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这是一个很好的立威机会!

陈元鹰顿时暗笑,为吴风书解围:“吴大人,要相信尊者。”

吴风书却依然满腔疑惑:“可是司天监监正熊大人也才七品啊!为什么熊大人有时候就能预见?”

“好了!”一直皱着眉头心事重重的朱自梅这时便有些不耐地发话:“吴大人这么关心天气,不如就好好修炼,争取早日到九品?”

吴风书愕然地看看他,很快看出他的情绪不对,忙讪讪地闭上了嘴。

待回到了胡家别院,陈元鹰下了马,示意大家可以先回去休息,就听朱自梅说是有事要单独启奏。

杨浩与麦故顿时了然地一一拱手散去。

陈元鹰笑笑,等众人离去,他便放缓了脚步,一边往自己暂住的主屋走,一边满脸无辜地看向朱自梅:“朱大人何事?”

朱自梅满脸不认同:“王爷,微臣知道,今日刘大人口不择言,刺激了您,但您也不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开说要摆台祈雨,这太草率了!”

陈元鹰笑嘻嘻地看他:“谢尊者不是已经有所感应,三日后会下雨吗?”

“那是在您表态之后!只是凑巧!”朱自梅的眼中透出几分无奈:“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时间不凑巧,谢尊者并没有预感到有雨,您怎么办?三日后摆下祭台,却祈不来雨,城中乡绅和州衙官吏们私底下会如何看王爷?”

“哦!”陈元鹰就知道他会这么问,马上不在意地摆手:“朱大人,您多虑了!事实上,本王是先听到了谢尊者的暗中传音,而后,本王才敢说要祈雨的!”

满脸焦虑的朱自梅顿时错愕:“谢尊者先暗中跟您传了音?”

“对啊!”陈元鹰很是理直气壮的样子:“本来本王是很生气的,不过,听到谢尊者的传音之后,本王就不生气了!”

停了一停,见朱自梅脸上的担心淡化了很多,陈元鹰又笑嘻嘻地看他:“朱大人,本王知道你是在担心本王。但本王虽然尚未及冠,却不是不经事而喜欢胡闹的孩子!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本王很清楚!”

“好了!没什么事的话,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怔仲了一阵,朱自梅轻吁一口气,随后歉然地拱手:“原来王爷是胸有成足,微臣惭愧,误解了王爷,还请王爷恕罪!”

“无妨,本王知道,大人是为了本王好!”陈元鹰笑眯眯地道:“本王不会怪你!”

朱自梅又郑重地抱拳:“不过王爷,微臣还有事,想请王爷批准!”

陈元鹰眨眨眼:“朱大人可是怕其他的村也会发生像新石村与聂河村这样的争水事件?”

朱自梅微愣,随后欣慰地笑了:“王爷英明!”

“放心!”陈元鹰摆摆手:“本王稍后会让宫林去通知杨大人,多派些护卫去巡视。”

“谢王爷!此外,既然王爷打算三天后祈雨,不妨让孙大人他们也再好好研究研究沟渠舆图,或许还可以再找出不足之处。”

“准!”

“那,微臣无事了,请王爷好好休息,微臣告退!”

“朱大人慢走!”

……

很快,等朱自梅舒展着眉头告辞离开,远远候着的宫林便迅速凑近:“王爷,您真的相信谢尊者的感应?”

“啪!”地一声,陈元鹰抬脚就将宫林踹得远远的:“九品尊者的感应,你都敢怀疑?你以为以前父皇和我耀华国历朝祖宗祈雨,为何十次有七次是灵的?”

宫林顿时恍然大悟:“因为有九品尊者提前感应了?”

陈元鹰没好气地瞪他:“安心做好你的事!本王刚才的吩咐听到了?”

“听到了,奴才这就去通知杨大人和孙大人!”宫林马上嬉皮笑脸地一溜烟跑了。

……

等陈元鹰回到自己暂居的主屋,喝了胡桃呈上的温热茶水,就见孙嬷嬷也惊愕地进来,请安后担忧地问:“王爷,祈雨之事……。”

“本王相信尊者,而且这是一个很好的立威机会!”陈元鹰平静地看她:“嬷嬷,对付有些人,怀柔是没有用的。

孙嬷嬷默然一阵,再微微欠身:“老奴相信,王爷想办的事,一定能够办成!”

陈元鹰顿时满意地笑了。

……

次日一早,龙州城和附近的村庄里,就传出了新来的鹰王爷欲为治下百姓设坛祈雨的消息。

“听说以往皇上在京城祈雨,无有不应,鹰王爷是皇上的嫡子,身具真龙和真凤的血脉,想必这祈雨也是有本事的!”

“是啊是啊,而且鹰王爷还有九品尊者保护呢!听说九品尊者也是可以和老天爷沟通的。”

“三天后祈雨,希望这雨能落下来!”

村民们议论纷纷,个个都十分期待。

几个欲争水的村庄,因为王府及时派出了护卫维持秩序,并选择了像新石村与聂河村这样共同取水的妥协方式,没有再发生大规模的村庄互殴。

赵家家主赵得先则啼笑皆非:“他这是干什么?真以为自己是真龙之子的化身?真以为他这个王爷设下祭台祈雨,雨就能来?”

他的心腹管家恒伯马上讨好地道:“老爷,听说这位鹰王爷是因为知州大人不慎失言,而断然决定祈雨的,显然也是个极好面子受不得气的。呵呵,一旦他设坛祈雨,而雨不下,我们就有理由回拒他了,毕竟,连老天爷都放弃了他,我们又怎么能与老天爷做对?”

“没错!”赵得先的心情大好:“哈哈,老爷我就好好看看,他这么一位尚未及冠的王爷,能不能祈得来雨!”

……

几个大户之家则半信半疑。

鲁家:“听说王爷带来的属官里有懂农事的官,莫非能看出些征兆?”

毛家:“按理说,再过得五、六天,确实应该下雨了,可这位王爷偏偏选择在三天后!他就不怕祈不来雨,落了面子?”

聂家:“据说是九品尊者修炼时有所感应,可是……这感应,万一推迟了呢?”

胡家:“不论如何,这里是王爷的封地。如果王爷真能祈来雨,那就是有天命庇佑。如果他祈不到雨……至少证明他愿意为本州百姓出面请命。”

……

外面的传言纷纷扬扬,连朱自梅和杨浩、孙志浩等人,都有些心神不定。

但陈元鹰相信系统,却是照常用膳,照常学习和炼武,照常视察。

眨眼间,第四天如期来到,州衙已将祈雨所需要的祭坛搭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