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皇上!”黄青胆颤心惊,马上扑通一声跪于地上:“这是您的家务事,奴才不敢置言!”

“嗯?”昭帝轻轻地哼了一声。

黄青立刻又小心翼翼地补充:“是……或许……贵妃娘娘应该也是想为皇上和太后娘娘分忧……。”

昭帝马上冷然道:“东宫之事,自有朕与母后关注,还轮不到她来管!

黄青心中再度一凛,马上应是:“太子殿下一向孝顺而重礼仪,这也是我朝之福!”

昭帝看了他一眼,意兴阑珊地挥挥手:“还跪着干什么?起来吧!”

“是!”黄青迅速谢恩站起,又谨慎地禀报:“陛下,齐贵妃最近总说身体不太舒服,连传唤了好几位太医。给太子殿下看诊的那几位,都被贵妃娘娘传过,但不知为何,娘娘的身子依然不见好。”

昭帝一怔,随后想起那几位太医关于太子脉案的汇报,便微微眯起双眼,寒光一闪而过。

见昭帝面沉如水,黄青心中再度一凛,赶紧低头不敢再看。

过了数十息,他才又听昭帝低沉地问:“威国公府这几日里,有何表现?”

黄青心里一松,忙恭敬地抬头,小心翼翼地察看昭帝的脸色:“威国公一直在闭门谢客。”

见昭帝眼中的厉色消失,黄青心中再定。

数息,昭帝微微点头:“他的武艺比不得他父亲,但人还算聪明。”

别人不清楚,但昭帝却是知道,自家那位实力位列九品的堂叔,在谢尊者手下败了。

所以,昭帝才向威国公暗示,请谢尊者前去龙州照看刚刚就藩没半个月的鹰亲王。

谢家多了一位九品尊者,却很懂得为臣者的分寸,没有嚣张跋扈,反而更加低调,这样很好。

黄青不知道昭帝在想什么,但听这口吻,便立刻讨好地道:“威国公确实一直对陛下很忠心。”

昭帝的脸色微霁,再沉默一阵,又问:“黄青,你是朕身边的老人了,依你看,太子妃处理宫务的水平如何?”

黄青心里一跳,赔笑:“太子妃是皇后娘娘一手教出来的,自是极稳妥的,何况有太后娘娘把关。”

“嗯!”昭帝的脸色更加缓和了,突又问:“陆前有没有奏折送到?”

“陆供奉的奏折已到。”黄青赶紧指指御书桌上另一堆尚未处理的奏折:“就在第二个。”

昭帝忙挑出,仔细一阅,眉头顿时惊异地微挑,随后又微微舒展:“这泼猴倒是与谢尊者相处得极好!”

他背着手,在御书房里来回走了几遍之后,断然吩咐黄青:“鹰儿反对立后,也反对替他几位兄长再选美人。你把这个消息悄悄地传出去!”

黄青目光微闪,很快恭敬地应下。

等他交班后休息的时候,便故意对身边服侍的小太监透露了陈元鹰上了奏折反对现在立后和替几位哥哥们选秀的事。

“鹰王爷还是宅心仁厚。王爷们固然是人中龙凤,可满朝的文武大臣,家中亦有不少出色后辈尚未娶妻嘛!”

小太监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会意,回头就将这个消息传递开来。

于是,两日后,太后突然下了懿旨。

因太子妃打理宫务得力,特赐明珠十对;太子妃的娘家嫡母,慧勇侯府侯夫人教女有方,赐封号“理”。

选秀之事,为免耽误春耕和农祭大典,暂且延后,日期待定。

威国公夫人得知了这一消息,马上向京里一众四品以上官员的府邸遍传请柬,邀请这些人家中的年轻后辈一起来威国公府游园。

第三天,昭帝在御花园中,巧遇太后娘娘母家一位随嫡母进宫的美貌庶女,见其眉宇间与先皇后有几分相似,颇为心动,再考其才情,均十分出色,大喜,特封其为贵人。

这话一传开,齐贵妃所在的昭容殿,这几日打碎的瓷器特别多。

威国公府迅速派出信差,连夜赶往庆州。

……

陈元鹰对朱自梅的判断还是相当信任的,既然朱自梅认为皇上不会那么快做出立后的决定,陈元鹰也就暂且放下此事。

望望门外已逐渐变得稀疏而绵绵的春雨,陈元鹰又下令:“宫林,吩咐下去,准备尽可能多的蓑衣和帽,本王明天要去各村视察耕地!着吴风书他们四人随行,择地堪查雨量。”

一旁的宫林愕然,眼中迅速闪过一丝佩服,而后迅速应下:“是!”

朱自梅亦是相当意外:“王爷,这雨怕是明天还不会停,您真要去各村视察?”

“总要去实地看看。”陈元鹰朝他朗朗一笑:“看田,也看路!”

朱自梅的眼中多了一抹异彩,郑重地抱拳:“好!那微臣也陪王爷一起去看!”

于是,次日辰时中,陈元鹰便领着诸多王府属官,披上厚实的蓑衣,戴上蓑帽,骑着御马在护卫们的簇拥下,于绵绵的雨丝中离了胡家别院。

龙州城里的青石板路湿湿的,不平整处偶有积水,但不见大面积的积涝之地。不少雨水落地后就往沼泽之地的方向流去。

来龙州城里交割粗麻绳的人明显少了许多。

待出了城门,眼前固然是一片开阔,却亦让陈元鹰有一种天地茫茫的苍然。

他特意去寻那些水塘和河流,见它们的水位均有增高,不少刚刚出生没多久的毛绒鸭崽和半大鸭子在水塘里与河里奋力地扑哧着幼嫩的翅膀。

或许,最欢迎这一场春雨的,除了当地的农人,就是这些喜水的家禽了。

孙志浩和刘梦田等人默默地拿出各种测量仪来测试雨量和雨速,河水的流速,直到陈元鹰连换了三个村庄,直到新石村,这才打道回别院。

次日下午,这场淅淅沥沥的雨便停下来了。

刘梦田和梅化谦也将标好了实际所需土方数的大坝图呈交。

陈元鹰一一看过,有不明之处便仔细询问,赶在晚膳之前,将这幅大坝图在系统里完全临摹好了。

“叮,发现少许计算错误,实际所需要的土石超过了预计。”脑海里的提示让陈元鹰有些意外。

不过,再一对比,陈元鹰便释然了。

确实是超过了,但超过得不多。

所以刘梦田和梅化谦的做事还比较实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