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白捡

见昭帝有些迟疑,陈元鹰心里一动,立刻大声道:“父皇,虽然此次儿臣是被人设计了。但既然是儿臣亲手抽出了龙州,儿臣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反正,有系统嘛!

众朝臣们顿时皆意外地看向他。

连齐贵妃和齐前的脸上都现出几分错愕。

昭帝亦很意外,继而,看向陈元鹰的目光便变得灼灼的,透出几分复杂:“小四,你真的愿意接受这个结果?龙州虽大,但一年的收成,只怕还抵不上你在宫里一个月的月例!”

陈元鹰的目光从齐贵妃和一众朝臣们的脸上迅速晃过,再认真昂然地朝着昭帝抱拳:“父皇,儿臣知道。不过,儿臣还知道,龙州的面积比荣州与庆州加起来还要大一些,若是一直不管,着实浪费!”

“而且,宪华皇祖奶奶当年虽然是在龙州遇害,可她是威国公府的女儿,儿臣身上也流着威国公府的血脉,我们有血脉上的传承,相信宪华皇祖奶奶在天之灵,不会为难儿臣!”

“龙州虽有沼泽之地,但只要改造得当,还是有可能引出足够的水源来浇灌农田的。”

看着陈元鹰微笑的青稚脸庞,昭帝的目光有些恍惚,有些缅怀,亦有些歉疚。

太子与威国公的眼底均迅速闪过一丝歉意。

齐贵妃也意外地看着陈元鹰,仿佛今天才认识他。

那些一直支持着齐家的朝臣们更是眼现惋惜。

看来自己这一步是做对了!

陈元鹰正保持着微笑,昭帝突然又毅然开口:“好,你既然有此心中,父皇很欣慰。不过,若是单让你就龙州的话,你母后在天之灵,怕是放心不下,要怪父皇。”

停了一停,昭帝便郑重地道:“这样,二百二十三年前,宁宗皇上便因为怜惜纯慧皇后所出的痴亲王先天体弱,特赐了两州为痴亲王的封地,只不过是在痴亲王过世之后,其子庆王爷主动上表请朝庭收回了一州。”

“小四你尚年幼,父皇今天就将与龙州相邻的庆州也一起赐给你做封地。”

陈元鹰顿时一愣,继而大喜。

虽然庆州的面积是极小,比二皇子与三皇子所抽到的两州面积均要小一半,但是,它确实是个富州。

而且两州相邻,以点带面,很容易燎原。

众朝臣们也很意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甚至勇毅侯齐前的嘴唇还微微一张,似乎想说点什么。

但最后,他又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微微轻叹,没有开口。

齐贵妃的眼神深沉如海,看不出是喜还是恨。

不过,昭帝的话还没有完。

他威严地看了看眼前惊讶过后,迅速变得平静下来的众朝臣,眼中多了一抹满意,又对陈元鹰补充道:“此外,鉴于龙州的沼泽众多,历年的收成均不好,朕特许你五年内免税,从第六年开始,只上交两成的税!”

“朕封你为亲王,赐你封号为‘鹰’,希望你以后能像雏鹰一样,在远离朕与你母后的庇佑之后,越飞越高,成为你太子大哥的得力臂膀!”

众朝臣们再愣,随后,看向陈元鹰的目光,就透出几分惋惜与了然。

齐贵妃与齐前的眼中多了一抹冷然。

陈元鹰则是一怔,继而心中大定,欣然谢过:“多谢父皇!”

这简直就等于白捡了一个富封地啊!

虽然小,但蚊子再小也是肉。

昭帝再威严地看向他俩身后始终没出一声的庶出二子和三子:“小二就封为宁王,小三就封为豹王吧!等尔等的王府在封地里建好,尔等便可前往就藩!”

