇上曾先后派数名太医为太子和太子妃诊脉,诊后,诸太医均无好颜色,而后,开的都是些固本培元的药。”

停了一停,她又缓缓地道:“朱大人,如今我等均是为王爷效力。老身这段时间冷眼旁观,看得出朱大人确实是一心为了王爷,所以,老身才会来找大人。如果太子真的无法拥有子嗣……请问大人,王爷如何自处?”

如何自处?

朱自梅只觉得嘴里好一阵的干涩发苦。

太子从小就是被做为下一代的皇帝来培养的,太子心里应该也是笃定自己迟早有一天会登上这个宝座。

可如果突然之间,发现这只是一场空,太子又会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陈元鹰这个同是嫡出的亲弟弟?

做为被皇后悉心调教的嫡长子,这位太子可是一位有毅力又有决断的储君!

朱自梅不敢再继续想像下去!

孙嬷嬷又紧盯着他,丢下最后一颗炸弹:“不瞒大人,皇后过世得早,王爷的婚事怕是会由太后来指定。但此次,一直到王爷离京,太后都未下旨。而太后年初一时,曾同时单独召见了大人和杨大人的妻子,大人以为何故?”

见朱自梅的脸色再次激烈地变幻数下,身子更是微微一颤,孙嬷嬷微微一笑,将身侧几上的茶水一饮而尽,再起身,朝他福了一福:“王爷尚年幼,故还不知此事。今晚之事,出得老身之口,入得大人之耳,再无其他人知晓,还请大人好生思量!时辰不早了,老身怕王爷睡不安稳,就先告辞了!”

说完,她径自打开紧闭的房门,瞅一眼站在五十米开外尽职守门的书童,朝他礼节性地点点头,然后不疾不徐地离开。

朱自梅这才如梦初醒,欲唤她停下,但嘴张了张,却觉得异常的干涩,一时间,竟是发不出声来。

他只能焦虑地看着孙嬷嬷的背影一点一点地消失在院子里,消失在夜色中,再也不见。

然而孙嬷嬷刚才所说的话,却是一次又一次如震雷般在他脑海里回响。

年前骤然得到调职旨意时的一幕幕经历,于他脑海里缓慢地、不断地回放。

原以为,这只是昭帝因为嫡幼子只抽到了贫苦封地,所以心怀歉疚,而给予的一点弥补。

毕竟皇后已死。

但是,再想起被派到陈元鹰身边的诸多王府文武属官的来历和能力,朱自梅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

真是因为如此,所以,皇上才会如此恩宠鹰王爷,指派如许多的人才来赴龙州做事?

不不不,太子殿下的身体应该还有救的,或许,只是需要时日罢了。

在书房里走来走去,走去走来后,出了一身冷汗的朱自梅终于勉强将烦乱的思绪给控制住,恢复了冷静,眼神中也逐渐现出几分坚定。

不管未来如何,现在,自己只管做好份内之事!

……

朱自梅与孙嬷嬷都不知道,在她离开了朱自梅的小院后,不远处的屋脊上,谢梦擎歪歪地坐着,一边喝酒,一边晒笑。

“以为陆前听不到,老夫就听不到?哼!”

不过,若真是太子无法生出子嗣,只要这小毛孩初心不改,毕竟身上亦和太子一样,有谢家的一半血脉,拥他坐坐那位置也无妨。

总不能让给齐家!

……

很快,回到陈元鹰院子里的孙嬷嬷就见到一个人从东厢房的屋顶上飘身而下:“这么晚了,嬷嬷去见了谁?”

月色下,这眼前突然多出来的身影,顿时让孙嬷嬷微愣,下意识地身体绷紧。

但马上,她听出了这是陆前的声音。

心中一凛,孙嬷嬷淡淡地回答:“奉太后密令,去与朱大人谈了谈。”

陆前眉头疑惑地皱起:“太后谕令?”

孙嬷嬷轻笑起来,左右看看,再朝陆前招了招手。

陆前目光微闪,矜持地近前。

孙嬷嬷微微侧了侧身子,在他耳边低语:“陆供奉想必也见过朱大人的嫡次女。朱夫人可是国子监祭酒蒙大人的嫡女,对儿女们管教极严,纵使是我们王爷,也只是在出京的时候,见过一面而已!”

陆前顿时释然地眉头一轩:“长史大人的幼女确实是明丽可爱。”

孙嬷嬷故意低声道:“但此事,不宜让王爷知晓。”

“明白明白!”陆前会意地笑了起来:“待得王爷回到庆州,再找机会让他与朱家二小姐多多相处,是吧?行,老夫会保密的。”

孙嬷嬷再朝他微微曲膝,端庄地离开。

不远处的谢梦擎也顿时恍然大悟。

就说这老妇怎么不找杨浩,而找不理军事的朱自梅。

原来还有这层原因。

用心良苦!

“得,待这小子返回庆州时,老夫也要去相看那朱家嫡次女!”

……

同一时间,京城,勇毅侯府。

已微生白发的勇毅侯微笑着令人送走了从昭华殿里出来的内侍,便满脸冷肃地坐在书房里。

他的心腹幕僚董姜地手持一把竹扇,双眉紧皱地思索站在身侧,低声提醒:“侯爷,空穴未必不来风。陛下接连指派了童太医、庞太医和曾太医为东宫看诊,而且所开药方皆是用来固本培源的,必是有因。”

“太子的修为才突破到七品武者的境界,固本培源倒也没错,但太子妃亦是如此……”

他有意地停了停,再压低了声音:“侯爷,四殿下如今尚未议亲,如果真是太子殿下的身体出了问题,四殿下又意外遭遇不恻的话……。”

接下来的话,董将没有说出来,但勇毅侯已苍眉一动,眼中精光大盛。

皇后已逝,目前皇帝仅有二名嫡子。

嫡出的太子殿下若是注定此辈子无子,而同是嫡出的陈元鹰又出了意外,那么,耀华国的储位,就很有可能落在齐贵妃所生的二皇子身上了!

无嫡立长,贵妃可是勇毅侯的嫡出次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