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老夫有一知交喜欢酿酒

本来漫不经心的孙志浩与吴风书突然神色一怔。

离得有点远的刘梦田则惊讶地瞪圆了不算大的眼珠子。

王爷这几处微调,不仅仅是工程量小了,看上去也更美观了,更实用了!

“是巧合?还是……王爷原来在工程建筑上有天分?”

此时,刚刚收拾到一应作图工具的梅化谦也走过来瞅热闹。

而后,他意外地一凝目:“咦,王爷,您厉害啊!微臣之前就一直觉得哪里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但就是说不上来,您这么一改,微臣立刻觉得看起来顺眼了,舒服了!”

这家伙真会说话!

陈元鹰心中大为畅快,却又故意地瞟一瞟旁边讶异的孙志浩三人:“你们也觉得这样改一改,更好是吧?”

孙志浩、吴风书、刘梦田互相对视一眼,齐齐佩服地抱拳:“是,王爷英明!”

见此,原本是准备先混过这一关,等陈元鹰不在的时候再将改动之处悄悄改回来的朱自梅亦是惊讶地挑眉。

陈元鹰看看他,再看看孙志浩等人,得意地笑了:“看来,本王在工程建设上,还有那么一点点天赋!”

孙志浩等四人顿时相视干笑,但也暗暗地松了口气。

王爷没有乱改,挺好!

……

接下来,陈元鹰又按照系统优化过的渠图,将眼前的渠图接连改过了好几处,直到半个时辰后,完全修正完毕,才期待地看向一旁始终在研究它的朱自梅:“朱大人,这份渠道,就有劳您去与州衙商量,让他们组织各户,派出劳力来春耕结束后参与挖渠。本王的护卫负责监工。”

“此外,橘山的拦河大坝也可以同时修建。”

朱自梅的眼睛晶亮,透出十足的光彩:“微臣遵命!”

这渠图是王爷亲手修改的啊,谁敢有问题?

一旁的孙志浩这时便恭敬地问:“不如王爷也来指导我等修正这大坝图?”

陈元鹰微愣,随后笑着摇头:“这个就算了,本王不太懂,就依你们的!”

这大坝内部的设计,可比沟渠图要复杂和高难度得多,他拿什么理由来解释?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水库而已,不完美就不完美吧!

孙志浩和吴风书暗中松了口气。

要是陈元鹰在大坝设计图上,也能找出问题的话,那就真的是妖孽了!

这时,杨浩适时地提醒:“王爷,那您现在也要想办法向朝庭要生铁扁石了!庆州并不产铁矿……”

“启禀王爷,杨大人,”一直很安静的吴风书马上道:“下官建议王爷派人去越州找军器监大批购买生铁矿。越州一直由威国公府的二房谢英恒奉旨经管,算是王爷您的熟人,应该比较好说话。”

朱自梅与杨浩均是眼睛一亮。

吴风书说得有道理,既然是与王爷有亲的谢家人,想必好说话。

陈元鹰立刻点头:“好,本王可以给二舅修书一封!”

记忆中,这个二舅和他母后的关系还不错,对他也挺照顾的。

吴风书眼睛一亮,颇有种建议再度被采纳的满足。

一旁的梅化谦看到了,笑笑,再向陈元鹰抱拳:“如果王爷没有其他的差遣,微臣想与刘大人和吴大人一起,去那橘山边的沼泽地带再走一走,以定大坝图。”

陈元鹰满口答应:“行,你们三个人且去,孙大人留下,本王有话说。”

等孙志浩疑惑地留下,陈元鹰神色平和地道:“孙大人,再过两天,就是本州的县试了,你且去打听打听,看看这一届的考生里,有没有熟悉农事和工建的人才。他们若是考上了也就罢了,若是没考上,倒是可以多多沟通一下,以后可以做为你们四人的臂助。”

孙志浩老眼一亮,马上欣然拱手:“王爷英明!微臣正觉得,单我们四人,人手还是有些紧张,若是能再招几个本地熟农事的,就更加方便了!微臣这就去打听!”

待孙志浩兴冲冲地告辞,这些天一直没有露面的谢梦擎便不紧不慢地背着手走进渠图室。

陈元鹰忙上前见礼:“尊者这些日子可还过得舒服?”

“尚可!”谢梦擎看他一眼,缓缓点头,走到那改过的渠图前,仔细端详一阵,颇有些讶异地开口赞道:“这引渠画得不错!”

陈元鹰顿时有些意外,忍了忍,终究没忍住,试探地问:“尊者您……也喜欢看渠图?”

否则怎么看得懂?

“老夫曾在他处看过一些渠!”谢梦擎傲然地道,再抬手在图上指指那橘山处:“王爷打算在这里修水库?”

陈元鹰马上笑着解释:“您老真是好眼力!本王确实是有此打算。这里地势又有低洼蓄水之处,又有向上升高的山林,若是修得水库,闲暇时荡舟其上,想必是一桩极美的事!”

“仅仅是荡舟?”谢梦擎顿时似笑非笑地侧过头来看他。

这苍老的目光有几分透视人心的犀利,让陈元鹰心中一跳,继而便道:“自然不止,本王还想雇人上山采橘,也算是本州的一份收入。”

谢梦擎的目光微霁,但马上就变得冷然:“那你可知,庆州如今就有蜜橘,虽然产量不算很大,但收入可观,还因此而造了庆州橘酿。你这橘树的味道未必就能超过庆州,万一卖不出去呢?”

果然九品尊者一般都悟透了世情。

陈元鹰心里暗想,嘴上则毫不退缩地道:“总要试一试。庆州蜜橘原产于龙州,其味未必就比原龙州甜橘要好。再说,如果味道真是差一点,大不了我们不做新鲜水果卖,我们做成橘干也行,做成果酒也行。总之,本王不想浪费这一大片原始的橘林!”

谢梦擎意外地看他,很快,脸色霁和,赞许地点头:“好!既然王爷有此决心,老夫倒是有一知交好友喜欢酿酒,如果王爷不介意,等这水库建成之日,老夫便邀他过来。”

陈元鹰顿时一怔,继而喜出望外:“多谢尊者支持!”

这真是意外的惊喜啊!

跟九品尊者一起做生意?

只怕天下也仅有自己而已!

……

这天下午,正在州衙里办公的刘永清便迎来了朱自梅带来的王府令谕。

“王爷亲自修改的?”刘永清愕然,继而满脸不信:“朱大人,您可别骗下官。王爷才多大,怎么可能懂这种渠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