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以后,有事就找王爷!

系统面板上提醒是巳时三刻下雨,陈元鹰便在辰时初,不紧不慢地穿上了亲王朝服,带着一众满脸凝重的王府属官,郑重地来到城外空旷的祈雨祭台处。

朱自梅和杨浩做为陈元鹰的第一文武属官,陪着他缓步登上高高的祭台,然后在咚咚的几声鼓响之后,分别跪在陈元鹰的身后,听着他大声报读朱自梅精心写就的祭文,以祷上天,祈求早日下雨。

州衙诸官吏以刘永清为首,其他人附后,纷纷在地上的蒲团上跪下,共同为陈元鹰壮声势。

谢梦擎以九品尊者之尊,在祭坛的右侧单独设了一座,盘膝打座。

鲁、胡、毛、聂几家的主事者均派人远远地守着消息,赵家人也混在了其中。

附近的好些村民和城中好事的百姓们,则黑压压地跪了一地,满脸惶恐。

随着辰时末过去,陈元鹰也将冗长的祭文念完,点火,将它烧为灰烬,以祭天地。

灰烬从高高的祭台上飘洒下来,散落在空中,看得几家主事者纷纷指指点点。

赵家某个姓陈的管事抬眼看看天,故意道:“这天上,好像没什么反应啊!”

胡家管事谨慎地瞥了他一眼:“听说,当年皇上亲自祭天祈雨,都需要小半个时辰才能来雨!鹰王爷可只是亲王!”

“哼,”陈管家一窒,随后冷哼一声,不说话了。

一旁的毛家、聂家的管事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担忧和疑惑。

那位谢尊者只是新晋九品尊者,他的感应,准确吗?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但是在场诸人,都觉得这时间仿佛凝滞了似的。

同跪在高台上的朱自梅和杨浩焦躁不安地对视一眼,在脑海里思索着,若是万一,这雨久久不至,自己该如何为王爷开脱。

唯有陈元鹰一点也不在乎,只在系统面板里盯着那下雨的倒计时提示。

快来了,快来了!

终于,小半刻钟后。

伏在地上的聂维民觉得膝盖有些痛麻了,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一眼本有些阴的天空。

然后,他惊讶地眨眨眼,又抬起衣袖擦擦眼睛,再极尽目力而看。

咦,没看错!

遥远的天边,突然多了几大块厚重的乌云。

随后,地上偶有的枯草和残枝,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风,突然卷了起来,飘来飘去。

“起风了!”

跪在地上的刘永清,这时也被飘起的一片枯叶刮过了黑瘦的脸庞,顿时一惊。

难道……难道谢尊者的感应这么强?

继而,天空中,隐隐地响起了几声闷雷。

跪在地上的村民们俱皆欢欣鼓舞地抬起头来:“打雷了!打雷了!”

要知道,过去的半个月里,他们是半点雷声都不曾听到啊!

能打雷了,又起风了,想必,雨会来了?

除了心中有数的陈元鹰之外,其他所有人都紧握双手,紧紧地盯着天空。

然而,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刚才还轰隆隆的雷声,居然又中断了。

乍起的风也停了下来,四周静悄悄的。

云层尚厚,不见阳光,但再没有移动,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挡在了那里。

祭台上的朱自梅与杨浩焦灼地对视一眼,再又不约而同地往下方的谢梦擎看去。

这雨,倒底能不能下来,您老是不是可以给个准话?

然而,谢梦擎只是闭着眼,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又半盏茶的功夫过云,雨还没有下下来,地面上跪着的众官们,有人忍不住了,窃窃私语起来:“好像没打雷了!”

“也没刮风了!”

“是不是尊者的感应错了啊?”

眼看着人群开始骚动,刘永清忍不住黑着脸厉喝:“闭嘴!”

不远处的赵家仆人看看左右,故意自言自语:“咦?雨呢?雷呢?风呢?”

见其他人对自己怒目而视,这位赵家管事马上缩了缩脖子:“干嘛这样看我?我又没有说错,这雨,是没有下下来!”