齐前听到这里,突然疑惑地看了看站在前排的威国公。

按耀华国祖制,唯有元后嫡出的皇子,才有资格封亲王。

其他皇子,哪怕是继后所生,也只能封王。

但以前,耀华国封亲王,都是等嫡子成年之后,立下了大功,才从王爷晋升亲王。

谁会料到,陈元鹰这次被人设计抽到了垃圾封地,偏一向任性的他居然一反常态,不闹不吵,乖乖地接受了这块垃圾封地。

这根本就不像他的性格,反而像是背后有高人指点啊!

不过,齐前也只是看了威国公这么一眼,就默默地收回了目光。

二皇子陈伯宁与三皇子陈伯豹同时嫉妒地看了看显然是十分欣喜的陈元鹰,而后齐齐谢恩:“谢父皇!”

这时,群臣中的礼部尚书周城忙出列:“禀皇上,庆州、荣州、华州都有空着的王府,只需要稍加修缮便可入住,倒是龙州没有……。”

而亲王府与王府都是同样规制的宅第,只不过是主人的俸禄和待遇上有所不同。

陈元鹰忙道:“父皇,龙州贫苦,先不急着建王府,等儿臣过去了,慢慢发展起来了再说。”我昭帝微一思索,微微颔首道:“可!”

……

待和朝臣们一起走出御书房,陈元鹰便见走在前面的齐贵妃停了下来,在众朝臣们讶异的目光下,复杂地看他:“鹰王爷,本宫希望你能明白,本宫没有提前在抽签筒里动手脚!龙州之事,非本宫所为!”

陈元鹰看看在场的诸多朝臣,微微一笑:“本王相信父皇会查清楚真相的。所以,本王不急!”

齐贵妃微怔,再次深深地打量了他一眼,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疑惑,然后微微点头:“那就好!本宫也祝贺鹰王爷荣封亲王。王爷坐拥两州之地,可以尽情发展,以王爷的聪明,想必很快,龙州就会富庶起来。”

“那是自然!”陈元鹰傲然地拱手:“有庆州支持,本王一定会把龙州很快发展起来!而且,本王相信,母后与宪华皇祖奶奶的在天之灵,都会庇佑本王的!”

齐贵妃的眼神微微一变,有几分恼怒,随后又迅速恢复了正常,淡淡一笑,向他虚虚一点头,再仪态万方地在心腹宫女的扶持下,徐徐坐上贵妃的仪驾,傲然地离开了。

其他朝臣们便纷纷不断地向陈元鹰和依然在此的二皇子宁王、三皇子豹王一一恭贺。

又客套了一番,送走了这些朝臣们,陈元鹰就见宁王与豹王走近。

宁王的眼底有几分忌惮,但脸上还是如春风化雨般浮起笑容,并拱手:“四弟,恭喜你,一步封亲王!”

豹王则是微有些嫉妒地冷哼:“四弟刚才倒是知趣,为兄还以为你会吵着再抽一次。”

宁王不愧是齐贵妃悉心教导出来的长子,颇有几分城府。

豹王就算了,这脾气暴啊!

陈元鹰心里暗想着,微微一笑:“谢谢二皇兄的祝福。小弟也要祝贺二皇兄,抽得了华州这样的好封地。”

他再看向豹王,眼中已经有几分不屑:“三皇兄,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什么事可以闹,什么事不能儿戏,我心里清楚。”

宁王和豹王同时一怔。

不远处的威国公谢齐恒与太子亦是微微一怔。

“是了,四弟长大了,也好!”宁王很快又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往着太子的方向看一眼:“三年多了,也是该长大了!”

顿了又顿,宁王又十分潇洒朗朗地道:“刚才母妃已经说了,四弟你的抽签并非母妃的安排,希望四弟心里清楚。为兄还有事,就先走了!”

豹王也朝着太子忌惮地看一眼,撇撇嘴,紧跟着宁王离去。

扫一眼已经远去的齐贵妃鸾驾,陈元鹰眼中多了一抹嘲讽,再转身,看向一直站在旁边微笑着等着他的威国公谢齐恒和太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