“云这么厚,肯定能下!”胡家管家恼火地盯着他:“闭上你的乌鸦……。”

“下了!”他身边的鲁家管事突然抬手捂住了脸,打断了他的斥责:“有雨下到我脸上了!”

紧接着,周围数人也纷纷惊喜地抬手挡脸:“是下了!我淋到雨了!”

这时,天空果真有豆大的雨点落下。

感觉到头顶和脸上一湿,还跪在祭台上的陈元鹰顿时一喜,抬头看向天空:“朱大人,杨大人,好像是下雨了!”

“是的!是下雨!”同样跪着的朱自梅和杨浩均不约而同地舒了口气,仰起头,看着天空中不断洒落的豆大雨点,任它们接二连三地落在他们的额上,脸上、手上、官服上,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如释重负。

谢尊者的天地感应,真是神了!

此雨一下,足证王爷身负老天爷的厚爱,证明老天爷承认了王爷的爱民护民之心!

看谁以后还敢说是王爷带来了晦气!

……

准备看场好戏的赵家人则是呆了,简直不敢相信。

“操,真下雨了!”

随后,确定这雨是真的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绵绵长长,浑身被淋湿的赵家管事赶紧灰溜溜地往回跑。

不得了,这位年幼的鹰王爷真的祈来了雨,那主家怎么办?

鲁家、胡家、毛家人则暗暗庆幸,看向祭台的目光都透出几分敬畏。

不愧是真龙真凤之子,哪怕是年幼,也依然得上天的支持!

普通的百姓们更是欣喜地在地上直叩头。

这么大的雨下来,地里的庄稼终再也不用怕渴死了!

……

“砰!”还在赵家院子里自神在在地躺着的赵得先,在冷不防地被滴了两滴雨之后,错愕无比地看着天空的雨水如豆粒般落下,顿时手一抖,茶杯摔在了地上,碎成数片。

下雨了!

这位年幼的亲王爷居然真的祈来了雨!

那赵家怎么办?

自己又该怎么办?

转瞬间,被这场春雨淋湿成落汤鸡的他,蓦地变得失魂落魄。

完了完了,他得罪了一位亲王爷,死定了!

……

成功祈来了雨,在刘永清等州衙官吏和城中百姓那信服的目光里,陈元鹰得意洋洋地率一众王府属官回到了胡家别院,又享受了一波孙嬷嬷和恭伯等一众王府下人的恭贺之声。

而后,浑身湿透的陈元鹰痛快地洗了个热水澡,再换上清爽的常服,让宫林请朱自梅来到书房。

今天的祈雨之事,是必须要向京城汇报的。

等朱自梅迅速写下了奏折,陈元鹰再加了几句自己的话,盖上亲王印封好,便问朱自梅:“朱大人,本王上一次送去京里的奏折,现在父皇应该能看到了吧?”

“王爷的奏折是走驿站的普通快马专送,通常是七到八天到京都,按时间算,应该是昨天便已送到陛下那里。”朱自梅微微点头:“微臣想,立继后和选侧妃,都算是大事,您说得又在理,陛下应该不会那么快做决定。”

同一时间,数千里之外的耀华国国都。

守卫森严的皇宫大内,安静的御书房内,昭帝目视书案前跪下的某位手捧黄色锦锻的侍卫:“是鹰儿的奏折?且呈上来!”

很快,等他看完了朱自梅那文绉绉的代笔,再又看下面陈元鹰亲自手写的话,顿时嘴角一抽,颇为恼火:“这个泼猴,胆子疯涨啊,居然敢反对朕现在立后,还要拦着朕替他几位兄长选侧妃!”

黄青心里一颤,但见昭帝并没有砸东西,心思一转,忙恭敬地回答:“想来,是鹰王爷心里还牵挂着皇后娘娘。”

昭帝的怒容顿时稍敛:“你倒是会体谅他!”

黄青赔着笑:“鹰王爷毕竟还年少!”

昭帝再看他一眼,眸光深沉:“那你也觉得,他那几个兄长不必急着选侧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